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地名中的十二生肖

2012年05月23日 04:18 福州晚报

福州有很多以动物命名的地名,十分有趣,不少地名背后都有一段比较有意思的故事和民间传说。不过除了大家耳熟能详,如白马路、金鸡山等外,其他的就知之甚少了。

近日来,记者走访于城市的不少地方,发现有些动物地名因为城市的建设,已经消失,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如卖鸡弄、羊肉弄、何猪弄等;有些面临消失,如老鼠山里;有些因为所在的位置比较偏,暂时没找到。这些地名及其背后的故事只被原住民所知,这些住户搬迁后,地名及其来历更鲜为人知。

“蛇山对猴屿,凤凰池对麒麟弄,野猫弄对春牛亭”,蛇山、凤凰池、麒麟弄都是福州的地名。在福州不少地名以动物来命名,其中最令人感兴趣的还属含有十二生肖动物的地名。

每个有意思的地名,大多有来历,背后有一个故事。

大家熟悉的金鸡山,其得名相传因八仙中的李铁拐而来。相传李铁拐刚从蟠桃盛会归来,驾着祥云东行,欲同吕洞宾等七仙一齐过海,经过“邹鲁之邦”的福州东郊时,只见有座山冒出一股王气。李铁拐发现山上有金鸡成群地在这块岩石附近飞翔。他情不自禁地拄着拐杖在山顶棋盘石一跺。至今山上还留下李铁拐的脚印及其拐杖拄地的痕迹。这个故事也就是“金鸡山”名字的由来。(记者吴海洪张剑锋)

相关链接:

十二生肖动物地名

鼠:老鼠山、老鼠山里(鼓楼区东门街道);

牛:牛眠山、春牛亭、金牛山、牛津街;

虎:降虎寨(北岭宦溪镇降虎岭上)、虎节路;

兔:兔耳山(南屿镇双龙村大樟溪南岸);

龙:龙潭路(仓山区上渡街道)、龙津街、龙庭境、龙腰、龙峰里、龙津巷、秋龙巷;

蛇:蛇山(洪山梅峰);

马:马房巷(仓山区临江街道)、马道街、马祖道、马厂街、白马路、马口;

羊:羊肉弄(鼓楼区安泰街道,因弄口长期有人贩卖福清花生羊,便被人们呼出弄名);

猴:白猴屿(闽江口南港主航道江心,从东岐海岸万叶游艇码头乘船,几分钟就可到达)、猴屿(仓山区下渡);

鸡:金鸡山(晋安区东门村东侧)、渡鸡口、卖鸡弄、鸡角弄;

狗:白犬岛(闽江口五虎礁的东南方);

猪:猪蹄亭(北峰岭头,因亭的四脚似猪蹄而得名)、宰猪弄(台江区帮洲街道)、何猪弄(鼓楼安泰街道)。

何猪弄、下马巷

淡出榕城市民的记忆

十二生肖地名中含猪的地名有何猪弄,但寻找何猪弄记者颇费了一番周折,遗憾的是至今无法了解到何猪弄名称的来历。

从两周前,记者就开始寻访何猪弄。何猪弄原位于南门兜附近,但具体的位置并不清楚。记者几天来连续来到乌山风景区,希望能从在乌山休憩的老人口中,了解到何猪弄的一些情况,但遗憾的是,被问及的老人均摇头,因为根本就未曾听说过有这样一条小弄。

记者多方探访,均无法找出有关何猪弄的任何资料。倒是记者在走访途经天皇岭一带时,偶遇一名在天皇岭拆迁后的“残垣断壁”中游逛的黄依伯,他跟记者讲起了何猪弄。

“何猪弄路口冲着八一七路,大概在原来南门兜百货附近。”黄依伯得知记者在寻访老地名时,有话要说。“现在这种老地名都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了,很多充满文化韵味的老地名就这样没有了。我建议,我们可以借鉴一下其他城市的一些做法,比如即使是旧房子、老街巷被高楼大厦取代了,但原先的老地名依然可以沿用下来,老地名的路牌依然作为人们认识新城区的参照物。”黄依伯长期在国外生活,偶尔回到福州会到处走走逛逛,找寻记忆中的福州。谈到这些老地名的消失,他颇为感慨。

像何猪弄一样已经少有人知晓的还有一条叫下马巷的小巷子。下马巷,原先也在乌塔附近。记者在寻访之前,并不知道这里还曾有过这样的一条巷子。还是在白真人庙内从林依姆口中得知的,林依姆今年已经89岁了。

按照林依姆的讲述,之所以被称为下马巷,是因为在以前不管富商巨贾还是达官显贵,所有人骑马途经此地都要乖乖的下马。为何所有人途经此地都要下马呢,对此林依姆也只懂得大概,她介绍,以前在道山观附近有一处是皇帝的行宫之类的地方。

下马巷,除了从林依姆口中了解到的仅有的一些典故之外,记者多方寻访也无法找到更多的资料。

何猪弄、下马巷,城市中还有很多这样的老地名,一个个这样的老地名在城市道路拓宽、旧城改造中,随着一座座轰然倒下的旧房子灰飞烟灭,消失得无影无踪,连仅有的记忆都那么破碎。

卖鸡弄淹没在闹市喧嚣

因卖鸡而得名因胡也频而出名

在福州乌山天皇岭南侧,道山观弄的东邻,过去有一条小弄,名叫“卖鸡弄”。而今,卖鸡弄曾经那一路的鸡叫声,早已吞没在了冠亚广场的喧嚣嘈杂中。日前记者特来寻找曾经的卖鸡弄,前后费了一周的时间,颇为曲折。

前日下午,记者有幸在乌塔旁的白真人庙外偶遇一位老依姆。老依姆几年已经89岁了,姓林,她家在卖鸡弄附近曾经有一处房产,她在此出生、长大。拆迁之后,她还时不时地重回旧地看看。

她向记者讲起了卖鸡弄:“卖鸡弄,卖鸡弄就在前面喏。”依姆指着如今已是冠亚广场停车场的地方。“弄子很窄,差不多只有两米,南北走向,巷子不长,只有几十米。以前我们都在卖鸡弄进进出出,都在这一带玩耍。”

至于因何得名卖鸡弄,依姆说,“以前,卖鸡的人经常在那歇脚、中转,把那里当成鸡栈,这才有了卖鸡弄这名字。”

无独有偶,记者在网上搜索卖鸡弄,找到一个名为“山雨”的博主写的一篇博文。在这篇博文中,关于卖鸡弄的来历和依姆介绍的差不多,但博文中提到卖鸡的多是古田人。博文中这样写道:“据说,过去古田人养的鸡比较出名,福州城里人喜欢吃。那时,古田是福州的十邑之一。”

卖鸡弄因卖鸡而得名,但卖鸡弄的出名,与现代一位福州名人有关,这人就是胡也频。

胡也频是著名的“左联”五烈士之一,1931年2月7日他在上海壮烈就义。鲁迅的著名文章《为了忘却的纪念》,就是为了纪念他们壮烈就义而写的。

1913年5月4日,胡也频在乌山路卖鸡弄4号老宅出生,17岁离开福州,赴上海求学,随后参加革命文艺活动。他曾在乌山脚下度过了少年时期,与乌山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的小说《登高》描写的就是登福州乌山,在小说中曾有这样的描绘:“从石阶的开始到最高的一级,共一百二十层,那两旁的狗尾草、爬山藤、猫眼菊、日来睡,以及别种不知名的野花和野草……”

老鼠山是不是老鼠多?

依姆笑说“你还是第一个来问的”

鼠,在十二生肖中排名第一位,而在福州地名中,就有这样一个含有鼠的地名:老鼠山。

寻找老鼠山,记者颇费了一番周折。

记者只查询到老鼠山位于塔头附近,但具体的位置并不清楚。日前,记者来到塔头公交车站附近寻找。向附近一些店铺的店主和路边摆摊的小贩询问老鼠山的地址,不少人对老鼠山并不熟悉。市民陈先生还奇怪地问记者:“这附近有这个地名吗?我在这附近住了四五年了都没听说过。老鼠山是不是因为老鼠多啊?”

还好,在记者询问的市民中,刚好有人知道老鼠山的。另一位市民陈先生告诉记者,他所住的小区就在老鼠山旁,他记得好像附近有片民房,其所悬挂的门牌号中就含有老鼠的两字。

根据陈先生的指引,记者找到了该处民房,民房的门牌上写着“老鼠山里ⅩⅩ号”。记者在老鼠山里走了一趟,道路不宽,仅能容一辆车勉强通过,两旁是民房。从村口的小斜坡上去后,只走了一会就到了路的尽头。该片民房的周边都是一些小区。

下午时分,老鼠山里很寂静,几位老人坐在巷口聊天。

“为什么这个地方叫老鼠山里?”当得知道记者的来意后,不少老人笑了。

一位依姆笑说:“你还是我遇见的第一个来询问为什么这个地方叫‘老鼠山里’的人。”依姆告诉记者,原来这个地方有座山叫老鼠山,大家的房子就建在老鼠山上,因此就得名“老鼠山里”了。

对一些市民的疑惑:老鼠山名字是不是因为山中老鼠多?

老人们听后笑了,一位依伯说,是不是觉得地名取得有点奇怪?但奇怪的地名也给大家带来了不少乐趣,经常有朋友来家作客时都会好奇地问地名的来历,这个地名只要说一次,就会让大家印象深刻。

老依姆告诉记者,老鼠山得名是源于其形状,从远处看山,形状像只老鼠,老鼠山里就位于山旁,由此得名,她的家就建在“老鼠背”上。现在看老鼠山,已经看不出老鼠的形状了。

老依姆说,和以前相比,老鼠山变了很多。以前老鼠山很大,山上有果园,山下有池塘,随着城市的建设,老鼠山建起了楼房。如今的一些年轻人只能从老人的口中知道此处的地名来历,知道这个地方原先有座老鼠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