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生肖地名:龙最受青睐 牛虎羊鸡蛇皆有涉及

2012年05月28日 03:41 中国宁波网

十二生肖是我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古人把鼠、兔、马、狗等11种常见动物再加上他们喜爱的图腾神物——龙凑成一组别出心裁的计数工具,用来记年、记时、记岁等,不但形象生动、通俗方便,而且趣味性极强,深受后人喜爱,一直被沿用至今。

在中国,以十二生肖命名的地名比比皆是。宁波也不例外,这些地名像一只只个性迥异的动物伏卧于宁波山乡城巷。那么且让我们看看哪些生肖动物最受宁波人青睐,最喜欢被宁波人用来命名他们的生活之地吧。

龙占鳌首,马随其后

龙虽然是十二生肖中唯一虚构的动物,但中国人对它具有特殊的感情。中国是龙的故乡,华夏子孙认自己是龙的传人。所以在中国,龙的地位之高是任何动物无法比拟的。在中国神话中,龙生活在海洋之中掌管着天下之水。宁波位于东海之滨,为传说中东海龙王敖广直辖之地,所以宁波人对龙的感情尤为深厚。在宁波生肖地名中,以龙命名的特别多。

比如鄞州有镇曰“云龙”,以“云龙碶”得名,大潮汛期,奉化江潮水如猛龙扑向当地碶闸,向上飞溅形成云雾,故当地人名之为“云龙”。慈溪有镇曰“龙山”,以“伏龙山”得名,该山“跨东海西海之门,宛若龙头龙尾之形,又若龙赴海之状,故名伏龙山”。奉化有潭曰“龙潭”,镇海有泉曰“龙泉”,象山有洞曰“龙洞”、有岛曰“龙屿”,余姚甚至连坑亦称“龙坑”,可见龙在宁波之受欢迎了。如果稍加排列,还会发现龙的各个部位也可以作为地名。宁海有两个小村绵延相望,当地人以“龙口”命名前村,以“龙尾巴”命名后村,令人浮想联翩,拍案叫绝。慈溪也有个不起眼小村,却起了个很起眼的名字——“龙舌”,令人感叹当初命名者的独具匠心了。这样以“龙”或“龙部位”命名的地方在宁波还有很多,体现了宁波这些东海边民对“龙”的喜爱和崇敬之情。

在生肖地名中,除龙之外,宁波人还喜欢用“马”来做地名词源。如余姚有个古镇叫“马渚”,其得名据传与秦始皇有关。公元前210年,秦始皇南巡会稽郡,路经余姚,在此“饮马于潭,屯兵渚山”,后遂得名“马渚”。鄞州有个古村名叫“走马塘”,该村村民主姓陈,因族中进士多,做官多,出入车马多,为方便车马行驶,陈氏家族特在河西筑堤塘五里,村遂以塘名。以“马”命名的地方在宁波还有不少,如江北“马径”、慈溪的“马堰”、奉化的“马头”、象山的“马滩”、北仑的“五马”等,体现了“马”这一生肖动物和古宁波人在生活上的密切联系。

牛虎羊鸡蛇,皆有涉及

十二生肖中,除“马”和古代人们生活关系密切外,“牛”“羊”“鸡”等这些温顺的家养动物也为人们所熟悉和喜爱,因此也被用来命名地名。用“牛”命名的如有余姚的“牛塘”、慈溪的“牛角尖”、象山的“牛岙”、宁海的“金牛山”、鄞州的“黄牛礁”等;用“羊”命名的如有余姚的“羊坑”,慈溪的“羊路头”等;而用“鸡”命名的则有余姚的“鸡鸣山”、象山的“鸡笼山”、慈溪的“金鸡门头”等。其实这些地理实体多有地貌突异之处,古人却能以想象为武器,把它们和家养生肖动物等同起来,赋予它们柔软的生命力,体现了古人面对自然时的自信和智慧。

“虎”是强悍的生肖动物,古人往往把险峻奇威之地以“虎”“狮”等猛兽神肖之。鄞州有个村庄叫“虎啸周”,为周姓村民聚族之地,该族祖上认为此地奇险有“虎龙相争之兆”,因周姓忌龙,故取名“虎啸周”。而象山的“虎啸铺”、宁海的“来虎岩”皆属此类情况。

在中国早期神话中,蛇被当做灵物而受到崇拜。传说中的华夏始祖伏羲与女娲就是人面蛇身的形象,绝大部分学者认为中国龙的图腾来源于蛇。但后来蛇的形象渐渐负面化,所以用蛇命名的地名很是少见。宁波以“蛇”命名的也罕见,只有象山有个小村以此命名,但此“蛇”非凶猛之物,乃是条可爱的“小白蛇”,“小白蛇”村命名者也许是以见小白蛇为吉兆才名之的吧。

鼠兔猴狗猪,难以入席

在宁波生肖地名中,以“鼠、兔、猴、狗、猪”这五种动物命名的极难寻找,几乎不存。“鼠”因其名声不佳,为人所不喜,可以理解。“猪”虽浑身是宝,却又懒又脏,所以不喜用其命名也可以理解。“狗”为旧时居民看家护院之物,喜欢摇尾乞怜讨好主人,所以宁波人也不甚尊重之,有“阿狗阿猫”这样含轻蔑诙谐讥人平庸的词语传世,所以不用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地理环境的关系,宁波少猴,古宁波人因不熟悉而弃用“猴”地名也说得通。只有“兔”生肖难以理解,宁波人为什么不用兔子这种可爱的动物来命名地名呢?也许是兔子在宁波养殖较少的原因吧,因为兔子现在虽是常见的饲养小动物,可它的祖先却是分布于欧洲、非洲等地的野生穴兔。这种古代“舶来生物”一直保持着其祖先的野性,以“狡兔三窟”闻名,这可能和宁波人诚信求实的民风不相符合,故不为宁波人所喜,宁波地区亦罕见以“兔”命名的地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