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地名里的民谣

2012年05月22日 05:06 中国文化地名网

北京城内胡同多多,“有名的胡同三百六,无名的胡同似牛毛”。北京曾有胡同6000多条,若把这些胡同连起来,长度不亚于万里长城。在众多的胡同中,年代最久远的就算三庙街胡同,可以追溯到900多年前的辽代,当时叫“檀州街”;前门外大栅栏地区的钱市胡同,最窄处仅有40厘米,仅能容一个身材“苗条”的人通过;东城区的九道弯胡同称的上北京现存的胡同拐弯最多的胡同……,当然最有趣的应该是京城中那些大小不一胡同的名称,这是老北京城的一部历史,通过它让我们知道老北京曾经发生的故事。

老北京曾经流传这样两首童谣:“平则门,拉大弓,前面就是朝天宫;朝天宫,写大字,过去就是白塔寺;白塔寺,挂红袍,过去就是马市桥;马市桥,跳三跳,过去就是帝王庙;帝王庙,摇葫芦,过去就是四牌楼;四牌楼东,四牌楼西,四牌楼底下卖估衣;打个火,抽袋烟,过去就是毛家湾;毛家湾,扎根刺,过去就是护国寺;护国寺,卖大斗,过去就是新街口;新街口,卖大糖,过去就是蒋养房;蒋养房,安烟袋,过去就是王奶奶;王奶奶啃西瓜皮,过去就是火药局;火药局,卖细(钢)针,过去就是老墙根;老墙根人两头多,过去就是穷人窝。”另外一首是:“东直门,挂着匾,间壁就是俄罗斯馆;俄罗斯馆照电影,间壁就是四眼井;四眼井,不打钟,间壁就是雍和宫;雍和宫,有大殿,间壁就是国子监;国子监,一关门,间壁就是交道口;交道口,跳三跳,间壁就是土地庙;土地庙,求灵签,间壁就是大兴县;大兴县,不问事,过去就是隆福寺;隆福寺,卖葫芦,间壁就是四牌楼;四牌楼南,四牌楼北,四牌楼底下喝凉水;喝凉水,怕人瞧,间壁就是康熙桥;康熙桥,不白来,间壁就是钓鱼台;钓鱼台,没有人,间壁就是齐华门,齐华门,修铁路,南行北走不绕道。”这两首童谣产生于清末民初,为了增加趣味性,有些地名沿袭了旧时的叫法。这些地名涵盖着众多的历史知识和典故。如“蒋养房,安烟袋,过去就是王奶奶”;“蒋养房”位于新街口东街,旧称浆绛房和蒋养房大街,明代在胡同里设置浣衣局,安置年老宫女或有罪、退废者发配到此处洗衣服。“王奶奶”就是现在的积水潭医院,原来叫“棍贝子府”。先为“诚亲王新府”,即“贝子弘景府”。嘉靖年间,引玉河水入府,赐给四女庄静公主作为府邸,又称“四公主府”。因为“棍贝子府”主人是公主,附近居民敬称王府为“王奶奶府”,俗称“王奶奶”。“安烟袋”,说的积水潭医院东、南侧原来有条胡同叫“豆腐巷”,1965年并入“新街口东街”,这条胡同以前和水车胡同相通,后积水潭医院扩建,胡同东侧变成医院的一部分。“豆腐巷”东、西狭长,南部较宽,形状像烟袋。当地居民也把南部宽绰处叫“烟锅儿”。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蒙古族女士巴里克杏芬出版了《京师地名对》的书籍,搜罗了一千个胡同地名。按照中国传统做对子的方式把它们排比分类,划分出:天地、天文、时令、地理、宫室、人伦、性情、人事、身体、古迹、鬼神、佛仙、释道、禾稼、蔬果、草木、鸟兽、鳞介、昆虫、用物、珍宝、八音、饮食、薪煤、炉灶、数目、方位、干支、卦名、颜色、虚字、叠字等门类。增加胡同的趣味性,如臭水塘对香山寺,奶子府对勇士营,王姑庵对韦公寺,珍珠酒对琥珀糖,单牌楼对双塔寺,象棋饼对骨牌糕,棋盘街对幡杆寺,金山寺对玉河桥,六科廊对四夷馆,文冠果对孩儿茶,打秋风对撞太岁,白靴校尉对红盔将军,诚意高香对细心坚烛,细皮薄脆对多肉馄饨,椿树饺儿对桃花烧卖。天理肥皂对地道药材,香水混堂对灵醪酒馆,麻姑对料酒对玫瑰灌香糖,旧柴炭外厂对新莲子胡同,奇味薏米酒对绝顶松萝茶。京城内外巡捕营对礼部南北会馆。

《北京晚报》曾登过一幅老北京胡同的对联,上联:礼帅报寿石南太;下联:武车石宝大金公;横批:顺阜德安。这幅对联说的是从西四到新街口路西十四条胡同名称的集锦。这些胡同的名称叫礼路胡同、帅府胡同、报子胡同、寿壁胡同、石老娘胡同、南魏胡同、太安侯胡同、武王侯胡同、车儿胡同、石碑胡同、宝禅寺胡同、大帽胡同、金丝沟胡同和公用胡同。横批是老北京城的四个城门,既顺治门(宣武门)、阜成门、德胜门和安定门。

旧时民间艺人根据老北京城地名编了个岔曲:“秦老儿闲游来到老君堂,慧照寺内去降香,抬头瞧见宋姑娘,石老娘为媒说与王驸马,择了个新寺良辰花枝放,未过门儿,在南草场盖了一所十间房”。秦老儿胡同在东城区交道口,1958年曾经改名为大跃进路五条;老君堂北京城里有两处,一处在北新桥,现名为东四二条,一条在朝阳门,现名北竹竿胡同;慧照寺在东城北新桥,现名东四十二条;在慧照寺对过有香饵胡同,宣武区虎坊桥有香儿胡同,牛街也有一条香儿胡同;抬头茎在前门大栅栏。早年此处有抬头庵,今废成为民宅;宋姑娘胡同在崇文门外,有叫姑娘胡同,易名为莲子西茎;石老娘胡同在西四牌楼,现名为西四北五条;王驸马胡同在东城区北新桥,现名为南颂年胡同;新寺胡同又称辛寺胡同,在东城区有两处,一在北新桥,一在交道口,后者改名为辛安里;花枝茎在西城区丰盛胡同。花枝胡同北京有8处,分别在厂桥、天坛、长安街、丰盛、德胜门、天桥、前门和大栅栏。其中有的已经易名或并入主街。例如德胜门的花枝胡同就并入德内大街;未儿胡同即未英儿胡同,在西城区宣武门内大街东;过门儿胡同喻过街楼胡同或穿堂门胡同。过街楼胡同在前门外珠市口东大街,穿堂门胡同在北京原有6处,分别在厂桥、陶然亭、西长安街、大栅栏、崇文门和新街口,现已经分别易名为大红罗厂南茎、蔡家楼一巷、小堂胡同、贯通巷、花市三条。只保留了新街口的穿堂门胡同,此巷原名叫川堂门。南草场胡同又称南草厂街。古汉语中“场”与“厂”有时可以通用。古代京城没有现代交通工具,运输靠马车,打仗靠战马,稍有身份的人出门多以马车或骑马为代步工具。马的饲料是草。因此北京历史上曾经有过许多草场,诸如南草场、北草场、东草场、西草场等。草场大多属于官办,隶属御马监,占地面积都很大。如今西直门南草场街,就曾经是皇家御马监下属的草料场;十间房胡同,在宣武区虎坊桥北,现名为前孙公园胡同。此处早年有临河建筑十余间,俗称十间房。清人孙承泽在此建设别墅,称孙公园,十间房之名,遂消失。

《西城追忆》2006年第二期刊登孙福瑞写的《太平歌词——述说西北套之地原有街巷胡同》文章,介绍有关新街口地区胡同的情况。“张秃子槐树底下去乘凉,觉得有点饿,溜达到洪桥下,直奔羊肉床,吃的是烧饼、油炸鬼、面茶多搁芝麻酱,急忙来到前桌子来把钱换,一不留神踩上了屎壳螂,转身来到剃头棚把头剃,一心要到铁狮子庙去上香,不坐骄子骑马相,穿堂过了前后两桃园,来到了铁狮子庙,降香不小心烧着了火药局,黑塔、永泰寺,引着了草料铺,勾连了葡萄院、南北草料厂,一急之下跑到了崇元观,半蹲在新街口,一屁股闷坐在蒋养房,越思越想没有新开路,一根裤腰带,五根檩上悬了梁,临死落了个吊死鬼,没有棺材,只有火匣子把他装,北广济寺、松树庵的和尚尼姑把经念、没有地方埋,来了后坑把他葬。”太平歌词中涉及有31条胡同名称,只是胡同名称用的都是老叫法,读起来感到生疏。如张秃子胡同位于中校场路东,民国时期改为长图治胡同;烧饼胡同民国改为寿屏胡同;屎壳螂胡同民国改为时刻亮胡同;马相胡同,明代叫马监房胡同,清代叫做马香胡同,民国后改名至今;火药局胡同1965年改为光泽胡同;北广济寺位于西直门内大街东口,现在的新华书店。明正德九年修建,曾与西四的弘慈广济寺同名,民国后荒废。上述这些胡同除光泽胡同外,前几年均被拆除。崇元观、南北草料厂(南、北草场)虽然地名尚存,但已经是面貌全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