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记》地名资料整理

2012年05月02日 02:46 中华隆取名网

阿耆尼国

载:阿耆尼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四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六七里,西面据山,道险易守。泉流交带,引水为田。土宜穈、黍、宿麦、香枣、蒲萄、梨、柰诸果。气序和畅,风俗质直。文字取则印度,微有增损。服饰毡褐,断发无巾。货用金钱、银钱、小铜钱。王,其国人也,勇而寡略,好自称伐,国无纲纪,法不整肃。伽蓝十余所,僧徒二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经教律仪,既遵印度,诸习学者,即其文而玩之。戒行律仪,洁清勤励。然食杂三净,滞于渐教矣。

阿耆尼国也叫乌耆国,临近高昌和龟兹,位置在今新疆的喀喇沙尔。

屈支国

载:屈支国,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余里。国大都城周十七八里,宜黍、麦,有粳稻,出蒲萄、石榴,多梨、柰、桃、杏。土产黄金、铜、铁、铅、锡。气序和,风俗质。文字取则印度,粗有改变。管弦伎乐,特善诸国。服饰锦褐,断发巾帽”。货用金钱、银钱、小铜钱。王屈支种也,智谋寡昧,迫于强臣。其俗生子以木押头,欲其匾匾也。伽蓝百余所,僧徒五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经教律仪,取则印度,其习读者,即本文矣。尚拘渐教,食杂三净。洁清耽舐,人以功竞。

屈支也叫龟兹,国在新疆库车县城东约3千米左右的皮朗旧城,范围到达库车的一些周边地区。

跋禄迦国

载:跋禄迦国东西六百余里,南北三百余里。国大都城周五六里。土宜气序、人性风俗、文字法则同屈支国,语言少异。细毡细褐,邻国所重。伽蓝数十所,僧徒千余人,习学小乘教说一切有部。

跋禄迦国在汉朝时称姑墨,也称亟墨,在今天的新疆的阿克苏和温宿一带。

凌山及大清池

载:国西北行三百余里,度石碛,至凌山。此则葱岭北原,水多东流矣。山谷积雪,春夏合冻,虽时消泮,寻复结冰。经途险阻,寒风惨烈,多暴龙,难凌犯。行人由此路者,不得赭衣持瓠大声叫唤。微有违犯,灾祸目睹。暴风奋发,飞沙雨石,遇者丧没,难以全生。

山行四百余里,至大清池,(或名热海,又谓咸海。)周千余里,东西广,南北狭。四面负山,众流交凑,色带青黑,味兼咸苦,洪涛浩汗,惊波汩淴。龙鱼杂处,灵怪间起,所以往来行旅,祷以祈福,水族虽多,莫敢渔捕。

凌山即穆素尔岭,也叫托木尔峰,位于温宿县的西北部。

 大清池即天山山系北部的伊塞克湖。

素叶水城

载:清池西北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土宜糜、麦、蒲萄,林树稀疏。气序风寒,人衣毡褐。

素叶以西数十孤城,城皆立长,虽不相禀命,然皆役属突厥。

素叶水城也叫碎叶城,它的故址在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城西南8公里处的阿克-贝希姆,是安西四镇之一,还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镇。

千泉

载:素叶城西行四百余里,至千泉。千泉者,地方二百余里,南面雪山,三陲平陆。水土沃润,林树扶疏,暮春之月,杂花若绮,泉池千所,故以名焉。突厥可汗每来避暑。中有群鹿,多饰铃环,驯狎于人,不甚惊走。可汗爱赏,下命群属:“敢加杀害,有诛无赦。”故此群鹿,得终其寿。

千泉也叫屏聿,在吉尔吉斯北部的吉尔吉斯山脉北麓及库腊加特河的上游一带,是西突厥可汗避暑地。

窣堵利瑟那国

载:窣堵利瑟那国周千四五百里,东临叶河。叶河出葱岭北原,西北而流,浩汗浑浊,汩淴漂急。土宜风俗,同赭时国。自有王,附突厥。也叫苏对沙娜。叶河即锡尔河,源出帕米尔高原(葱岭)。故址在乌腊提尤别(乌拉秋别)。

伐地国

载:伐地国周四百余里,土宜风俗,同飒秣建国。从此西南五百余里,至货利习弥迦国。也就是西安国。故址在今乌兹别克布哈拉西。

货利习弥伽国

载:窣堵利瑟那国周千四五百里,东临叶河。叶河出葱岭北原,西北而流,浩汗浑浊,汩淴漂急。土宜风俗,同赭时国。自有王,附突厥。

即火寻国,《新唐书》记载:“火寻或日货利习弥,日过利,居乌浒水之阳。”在布哈拉西北。乌浒河,阿姆河在隋唐时的名字,在布哈拉西北一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