关于湖南地名及代称考略:“潇湘”更文雅

2012年06月05日 05:19 湖南日报

时至今日,不乏把湖南称为“三湘”、“三湘四水”以及“三湘大地”的。但“三湘”到底是哪三湘?

“三湘”之称应为潇湘、资湘和沅湘

人们对“三湘”的认识并不一致。一般来说,“三湘”之说大致有以下几种。

一是漓湘、潇湘、蒸湘之谓“三湘”。此说是因为湘水发源于广西桂林兴安县,有灵渠接连漓水,故称“漓湘”。又,湘水东北流至永州北蘋口汇潇水,而又称“潇湘”。再,湘水东北流经衡阳北,又汇蒸水而称“蒸湘”。此“三湘”说,从地域来说,至多能指衡阳湘水之上游地段,特别是“潇湘”则仅仅是指永州北蘋口之周边地域,根本不能代替湖南全境。且广西桂林位于漓水西南流处,古代曾属零陵郡管辖,人文地理以及风土人情与永州相同,也曾被归入“三湘”属地。由此看来,此“三湘”说是不能代替湖南的。

二是湘乡、湘潭、湘阴之谓“三湘”。此说是因为清代同(治)光(绪)年间,三地曾产生曾国藩(湘乡人)、王闿运(湘潭人)、左宗棠(湘阴人)等众多湘军名将名官之故。很显然,此“三湘”说更不能代表湖南全境的概念。同治年间,曾璋撰《三湘考》说:“环宇记云,长沙府湘潭、湘乡、湘阴三县曰三湘,曾俗传之讹之。”这就是说,把湘潭、湘乡、湘阴说成是“三湘”那是一种讹传。其实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一四“道州”就称“湘潭、湘乡、湘阴,谓之三湘”。《明一统志》“以长沙属县有湘潭、湘乡、湘阴,亦称三湘焉”。而明人彭大翼撰《明一统志》卷十五“地理”:“三湘:《寰宇记》:‘湖广长沙府:湘潭、湘乡、湘阴三县曰三湘。’”不过,此“三湘”说以湘乡为上湘,湘潭为中湘,湘阴为下湘,合称“三湘”。而此之谓“三湘”,仅仅包括今湖南衡山以北之湘中和湘北之部分地域,也就是唐宋道州所辖之地域。

清代雍正《广西通志》卷十三以及清代宫梦仁撰《读书纪数略》卷七都把“湘源”与湘潭、湘乡并称“三湘”。其实,这里的“湘源”指的是隋代开皇九年所置之湘源县,县治在今广西全州县西,至五代晋天福年间改名为清湘县,与今湖南相邻,隋、唐时为今永州(零陵)所辖。故史称湘源、湘乡、湘潭之为“三湘”也有一定道理。

三是潇湘、蒸湘、沅湘之谓“三湘”。此说实际上是湘江流域的三个河段,泛指湘江及整个湘江流域,进而为湖湘地域之代称。唐代张谓有“五岭南指,三湘北流”和“九疑北麓,三湘南澨,帝之遗庙存焉”之说。这里的“三湘”指的都是“湘江”。明代陈士元《江汉丛谈》卷二载:“然湘水又有三湘之名。盖湘水发源广西兴安县界,流至永州与潇水合,曰潇湘;至衡阳与蒸水合,曰蒸湘。至沅州与沅水合,曰沅湘。而岳州城南又有三湘浦。”清雍正《湖广通志》承袭此说,卷十一“山川志”云:“钱邦芑《湘水考》:‘湘水自全州而下至永州府城北与潇水合,曰潇湘;历祁阳合桂阳诸水过回雁峰下至衡州城北与烝(烝音蒸)合,是为蒸湘,经湘阴入洞庭与沅水合,又曰沅湘。此三湘也。’”加上岳州府又有三江:“岷江为西,澧江为中,湘江为南皆会于此,清浊中分,一名‘三江口’。”正是基于包括了湘江上、中、下游整个流域,且又包括了“湘、资、沅、澧”之“四水”,故明《蜀中广记》卷一百一和清雍正《湖广通志》卷八十一都载有时为蜀之尚书令的零陵人刘巴,建武二年出镇荆州,卒葬于岳阳之郭西,时遂号岳阳为巴陵,并为之语曰:“生居三湘头,死葬三湘尾。”由于此“三湘”说,基本上囊括了今湖南全境,故备受推崇和认同。

四是潇湘、资湘、沅湘之谓“三湘”。此说是因为漓水南流入注珠江,不属湘江水系;而蒸水短小,还不如耒水、洣水、舂水、渌水、涟水,所以去掉漓、蒸二湘,留下潇湘。又因湘水北流至湘阴北之临资口汇合资水,故叫资湘。再湘水北流至岳阳县西中州汇合沅江主洪道而称沅湘。湖南“四水”其中就包括资水和沅水,且沅水则在汉寿以东的目平湖汇合澧水,故潇湘、资湘和沅湘的“三湘”说,真正包括湘、资、沅、澧“四水”的所有流域地区,是完全可以代表湖南全境的,这个“三湘”说才真正是包括了“四水”的湖南代称。

此外,还有一说,即认为“三湘”是湘东、湘西和湘南的总称。很显然,这一说弃湘中和湘北,根本不能代表湖南全境。

由上观之,其几种“三湘”之说,只有第四种说法即潇湘、资湘、沅湘的“三湘”不带“四水”说,才是可以真正替代“湖南”的唯一正确的说法。

那么“三湘”一词究竟最早出现在什么时候呢?有人认为:“‘三湘’一词最早见于唐宋之问的《晚泊湘江》:五岭悽惶客,三湘憔悴颜。”(袁建光:《湘江源流考》,《湖南城市学院学报》第25卷第3期,2004年5月)其实,早在六朝时期,“三湘”一词便大量出现在文人墨客的诗文中。如晋宋时期著名文人陶潜(365—427)就在《赠长沙公族祖并序》中云:“伊余云遘,在长忘同。笑言未久,逝焉西东。遥遥三湘,滔滔九江。山川阻远,行李时通。”晋宋之际颜延之(384—456)撰《始安郡还都与张湘州登巴陵城楼作》诗云:“江汉分楚望,衡巫奠南服。三湘沦洞庭,七泽蔼荆牧。……”北周庚信(513—581)撰《周柱国大将军纥弘神道碑》云:“既而三湘辽远,时遭鹏入。五溪卑湿,或见鸢飞。”《周大将军闻嘉公柳遐墓志》云:“直以五溪辽远,马伏波之思归;三湘卑湿,贾长沙之不愿。”南朝陈徐陵(507—583)撰《为贞阳侯与太尉王僧辩书》云:“重以三湘放命,七国连从”。《陈文帝哀策文》云:“三湘九派,沴气云昏。”“三湘”一词还出现在帝王的诏令中,如南朝宋孝武帝(430—464)《校猎历阳大赦诏》云:“礼横四海,威震八荒。方巡三湘而奠衡岳,次九江而检云岱。”南朝陈武帝(503—559)《尚书下讨周迪符》云:“西结三湘,南通五岭。衡广勘定,既安反侧。”此外,这一语词也屡见于正史如南朝梁沈约(441—513)所撰之《宋书》中。

“潇湘”作为湖南代称更文雅

现今的人们除了用“湘”和“三湘”替代湖南以外,还有用“潇湘”、“潇湘热土”、“潇湘大地”等来替代湖南全境的。应该说这种说法是更具人文之气,也是完全正确的。

《山海经·中山经》载:“洞庭之山……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是在九江之间,出入必以飘风暴雨。”这里的“潇湘”其实包含湘江全流域的意思。在古代,曹植、杜甫、柳宗元、王昌龄、杜牧、陆游等都有吟咏“潇湘”的诗句。如“朝游江北岸,夕宿潇湘沚”,“洞庭张乐地,潇湘帝子游”,“潇湘洞庭白雪中”,“春风无限潇湘意”,“不到潇湘岂有诗”等。

最能说明“潇湘”就是指湖南全境的还是宋代米芾的《潇湘八景》诗并序。

米芾(1051—1107),字元章,号南宫,山西太原人,徙居湖北襄阳,定居江苏润州(今镇江)。宋徽宗时召为书画博士,官至礼部员外郎。米芾所写《潇湘八景并序》是指湘江流域八景。其名始自宋代。沈括《梦溪笔谈·书画》:“度支员外郎宋迪工画,尤善为平远山水,其得意者,有平沙落雁,远浦归帆,山市晴岚,江天暮雪,洞庭秋月,潇湘夜雨,烟寺晚钟,渔村夕照,谓之‘八景’,好事者多传之”。赵吉士《寄园寄所寄》:“自宋员外迪以潇湘风景写平远山水八幅,时观者留题,目为‘潇湘八景’”。“潇湘八景”究指何处,至今尚有不同说法,今依照普遍说法略述如次:

潇湘夜雨:在今永州市零陵区蘋岛。蘋岛古称潇湘渚,又称浮洲,位于潇水与湘水汇合处。其景“苦竹丛翳,鹧鸪哀鸣。江云黯黯,江水冥冥。翻河倒海,若注若倾。舞泣珠之渊客,悲鼓瑟之湘灵”。诗云:“大王长啸起雄风,又逐行云入梦中。想像瑶台环佩湿,令人魂断楚江东。”

山水晴岚:在今湘潭市岳塘区的昭山。其景“依山为郭,列肆为居。鱼虾之会,菱芡之都。来者于于,往者徐徐。林端缥缈,峦表萦纡。翠含山色,红射朝晖。虚不盈乎一掬,散则满乎太虚。”诗云:“乱峰空翠晴还湿,山市岚昏近觉遥。正值微寒堪索醉,酒旗从此不须招。”

远浦归帆:在今湘阴县文星镇湘江东岸。其景“晴岚映波,落霞照水。有叶其舟,捷于飞羽。幸济洪涛,将以宁处。家人候门,欢笑容与”。诗云:“汉江游女石榴裙,一道菱歌两岸闻。估客归帆休怅望,闺中红粉正思君。”

烟寺晚钟:在今衡山县开云镇清凉寺遗址。清凉寺建于唐代,今已毁,仅存千年古樟。其景“瞑入松门,阴生莲宇。杖锡之僧,将归林渚。蒲牢一声,猿惊鹤举。幽谷云藏,东山月吐”。诗云:“绝顶高僧未易逢,禅林长被白云封。残钟已罢寥天远,杖锡时过紫盖峰”。

渔村夕照:在今桃源县武陵溪。其景“翼翼其庐,蘋涯以居。泛泛其艇,依荷与蒲。有鱼可脍,有酒可需。收纶卷网,其乐何如。西山之晖,在我桑榆”。诗云:“晒网柴门返照新,桃花流水认前津。买鱼沽酒湘江去,远吊怀沙作赋人。”

洞庭秋月:在今岳阳市君山岛。其景“君山南来,浩浩沧溟。飘风之不起,层浪之不生。夜气既清,静露斯零。素娥浴水,光荡含精。倒霓裳之清影,来广乐之天声。纤云不起,上下虚明”。诗云:“李白曾移月下仙,烟波秋醉洞庭船。我来更欲乘黄鹤,直上高楼一醉眠。”

平沙落雁:在今衡阳市回雁峰。传说古代大雁至此不再南飞。其景“霜清木落,芦苇苍苍。群鸟肃肃,存列其行。或饮或啄,或鸣或翔。匪上林之不美,惧矰缴之日将。云飞水宿,聊以随阳”。诗云:“阵断衡阳暂此回,沙明水碧岸莓苔。相呼正喜无矰缴,又被孤城画角催。”

江天暮雪:在今长沙市橘子洲,一称水陆洲,又称长岛。其景“岁暮江空,风严水结,冯夷翦冰,乱飘洒雪。浩歌者谁。一蓬载月。独钓寒潭,以寄清绝。”诗云:“蓑笠无踪失钓船,彤云黯淡混江天。湘妃独对君山老,镜里修眉已皓然。”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米芾笔下的“潇湘八景”已经覆盖了湖南全境,也可以说就是“湖南八景”。当然,有人认为“潇湘八景”确为真实的湘江流域的景色,但除“洞庭秋月”外,其他均无明确所指。也有人认为,“这八景是泛指古代楚地在一年中不同季节和物候,一天中不同时间和气象,在湖南潇水湘江和洞庭湖一带的八种自然景观”。而《洞庭湖志》中则说“潇湘八景”主要是洞庭湖及其周边美景,但并无详细之地。另还有人认为“潇湘八景”散落于湖南各地,即“五景”在湘江沿岸,两景在洞庭湖一带,一景在沅江桃源段”。如此等等,虽说“潇湘八景”主要包括自然生态景观、人文胜迹景观和风土人情景观,但都认同“潇湘八景”是湖南全境的自然人文生态景观。故用“潇湘”代称湖南是为当然也。

王夫之的“潇湘十景”是哪些

应该指出的是,古代湖南除有“潇湘八景”流传至今而外,还有“潇湘十景”之说。清代湖南衡阳人王夫之不仅撰有咏歌“潇湘八景”的诗词,而且“歌八景后,驱笔猎之”,寄调蝶恋花,写有潇湘十景词。王夫之和古代其他诗家词人歌之的“湘湘十景”,同样说明“潇湘”是指湖南全境,可以代替湖南称谓。

“潇湘十景”是:一是舜岭云峰。说的是潇水自江华西北流至宁远九嶷山北疑峰,恒有云藏其半岭,飞雨流淙,入潇水中。二是香塘渌水。说的是湘水径东安县东,有沉香塘,石壁罅插一株,云是沉水香,澄潭清泠,绿罗倒影。三是朝阳旭影。说的是在零陵县潇水側,去钴鉧潭、愚溪不远,北十里为湘口,是潇湘二水汇合处。四是浯溪苍壁。说的是在祁阳县北,元次山勒颜鲁公《中兴颂》于崖壁,苔光水影,静日愉心。五是石鼓危崖。说的是在衡阳县北,蒸水东流湘水北,一曲沧浪,潭空崖古。六是岳峰远碧。说的是自衡阳北三十里,至湘潭南六十里,岳峰浅碧,宛转入望。七是昭山孤翠。说的是日落天低湘岸杳,一峰矗立江次,北去湘潭县三十里,下为暮云滩,道是昭王南狩道。八是铜官戍火。说的是长沙北三十里铜官,旧是杜陵飘泊处。芦汀远岸,水香生于始夜,渔灯戍火,依微暮色间,如寒星映水。九是湘湾曲岸。说的是为锁湘流东下缓,湘阴县北三十六湾,云是马殷所开,萦回清澈,出此即渐次入青草湖,李宾之有诗云“三十六湾湾对湾”者是也。十是君山浮黛。说的是湖光极目,至洞庭君山,始见一片青芙蓉浮玻璃影上,自此出洞庭与江水合,谢朓所云“大江流日夜,客心悲未央”者,丁焉始矣,湖南清绝,亦于此竟焉。泪竹千竿垂紫晕,宾鸿不寄苍梧信,洞庭湘妃与苍梧对应也。

咏“潇湘十景”,除王夫之而外,还有其他诸多诗家词人。但不论何人,虽词牌诗韵不同,其共同的都是从江华之舜峰说到洞庭君山之青螺,这足以说明“潇湘十景”也是纵贯湖南全景,故“潇湘”也可以替代湖南省之称谓。

“湖湘”代称湖南全境由来已久

现今的湖南省域,在先秦时期属于楚国。真正开始出现以“湖南”命名现在的行政区域的是在唐宋之际。唐代后期置湖南观察使,到宋代时设湖南路。

关于“湖湘”,一般认为是在五代时期才开始出现以“湖湘”命名的地域名称。当时武陵(即今常德一带)“权知潭州军府事”周行逢(?—962)在取代马殷任潭州军府事以后说:“我占有湖湘之地,兵强马壮……”。其实,在这之前,“湖湘”二字的文字记载还有许许多多。如初唐著名诗人王勃(650—676)在其撰写的《益州德阳县善寂寺碑》中说:“虽复苍梧之望,湖湘盈舜之歌”。唐中宗朝至唐玄宗朝初年(684—713)任职于朝廷的李峤在《谢端午赐衣表》中说:“……臣一至湖湘,舟周星岁,扇皇风而苏息黎庶,布圣泽而底定封疆……”唐代诗人杜牧(803—852)在《贺生擒草贼邓裴表》中说:“优以湖湘旱耗,百姓饥荒,遂有奸凶,敢图啸聚。”唐代诗人狄焕在《送人游邵州》诗中曰:“况入湖湘路,哪堪花乱飞。”

“湖湘”一词,不仅多见于唐代诗文,还见于唐代来华游学的外国人的笔下。如晚唐时期,新罗(古韩国)著名文学家崔致远(857—?),12岁时即渡海入唐自费游学,在中国生活了16年。崔氏在《(上)吏部裴瓒尚书》(第二面)中就载:“……泊湖湘察俗,瀍洛都便宜,入秉化权,坐匡圣略。……”

由上可见,“湖湘”一词早在周行逢之前,就已出现,且在当时人们的心目中,“湖湘”也早已从早期的“荆楚”的地域概念中分离出来。所以,在南宋时期湖南地区出现的第一个著名的理学学派,就被当时学界称之为“湖湘学”、“湖湘学派”。不仅如此,当时政府官方文献中,也时常出现“湖湘”一词。如唐僖宗广明元年所下《改元广明诏》中就说:“……江石海南,疮痍既甚,湖湘荆汉,耕织屡空”。宋初大型丛书《太平御览》中,也有“《唐史》曰:江东有吐蚊鸟,夏夜鸟吐蚊于芦荻中,湖湘尤甚”的记载。另五代北宋年间薛居正(912—981)所撰《旧五代史》有五处提及“湖湘”。都将“湖湘”与“荆楚”对列并举,可见当时人已经将“湖湘”从“荆楚”的地域概念中完全分离开来。这一切,都说明“湖湘”早已作为地理名称为世人所认同。

如果我们时常使用的“潇湘”一语仅仅是指小小的永州之野,那我们还不如使用“湖湘”这个早已有之且能代表湖南全境的词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