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雷人”地名:黄泉路,鸭儿凼

2012年06月01日 04:04 重庆商报

“我在黄泉路等你!”“来嘛,去牛屎滩吃碗小面!”……听到这些地名,你是不是觉得很诧异?是的,这些雷人的地名真实地存在于重庆主城各个角落。近日,有网友就在天涯重庆和大渝网上发帖,列出了一些雷人的地名,它们有的让人喷饭、有的让人捧腹。那么,这些地方是否真有其名?昨天,记者就联系到了有关部门,对这些地名进行了一番调查。

黄泉路听着真恐怖

“重庆有条路很恐怖,名叫黄泉路。”在天涯重庆,探讨雷人地名的帖子很快就成了热帖,网友在帖子中举例道:“好好的一条路叫成黄泉路,还有谁敢走?”“还有个荒沟,这让人认为是荒山野岭。”“虾子碥也是,让人以为那里是虾子藏身的石缝。”“蚂蝗梁,还以为那里到处是蚂蟥”……同时,一些网友跟帖表示,这些地名低俗不雅,建议政府尽快改掉。

记者调查

黄泉路?有人叫过!

据网帖介绍,“黄泉路”是从黄桷桠到小泉。昨天,南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称,她曾听说这段路被人叫成“黄泉路”,但不知道现在是否有人这样叫。

随后,记者联系沿线的南山居委会、金竹村村委会、龙井村村委会,村委会的工作人员都很诧异。“叫黄泉路,我咋没听说过?”金竹村村干部杨晓川说,他知道黄桷桠到金竹村一段,被称为黄金路。昨天下午,南岸区民政局地名科负责人称,黄桷桠到小泉这条路并没有命名;南岸区交通局建管科负责人称,这条路不叫黄泉路,应叫黄小路。

鸭儿凼?至今在用!

在网帖中,有网友还提出了一个雷人地名,名曰:鸭儿凼,位于南岸涂山镇的骡子堡社区。骡子堡居委会主任陈军称,鸭儿凼这个地名的确存在,而且至今还在使用。

陈军称,这个地名曾闹过笑话:社区有人外出旅游,有人问他家住哪里,他回答住在重庆南山涂山的鸭儿凼。问话的人笑了,回答者则面红耳赤,很不好意思。南岸区民政局地名科负责人称,鸭儿凼以前是农村,那里有个水塘,常有鸭子游来游去。现在,水塘已消失。他说,曾有人提出,将鸭儿凼更名,但此举涉及居民改门牌号、身份证及有法律效力的证件等,因此最终没有更名。

80余不雅地名已废除

据市民政局区划地名处专家称,我市曾对不雅、低俗地名进行过清理,至今已废除80余个地名。另有一些地名随着城市发展,自然消失。他举例:市民政局附近有一个地方,原名“烂泥沟”,现在这里已修成转盘,“烂泥沟”这一地名便已消失。

对于废除的低俗地名,市民政局未对社会公布。专家称,低俗地名废除后,一些地方取了新的地名,人们开始叫新地名。不向社会公布废除地名,是希望人们将其彻底淡忘。

专访老重庆

重庆不雅地名少好听地名多

记者采访了民生公司发起人曾俊臣的外孙肖能铸,这名已退休在家的“老重庆”称,重庆不雅地名很少,而好听的地名很多。

肖能铸称,重庆的老地名中,有不少是根据地形地貌取的,有的地名则是根据地标取的。他举例说,佛图关这个地名,是因为以前这个地方画有很多佛图,于是根据地标,取名佛图关;大坪的七牌坊,是因为这里有七座牌坊。

肖能铸还说,在解放前的二三十年代,重庆没有户籍制度。为了方便找人,于是就取了众多地名。“在七星岗附近一段路不到一公里,就有八个地名。”他说。

肖能铸表示,前人取的地名,好听的地名很多,不好听的地名很少。海棠溪、撒金坡、堆金村、朝天门、伊人巷(原位于大都会附近)、夫子池(已消失,原位于现在解放碑新华店附近)等地名,好听文雅。

他说,除了文雅的,老百姓也取了一些俗的地名,于是重庆地名雅俗共赏。他说,鸭儿凼这个地名,其实有一个很诗意的画面:一群小鸭子游在池塘里,很美。

重庆地名对联

观音岩上供枇杷,祭金刚塔。

天官府前骑金马,过通远门。

(观音岩、枇杷山、金刚塔、天官府、金马寺、通远门)

铜锣出自打铜街,

鹞子中了弹子石。

(铜锣峡、打铜街、鹞子丘、弹子石)

拿铜罐,煨鸡子,惹得猫儿叫,

提金剑,斩龙脑,吓掉虾子魂。

(铜罐驿、鸡心石、猫儿石、金剑山、龙脑山、虾子碥)

重庆地名歇后语考考你(答案)

女菩萨看戏——观音桥(瞧)

北斗星落坡上——七星岗

心头起波浪——南坪(难平)

傻子当领导——佛图关(糊涂官)

麻绳捆口袋——井(紧)口

三伏天围围巾——鹅(“恶”)颈项

武大郎的兄弟——二郎

隔夜的冰粉——一碗水

大将军解甲——歇马

巨人舞排笔——涂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