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城”伊犁:芳名由来

2011年07月05日 05:29 图骥网

伊宁市素有“花城”的称呼。但是,此称呼缘何而来,“花城”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开的?近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文联原副主席姜付炬在《思浑川与蛰失蜜》论文中对此作了考证。在大量史料的佐证下,姜付炬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由《新唐书》卷40·地理志得知,“思浑川”与“蛰失蜜”是伊犁古地名。而“蛰失蜜”音义就是茉莉花的意思,广义的蛰失蜜城就是现今的伊宁市,伊宁市的原名“固勒扎”,一般都认为是准噶尔语“盘羊”之意。姜付炬根据《伊犁府志注释》第90页认为“固勒扎”应拼写为gulzar,就是突厥语“花园”之意。这可能是准噶尔人来到伊犁之前,伊宁市原有的突厥地名,以后由“花园”讹变为“盘羊”。古代伊宁市的原名“古丽扎”,到现在的别名古丽斯坦(花城),也许都与蛰失蜜城——茉莉花城——素馨花城有着同一历史的根脉相承。演变的轨迹可能是:蛰失蜜城(茉莉城)——古丽扎城(花园城)——固勒扎城(盘羊城)。为了详细了解伊宁市“花城”称呼的由来,笔者专门拜访了姜付炬。

偶然的发现

《新唐书》卷40·地理志中说:“自庭州西延城西六十里有沙钵城守捉……又经黄草泊、大漠、小碛、渡石漆河、逾车岭,至弓月城。过思浑川蛰失密城,渡伊丽河,一名帝帝河,至碎叶界。又西行千里至碎叶城。”至此,“思浑川”与“蛰失蜜”城的伊犁古地名,也是由此而来,就此载入了史册。对于能够解出“蛰失蜜”音义就是“茉莉花”,姜付炬却颇感意外,这还得感谢他的维吾尔族网友。

去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姜付炬在一个网站论坛里听一位维吾尔族网友说他们家乡有一种李子叫“toghash(桃花石)”,于是姜付炬就联想到了维吾尔族经典著作《突厥语大词典》中对tovghaq的第五种解释为:一种树的名称。他又查到了鲍尔汉编的《维汉俄词典》中对tovghaq有一解为“红桃”。

为弄清这个问题,姜付炬找出了一本1962年出版的《我国果树历史的研究》,书中读到“耶悉茗”的名字,于是打开了破解“蛰失蜜”音义的大门。

“蛰失蜜”音为波斯语yasmin,阿拉伯语读音与此相同,英语中读为jasmine,维吾尔语为yasmin,哈萨克语为jasmin。它在汉、唐传入我国后被称为“耶悉茗、耶悉弭或野悉蜜”。而无论是波斯语、阿拉伯语还是英语及其他语种的语义中,都把yasmin译为“茉莉”。

与此,美国学者劳费尔在他的名著《中国伊朗篇》中有专门一章“茉莉”,就引用了我国文献除晋人嵇含所写的《南方草木状》外,还有唐朝人段成式和段公路父子所写的笔记小说《酉阳杂俎》和《北户录》。

美丽传说

劳费尔认为yasmin为古波斯语。我国唐代的《酉阳杂俎》和明代的《本草纲目》都认为“耶悉茗”的原产地为波斯。虽然现代的yasmin可以翻译为“茉莉”,但无论是《南方草木状》、或是《酉阳杂俎》和《北户录》中,茉莉和耶悉茗都是有区别的,是两种不同的香花。

《南方草木状》说“耶悉茗花、茉莉花,皆胡人自西国移植于南海。南人怜其芳香,竞植之。”“茉莉”一词来自梵语:mallika,阿拉伯和西方世界都不称“mallika茉莉”而称之为yasmin。而在我国把“yasmin耶悉茗”称为“素馨”,一个富有诗情画意的名称。

姜付炬介绍说,在我国古代,对素馨的衷情不亚于茉莉。素馨的叶与花极似茉莉,香味也极其浓郁,但素馨花比茉莉大,故俗称大花茉莉。

关于素馨,还有一段唯美的故事。传说五代时,有位种花姑娘叫素馨,非常喜爱耶悉茗,但红颜薄命,有花眷顾,姑娘的新坟头长满一簇簇耶悉茗。为纪念素馨姑娘,人们把耶悉茗改名“素馨花”。

光从“素馨”字面上看,已经摹写出“耶悉茗”的个性——素雅而芳馨,素白而无眩耀,雅致而不媚俗,物芳而志洁,逸馨而远播。

素馨和茉莉同属木犀科——素馨属,西方、波斯、阿拉伯和新疆突厥语族的少数民族将素馨和茉莉均称为yasmin,但在汉语的分类中却把素馨作为属名而茉莉只是一个种名,足见中国文人对耶悉茗——素馨的偏爱。

耶悉茗即素馨由波斯东传汉唐西域,再由西域传入中原,由中原再传入江南。就在大江南北遍植耶悉茗的时候,西域的伊犁河畔有一座遍植耶悉茗的蛰失蜜城就不足为奇了。由此可见,历史上伊犁竟然还有一座素馨花城,也就是俗称的“茉莉花城”,因为在当代茉莉的名气比素馨大多了。

独留芳名

历史的发展总是充满了意外。在唐代伊犁大面积、成规模种植的素馨,在千年后却消失了。对此,姜付炬解释说:素馨消失的原因主要有三个,即气候生态的变迁、生活方式的变迁、宗教信仰的变迁。

据《酉阳杂俎》载“西域人常采其花,压以为油,甚香滑”。这句话透露出的信息是,当时的气候条件适宜素馨大面积种植。二是西域当然也包括伊犁,当时有一部分居民是定居生活,所以会种植非温饱需要的“耶悉茗”,作为宗教的“花供”,并将其花压以为油,作为奢侈品的香料和药材。这和今天伊犁大量种植薰衣草是一样的道理。

再次,世界四大宗教均有香文化,当时尤其以佛教的香文化对西域和唐朝的影响很大。曾经是敬佛的素馨花,随着佛教而淡出西域是历史的必然。

Yasmin(素馨)花没能在鏖战的马蹄下扎根,以她命名的蛰失蜜城却在历史的征尘中留下了踪影。蛰失蜜城虽然消失了,但Yasmin的名字依然存在西域的民族语言中。据200多年前编撰的《西域图志》卷四十三,回部·百谷草木之属中说:“千日红名古里雅苏曼”,伊犁的维吾尔族人至今还把千日红花叫作“古丽雅斯蜜”,把茉莉花和素馨花都叫“雅斯蜜古丽”,她们也是维吾尔族姑娘常见的名字。

千日红是千日红科苋属一年生草本植物,虽然与素馨花和茉莉花相去甚远,但同样是引进的药用花卉。但是,令姜付炬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维吾尔人将千日红也叫作Yasmin。难道是维吾尔人把对素馨花的历史记忆移植到这种艳丽而无芳的花上了?

在古代,伊宁市的原名是“古丽扎”;到现在,别名古丽斯坦(花城)。所以,姜付炬根据查得史籍猜测,这也许都与蛰失蜜城——茉莉花城——素馨花城有着同一历史的根脉相承。而它演变的轨迹可能是:蛰失蜜城(茉莉花城)——古丽扎城(花园城)——固勒扎城(盘羊城)。由此,叫伊宁市为花城(古丽斯坦),从伊宁市被叫为茉莉花城时就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