榄杆市:定格在公交站牌上的老站名

2012年05月30日 02:56 北京晚报

公交车作为人们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之一,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然而,您可曾留意过公交站牌?历经岁月的沧桑,如今很多老地名已经消逝,但其名称却定格在了公交站牌上,比如沙滩、米市大街、榄杆市、祖家街……

一座座老站牌,成为老北京的一个个地标,让镌刻在老站名上的历史与文化传承至今;一座座老站牌,昂首挺立在北京的街头,就像一部部历史书,有待我们去阅读……

在广渠门内大街磁器口以东正好一站的地方,有两座公交站牌名曰榄杆市。

从明代开始,榄杆市叫了400多年,但如今这一带伫立着的则是广渠门内大街的路牌。2000年,广渠门内大街改造,道路被拓宽,商铺和民居被陆续拆迁,榄杆市随之消逝,成为定格在公交站牌上的老地名。

公交站名:榄杆市

公交线路:

8路(区间)崇文门西——北京游乐园

23路朝阳半壁店——虎坊路

57路四惠站——公主坟南

715路四惠桥——晓月苑小区

站名溯源

因集市得名的榄杆市

崇文门外大街与两广大街的交会点即今天的磁器口以东一站地,即是榄杆市站所在的位置。三十年前,榄杆市就已经和其东面的大石桥一起,合并为广渠门内大街。说是大街,其实路并不宽,当时有3路、8路、23路、34路公交车通过,路的两旁是鳞次栉比的商铺,非常热闹,但交通非常拥挤。记得有副食品、百货、日用杂品、电器、五金交电商店和饭馆、自行车铺等,在生活上非常方便,但买卖的商品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与“榄杆市”并没有什么关系。榄杆市是以古代集市命名的地名,那时已经“物是人非”,人们大多不知道“榄杆市”到底是卖什么商品的“市”了。

流年往事

榄杆市·缆杆市·揽竿市·欄杆市

以集市命名地名,出现在元朝,在明朝得到发展。榄杆市是否在元朝已存在不可考,但是在明代书籍上已有记载。明代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的书籍《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上记有“榄杆市”。不过,榄杆市到底是卖什么商品的市场,我一直心存疑问。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一次我在榄杆市附近的一个小饭馆吃饭,邻桌的几位客人边吃饭边谈论“榄杆市”这个地名。那家饭馆的名字叫“劳动饭馆”,那几位看上去不像是当地居民,像是来榄杆市办事情的。一位说:“榄杆市这个名字好奇怪啊?也不知道从前是卖什么的?”另一位说:“榄杆市的榄字是‘橄榄’的榄,会不会是卖橄榄的呀?”又一位说:“不会,橄榄是南方的果子,北方很少见到,还能成为集市?再说了,是买卖橄榄的集市,干吗把‘橄榄’说成‘榄杆’,倒着叫呀?”这时,旁边一位正在吃饭的老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议论:“榄杆就是栏杆,榄杆市就是栏杆市,民国年间就这么叫啦!”看到几位客人不信服的样子,老人补充了一句:“现在这里不卖栏杆,解放前也不卖栏杆,是不是古时候卖栏杆就不知道了。”

他们的这一番谈话我一直在“旁听”,因而也愈发好奇起来:榄杆就是栏杆?为什么不直接写作栏杆,而写成榄杆呢?是不是还有别的意思?还有一些书中把榄杆市写作揽杆市,也有的写作缆杆市,说是明代这里是运河旁边,这个集市是买卖缆绳和船杆的,听起来有道理,但是也只是推测,没有直接的证据。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一张清末民初的地图,在榄杆市的位置上赫然写着“欄杆市“三个繁体字,起码说明当年在劳动饭馆吃饭时那位老者说的话没错!

翻阅资料得知,清代乾隆年间的《宸垣识略》中将榄杆市写作“缆竿市”;清代光绪年间的《京师坊巷志稿》中写为“揽竿市”,最重要的是,在“揽竿市”下注明了“俗阑干市”。

显然,这里的“阑干”即是栏杆。假如几百年过去了,此地仍然卖栏杆,人们肯定不会误解,可几百年过去了,榄杆市不叫欄杆市,也不卖欄杆了,后人对这个地名不知所云,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今貌

熙熙攘攘闹市

变“两广”通衢

在磁器口的十字路口,从前其南侧称磁器口街,东侧称蒜市口街,再往东一站地,即是榄杆市。如今,磁器市、蒜市、栏杆市等集市早已不见了踪影,市场里熙熙攘攘的热闹场景更成为了尘封的记忆。宽阔的广渠门内大街现在是四上四下车道的大马路,街上“车”流不息。道路两旁,一幢幢新的楼盘比肩而立。在过去榄杆市的位置上,有一架过街天桥,桥下面便是公交车“榄杆市”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