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崇明岛地名里的一些趣事

2011年06月20日 08:57 图骥网

崇明地处滨江临海,地形地貌形成、地理特点有其特殊性,许多地域、镇名充分显示其独特的区域文化和融汇着丰富的乡土文化。

崇明,先不说她的美丽和富饶,光是“崇明”这个地名,就足以令人神往了。公元705年(唐朝神龙元年),朝廷在西沙设镇,取名为崇明,“崇”为高,“明”为海阔天空,“崇明”意为高出水面而又平坦宽阔的明净平地,“崇明”便是这样意味隽永。

以“沙”命名的地名。崇明是长江入海口泥沙沉积形成的一个沙岛。有史料记载,唐朝武德年间,即公元618年至626年,有东沙和西沙涨出了江面,便是崇明历史的起点。随后,一代一代崇明人开沙垦荒、繁衍生息,崇明岛日长夜大。至公元1924年,它有众沙60处,如:长沙、响沙、吴家沙、新灶沙、日兴沙、日旺沙、永丰沙、永隆沙、永福沙等。新中国成立后,围垦的地名仍以“沙”命名,如:聚兴沙、开沙、东平沙、合隆沙、新安沙、百万沙、大新沙、老鼠沙、东旺沙、团结沙、黄瓜沙等。

以“港”、“滧”、“河”命名的地名。崇明在成陆过程中有许多入江入海之口,伴随着潮夕涨落进出,因此凡可停泊船的港汊,称之为“港”、“滧”(为天然港汊)。如:南门港、堡镇港、青鱼港、白港等;老滧、四滧、六滧、七滧、八滧等;以及由平地开掘而成作为界址和用来引水、排水的则叫作河,如:小竖河、小横河、天仙河、蟠龙河、大通河、新开河、杨家河、施翘河等。

以“洪”命名的地名。两沙之间日久渐狭的流水,因势利导成渠后就成“洪”,于是,就出现了以“洪”命名的地名。如:白米沙洪、老洪头、盘船洪、三沙洪、塞沙洪、涨水洪等。

以“桥”命名的地名。崇明港汊河汊数以百计,必须筑桥通过。如:城桥、新开河桥、大通河桥、米新桥、小洋桥、八滧桥、向化桥、渡港桥、油车桥等,就是以桥命名的地名。之外,崇明岛上的许多地名、镇名还以口头语、土话、经营的物品、历史人物以及民间传说等命名,如富有禅意雅韵的地名有:“万安镇”、“平安镇”、“保安镇”、“三星镇”、“富民镇”等。如以集市作坊或经营的物品来命名的有:牛棚镇、草棚镇、榔头镇(即排衙镇)、喇叭镇、油车湾等。如以民间传说故事来命名的有:堡镇瀛南村的巴掌镇、堡镇五滧地区米行镇西南角的“仙鹤沟”、前进农场附近的眼馋镇、庙镇的鹗鸪港(原名叫“恶姑港”)、城桥镇的推虾港等。如以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命名的地名的有:竖河镇的三烈中学、堡镇的红领巾桥、东平港的三贞桥以及唐家湾、猛将庙等。如以岛上常见的动物来命名的有:黄狼镇、蛸蜞镇、蚌壳镇、老鼠沙、鲈鱼镇、黄猫猊镇等。如以创建者的姓氏或合伙者来命名的有:陈家镇、侯家镇、沈家镇、谢家镇、向化镇、合兴镇等。

在崇明岛上,由于明太祖题赐“东海瀛洲”,就从明朝初年起,以“瀛州”命名的书院学堂、诗集文丛、茶楼酒肆相继问世。经清、明直至现在,冠以“瀛洲”或以“瀛”为名的依然多不胜数,诸如瀛洲书院、瀛洲公园、瀛洲诗抄、瀛洲竹枝词、登瀛中学,以及瀛东、瀛西、瀛南、瀛北的名称也有不少。

崇明岛上的地名特征深深地植根于独特的江海地域和地理风貌;崇明的地名韵味纯厚,风雅有趣,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颗颗晶莹透亮,折射出崇明区域文化发展变化的轨迹,散发着海岛居民草根文化的阵阵清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