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龙城:山西太原街巷的绿色记忆

2012年03月15日 03:19 山西新闻网

柳巷:曾经“万条垂下绿丝绦”

柳巷是太原最负盛名的商业街,有人把它与北京王府井、上海南京路步行街以及武汉汉正街等相提并论,列为中国十大商业街。

在解放前的柳巷老照片上,道旁绿柳并不像后来那样成为此地一景。山西日报社老摄影记者任国维是1947年来到太原的,当时的柳巷就没有柳树。有一说因此认为,柳巷之名其实源自“烟花柳巷”。但是,一条与官衙近在咫尺的商业街如何竟以“烟花柳巷”名之?所以,很多人像太原市城市规划设计院副总工程师乔树东那样,更倾向于柳巷之名以及柳巷植柳来源于那个广为人知的传说:朱元璋的西征大将军常遇春被太原城柳氏搭救,遂告知柳氏,不日将有兵灾,要她把柳枝插于街门,明军见到会尽心保护。善良的柳氏走家串户,教众邻如法炮制,众邻躲过战火。战后,街坊们把柳枝植入门前街畔,形成“柳巷”。

柳巷后来为什么没有柳树已不可考,但是,明朝洪武年间的《太原府志》确实已出现“柳巷”的记载。

乔树东告诉记者,上世纪50年代,在柳巷种植柳树成为太原市城市规划内容之一,柳巷植柳把传说变成了城市建设的现实,柳巷终于“名至实归”。今天,“特色文化名城”这一颇具文化回归意味的城市定位重被提起,而当年规划者、决策者的眼光和文化意识至今令人感佩。可惜,由于柳树生命期较短且易染病虫,再加上近几年商业街的翻修扩建,现在的柳巷,柳树已所剩无几,一个外来的商业街名和一组现代商业建筑嫁接在原来柳巷的精华地段,原先那些绿柳垂荫、老字号林立的地方,现在被称作“铜锣湾”了。

杏花岭:原是“满园春色关不住”

杏花岭历史悠久,曾是五六百年之前的明朝晋王府花园之一,处于晋王府城内东南隅。当时的杏花岭有坡有岭,遍植杏树,与毗邻的松花坡相映成趣,堪称太原城中园林之最。每逢仲春之际,坡岭翠绿,杏花簇簇,绿红掩映,香气喷溢。后来,随着晋王府城寿终正寝,杏花岭逐渐荒芜。清中叶之后,这里又慢慢地得到开发,杏树、榆树成林,成为太原城中的公共林地。

日寇攻陷太原后,将此处林木砍伐一空,先后修建了神社和体育场;日寇投降后阎锡山又在此修筑碉堡、加固城防。此时的杏花岭已成为树木凋零、花卉无几的荒坡秃岭。

没有了杏花,杏花岭作为街巷之名流传了下来,进而成为城区的名字。曾经是“满园春色关不住”,如今,竟然在城市的园林绿化中难以寻觅杏花的踪影,一位研究历史地理的老太原对记者慨叹道:“杏花岭,是一个让人感慨万千的名字。”

桃园:“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桃园北路、桃园南路、桃园一巷、二巷、三巷、四巷,这一组纵横交织的街巷中曾经有一个规模不太小的桃园,据上世纪80年代太原市地名普查时当地老居民回忆,是一个崇拜陶渊明的富人有意再现的“世外桃源”。70年前,现在的桃园路一带是水西关外的荒地,阳曲人党阳辉(音)在此购得一片官地,开辟荒原得田百余亩(也有说十多亩的),种植了桃苗、杏枝。春天一到,满园芬菲。

令人遗憾的是,太原解放前夕,阎锡山部队为在此接受空投物资,大量砍伐桃树,桃园一带成为军防要地。上世纪50年代,太原市政府和市委相继迁到此处,这里盖起了一排排机关宿舍。1958年,市政府根据那些先后问世的街巷的走向和宽窄用“桃园×巷”“杏林×条”以及“桃园路”为其命名。

至于桃园路何时不见桃树的,在这一片市政府机关宿舍长大、后来仍在此工作的乔树东没有什么印象了,但当时这里是城外,“城墙就在那边”,他指向办公室的窗外:“当时,站在我家的三层楼上能看到双塔。”现在,窗外的天际线已被一幢幢相继而起的高楼遮挡得严严实实。不过,今天的桃园北路仍然是太原市绿化最好的街道之一。

柳溪:“堤边翠带千株柳”

柳溪街,地处新建路北段西侧,东起龙潭湖公园西门,西至滨河东路。“柳溪”的名字源于宋代的护城堤,本是宋代太原城西著名的公共园林。据载,宋天圣三年(1025),并州知州陈尧佐在城西筑堤五里,以防范汾河泛滥。堤上植柳万株,又引汾水积为湖泊,形成园林,名柳溪。它既免除了水患,又美化了城市环境。每年三月三上巳节,民间便在池中举行赛舟夺标游戏。元初太原府僧人小仓月有“柳溪胜景”诗:“堤边翠带千株柳,溪上青螺数十峰。”到明末,柳溪仅“有断碑尚存”,清代以后便荒芜了,光绪十二年被洪水彻底淹没。解放前,宋代的防洪绿化所在已是旱西门外的一片荒野坟滩。后来,由于太钢的急速发展,当时的冶金部第十三冶金建设公司迁于此,工人们盖起的宿舍形成了这里最早的“旱西三巷”。

1982年,“旱西三巷”更名“柳溪街”,算是一表人们对曾经盛景的追忆。现在,这条街像所有原先地处城外的街道一样,在近二十年内迅猛发展,已经完全没有“城外”的落寞迹象了。

万柏林:柏树应犹在只是名字改

位于万柏林区晋西机器厂之西的万柏林路,全长二华里,其街名得之于阎锡山梦幻中的万柏陵。据说,曾有一风水先生向阎锡山进言,太原汾河西畔的西北隅是一块极好的阴宅宝地,唯感不足的是地表林木稀疏。阎氏于是决定在此广植柏树,以备将来辟建陵园,并先取其名曰“万柏陵”。然而连年的战争使他虽有建陵之心,终无暇顾之机。柏林虽植,陵园却成为梦幻中的海市。而这一带地区的居民,终认为陵园与村社混杂毗邻,总难免有些秽气,遂将万柏陵中的“陵”字,以其谐音的“林”字换而代之,更其名为“万柏林”。这一字之改,遂演绎为街名、区名。今天的万柏林还是能看到一些柏树的。

葡萄园:当年是个好去处

上世纪60年代中期,由于职工生活困难,山西日报社在三好学校南面的二亩地里建了一座果园,种苹果和葡萄。这成为今天穿越报社的小巷子的名字的来源。“葡萄园路”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老人们记忆中果实累累、蜂蝶飞舞的景象,只是它纤细曲折的样子宛如一条葡萄藤,蜿蜒在高楼之间。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中期,每当四月苹果花香飘枝头、五月葡萄藤挂满果实的时候,这里竟然是远近居民前来赏景照相的地方!

曾经一手建起这座果园的报社老职工毋满家回忆起当年的景象很是兴奋:“当时葡萄园是报社的绿化景点之一,在太原都很有名!”上世纪80年代,葡萄园已经改建成职工宿舍,太原市在地名普查后正式在巷口竖立了“葡萄园路”的路标。可惜,我们到底没有找到一张三四十年前的老照片来佐证它的名字所说明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