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历史沿革:唐时称“剧邑”

2012年05月29日 03:35 盐城区划地名网

远古时期的盐阜平原古盐阜平原地处淮水下游,东临黄海,西含射陡(古射阳湖)。千百年来,经长江,射阳河,淮河及古黄河下泄泥沙的堆积,逐步形成为濒海平原,孕育了这片土地上的独特文化。

远古的盐阜平原,经历了几次海浸海退。这片广袤(máo)的土地,曾经是水草丰满,森林茂密,大量野生动物出入其间。1980年,在大丰县西团镇附近发掘出一批陆生哺乳动物化石,其中有鹿的门齿和臼齿三枚,后枕骨和头骨各一块,野猪头一个,上犬齿(獠牙)一枚,四不象(麋鹿)角的眉枝多段等,计有一百多斤。其生活年代距今约两万年左右,远在旧石器时代晚期。

盐阜平原何时成陆据考古发现,由盐城丁马岗向东,沿大冈,龙冈,新兴,上冈一线,中土和地表有很多的石灰石,颜色灰黑而透明,质地坚硬,俗称“地骨”。这是古代介族之类的遗壳积海中而成。这一条漫长的地带,就是远古时期的海岸线。在阜宁县施庄乡东园村,还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石器一百余件。由此表明:这一带约成陆于五,六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

古淮夷地的变迁盐阜一带的先民是上古淮夷部族的一支。早在夏朝,淮夷已是东方一个较大的部族。古书上有夏统治者远征淮甸的记载。商代,江淮之间的夷人强盛起来,甚至威胁到了商朝的后方。商王曾多次大规模地发动征服东夷(包括准夷)的战争。周初,商纣王的儿子武庚勾结少数周朝贵族,发动东夷中的徐,奄,熊,盈等十多个部落,举行大规模的武装叛乱,淮夷也被卷了进去。周公东征三年,平定了叛乱。

夏,商,周三代的东征,客观上使中原的先进文化逐渐发展到了东部沿海一带,加速了夷人和华夏族的民族融合。

春秋时期,吴国向江淮发展势力。古淮夷地大部分成了吴国的领土。越国灭吴后,淮夷地又成为越王逐鹿中原的前进基地。楚灭越国后,在此设置江东郡,淮夷地又成为楚国的属地。

1957年,在盐城市东北部,发现了大面积的汉代遗址,出土了大批战国遗物,如战国,秦的半两钱币,陶豆,封泥等,说明了这一带是盐阜平原古淮夷部族的活动中心之一。

从古射阳到盐渎县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淮夷“皆散为民户”,淮夷地开始成为封建国家统治下的郡县。秦朝设立射阳县,隶属于泗水郡。古射阳县因射阳湖而得名,县治故址在今盐城西部,管辖今淮安东南,宝应县东,包括今盐城市一大片临湖(古射阳湖)滨海地区。西汉初年,古射阳县成为射阳侯刘缠的封地。

公元前119年(汉武帝元狩四年),为了适应准夷地经济发展的需要和加强对远地区的管理,西汉政府开始设置盐渎县,与射阳县一同隶属于临淮郡。盐渎县是因县内遍布盐场,且有盐河而命名的。开始时“有县无治”,由射阳县丞代管,不久即设了县治,故址可能就在麻瓦坟遗址一带。

东汉时,盐渎县改属广陵郡。三国时期,盐渎县地处吴,魏两国的边境地区,成为南北双方反复争夺交战的军事要隘。曹操深恐孙权渡江北上,据有盐渎,作为吴国北边的屏障,下令将江淮之间的十万户百姓向北迁徙,盐渎县的百姓纷纷向江南逃散。盐渎,射阳二县都因战火四起人口流散而废置了。

第一任县丞孙坚汉代盐渎是大县,史书中有正式记载的第一任县丞是孙坚。

孙坚,字文台,是吴郡富春人。172年,在会稽句章地方,有个名叫许昌,自称是“阳明皇帝”的人,发动了农民起义。孙坚因平定起义有功而被派往盐渎县任县丞。

孙坚在治理盐渎县期间,兴利除害,深受百姓的爱戴。据《盐城县志》记载,孙坚的父亲孙钟曾在这一带辟田种瓜。当年汲水浇灌瓜田的古井遗迹,至今仍存在盐城中学的校园内。古时的“盐城八景”之一“瓜井仙踪”,就指这口“井深水甜,大旱不涸的古井。后人有一首《瓜井》诗说:“苔荒石甃(zhòu)古城隅,百丈何年断辘轳。秋圃纵横双鹤沓,灌蔬人尚说孙吴。”

华陀行医遍盐渎盐渎濒海多瘴(zhàng)厉,疫病流行,促进了传统民间医学的发展。汉末著名的民间医学家华佗,行医的足迹,遍布了盐阜平原,深受人民爱戴。至今盐阜一带仍流传着许多关于华佗诊病如神的故事。《后汉书·华佗传》记载说,一天,在盐渎一家酒店里,华佗看到一个名叫严昕的人,说:“你有疾病,切莫饮酒了。”严昕不听,继续饮酒,结果在回家途中晕倒,到家不久就病死了。

南北纷争的盐城汉末,三国时的连年战争,使江淮一带人口大减,经济破坏,射阳,盐渎二县遭到荒废。西晋初年,晋武帝招抚流民恢复了射阳,盐渎二县。东晋安帝(397-405)时,盐渎县改名为盐城县,盐城始有其名。南北朝初期,废掉射阳县,将其并入盐城县,隶属山阳郡。后又在盐城设盐城郡。当时,北方许多破产的劳动人民,逃亡到了淮河以南,统治者又鼓励江南人民迁来江北。盐城县的人口经济一度得到了增长。

北齐政权曾在盐城地方设置了射阳郡,陈朝又将射阳郡改为盐城郡。

整个南北朝前期,盐城一带又重新沦为边地战场,连绵不断的硝烟战火,使盐城县(郡)人口又日趋稀少,田地荒芜,盐,渔业衰退。

隋朝统一中国后,废盐城郡,重置盐城县。随末,农民起义领袖韦彻在盐城建立政权,置射州。唐初,复设盐城县,隶属于淮南道。唐末,五代时,先为吴王杨行密所踞,属楚州。南唐代吴后,盐城又改属泰州。

“环城皆盐场”南北朝后期,盐城的盐业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有“环城皆盐场”的说法。隋唐五代时期,更达到了空前繁荣的程度。唐代盐城共有规模较大的盐场九处,盐亭123所,每年煮盐达45万石左右。常丰堰筑成后,更加快了盐业生产的发展。

758年盐铁使第五琦实行盐法变革,开始把卖盐收为封建国家的专利。唐政府在盐城设立了盐城监,以管理盐课。

唐代江淮地区的盐业生产在封建国家的财政收入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东南沿海一带的盐场,包括盐城在内的十监。每年都可向国家上缴盐税一百多万,相当于一百多个州的贡赋。到唐后期,更上升到六百多万。盐税一项就达到整个封建国家财政收入的一半。当时宫廷所用,军饷和百官的俸禄,都从盐税收入开支。

海外交通的要津隋唐时期,中外交通空间发展,盐城也是与海外交往的重要渡口之一。

据地方志记载,唐太宗派兵东征高丽时,名将薛仁贵曾经在盐城永宁寺内设营驻军,在海边修造战船,操练水师。大将尉迟恭还在今东台西溪海沟河边上建造了一座海春轩塔,使出入盐城海口的兵船,商船能够辨别航向。

许多中外使臣,学者,僧侣,商人,经常由盐城出海或登陆前往内地。

684年,高丽僧人封大圣随新罗使团来中国。中途忽遇巨风,舟船尽翻。封大圣抱住一只掀入海中的木制皮鼓,飘来西溪三味寺,并把这件事刻在石碑上,三味寺因而改名为圣果院。北宋范仲淹任东台西溪盐官时,漫游三味寺,曾题诗说:“千年人已化,三味话空传。唐世碑犹载,高丽鼓半穿。”

唐宪宗时,新罗王子金士信乘船来唐,途中遇上“恶风”,船翻落海后,他随浪飘到盐城,地方官厚礼接待,派人送他前往长安。

日本第八次“遣唐使”沿日本九州海岸南下,再沿南岛航行,渡过东中国海,到达盐城海岸登陆,受到了盐城地方官的亲切接待,然后坐官船沿运河到达汴州,再改走陆路抵达长安。在唐朝居住54年,老死中国的著名留学生阿培仲麻吕就是这次随行来华的。

702年,日本“遣唐使”粟田真人飘洋过海,来中国访问。他到盐城向当地人问讯:“我是日本国使,请问此为何地”当地人回答:“这里是楚州盐城县。”也受到了热情接待。788年,朝廷派扬州判断韩国源随日本使臣小野石根,从盐城海口出发出使日本。

文艺“百戏”誉江淮由于经济发达,与中原及海外文化交流频繁,隋唐五代时期的盐城在文化上也有许多成就。尤其是民间杂技——“百戏”,技艺高超,誉满江淮。

唐代,盐城“十八团”的民间艺人在江淮一带,演出老百姓所喜闻乐见的杂技节目。内容包括“耍坛”,“顶碗”,“走索”,“钻圈”,“跑马”等,民间亲切地称做“百戏”。十八团后来成为我国杂技艺术最早的发源地之一,被誉为“杂技之乡”。

唐代盐城,城镇繁华,经济发达,文化昌茂,因而在盐城地方志上有“剧邑”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