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荣桓陈光全歼日本皇族长田大队

2012年05月25日 01:20 人民政协报

1937年10月,日寇集中3个师团的兵力大举进攻山东,韩复榘在日寇的进攻面前望风而逃。1939年初,根据中共中央和八路军总部的指示,八路军115师师部及343旅(欠685团)以东进支队的名义在代师长陈光和政委罗荣桓的率领下,迅速挺进山东转战至鲁西平原,建立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1939年6月,驻鲁日军第32师团决定对我115师展开“扫荡行动”。7月底,该师团从守备津浦路沿线的日军中抽调了一个步兵大队并加强部分骑兵和炮兵,组成了一个步、炮、骑混成大队直扑鲁西平原。

日军指挥官名叫长田敏江,少佐(校)军衔,官职为大队长。其人官衔不高,但由于出身日本皇族,有史料称他是日本天皇的一个外甥,算是日本皇族里的一个最年轻的“少壮”了。来华前,日本天皇还专门召见了他,鼓励其在中国战场“好好锻炼”,所以倍受日军高层的重视,是日军将校军官的“重点培养对象”。此次长田敏江主动“请缨”率队前往扫荡,日军为此专门为他加强了一个炮兵中队、一个骑兵中队和伪“皇协军”一个连。他没把新对手八路军放在眼里,为炫耀“皇军”的威风,他把这次扫荡作战变成了“武装示威游行”,从驻地出发后,每天的行军队形,他都以配属的骑兵和伪军在前面开道,步兵大队居中,后面用数门十多匹骡马拉的意大利野炮压阵,甚至连警戒勤务都不派,就大模大样地直向我鲁西根据地开来。而此时我115师主力已开赴鲁中南地区开辟新区,鲁西仅留有师直特务营和686团第3营两个连,总计不足600人。

摆出口袋阵迎敌

8月1日上午,我115师直属队正在驻地召开庆祝“八一”军民联欢会,骑兵侦察员突然送来我汶上县地下情报站的报告:敌酋长田敏江率领一支日军大队600多人和部分伪军由汶上县城出发,正向我梁山根据地进犯“扫荡”。罗荣桓马上返回联欢会场向部队作了战斗动员,组织群众迅速向外区转移。陈光则立即到指挥部与作战参谋周密进行了歼敌部署:利用高过人顶的“青纱帐”作掩蔽,以师直特务营三个连和686团的10连、12连在梁山南面的前集、独山两个村子四周摆下一个口袋阵,单等长田敏江前来“示威”予以歼灭。

1939年8月,115师在罗荣桓与陈光的指挥下,在梁山全歼日军第32师团一个大队及伪军一部,鼓舞了全省抗日军民坚持平原游击战争的信心。

8月2日清晨,长田敏江率领他的大队人马排着浩浩荡荡的行军队形,耀武扬威地开进到了梁山地区。他在距离我根据地还有几里地时,就架起野炮开始漫无边际地射击。我特务营2连迅速让开大道,隐蔽在两侧的高粱地里,待敌人大队人马过后,暗暗地跟了上来。为了将敌人引进预定的围歼地域,我特务营侦察排长还扮成“维持会村长”的模样,领着几个装扮成“顺民”的战士打着小旗,将“皇军”“热情”地迎进了前集村。日军进村后正准备休息,却发现这里没有一个村民,长田敏江便急忙命人去找刚才欢迎他们的“村长”和“顺民”。但奉命而去的日军官兵在村里“兜”了好几圈,却发现村民们不知去向。此时担任袭扰任务的特务营1、2连突然从南北两面向敌人发动了袭击。

与长田敏江同行的伪军连长见我军火力不猛,打完后又迅速消失在青纱帐中,便马上向长田敏江报告这是“土八路”袭扰。于是,长田敏江立即命令炮兵向我军撤离的方向发炮轰击,随后派出骑兵和伪军搜索前进,掩护整个大队在后面跟进。当敌人进至梁山西南突出部山脚下时,我特务营1、2连和骑兵连按照作战预案,再次突然向敌发起了第二轮袭击。日军猝不及防,当即又有数十人毙命。长田敏江实在搞不清作战对手在哪里,于是他一面命令炮兵向梁山四周发炮轰击,一面指挥日军步兵大队火速占领前面的独山村和村外的乱石岗。

陈光和罗荣桓见敌人进入到了预定的围歼地域,诱敌任务已经完成,便命令部队迅速撤离了战斗。日军占领独山村和乱石岗子后,马上向四周进行了长时间的火力侦察,却未发现我军任何动静。接着长田敏江又派出了搜索分队在四周“网”了一遍,但未能找到我军的去向。此时,天色逐渐黑了下来,长田敏江见梁山四周夜幕平静,便命令伪军到村外的乱石岗担任警戒,把日军全部换到独山村休息。

午夜发起攻击

午夜时分,随着一颗信号弹的升起,已将敌悄悄包围的我军迅速向敌发起了猛烈攻击。我骑兵连首先从西北角冲进村子,一顿马刀劈杀就将敌警戒分队全部“报销”。接着我特务营和686团12连也从四面杀了进来。一时间,整个独山村响彻了枪炮声、喊杀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日军在我军突然打击下乱作一团,长田敏江从睡梦中惊醒,马上指挥部下进行抵抗。此时,在村外乱石岗担任警戒的一个连的伪军还未来得及反应,就被我686团10连四面包围后缴械投降了。

长田敏江惊魂稍定后,开始组织兵力试图夺回村外制高点乱石岗。在炮火掩护下,日军以两个中队的兵力向我10连坚守的乱石岗阵地连续发起了6次冲锋,均被我军以手榴弹和肉搏战反击下去,双方都伤亡惨重。当敌军发起第7次攻击时,我10连阵地上仅剩下30余人在顽强坚守。危急关头,日军侧后突然杀出一支队伍。原来这是我远在几十里外执行任务的686团11连闻讯后急行军赶来参战。在我军的两面夹击下,日军的第7次冲锋再次被打垮了。随后,我10连、11连又联手向村中敌军攻去。月光下,到处是我军的大刀、刺刀的寒光闪闪和日军垂死惨叫。几经厮杀,我军肃清了外围之敌,一举夺得日军3门野炮。

经过几个小时拼杀,日军伤亡过半。长田敏江明白这是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强大对手。于是,他一面向济南的第23师团发电求救,一面集中所有兵力在20多挺轻重机枪和10余具掷弹筒火力掩护下向我发起连续冲锋,企图拼死突出我军的包围圈。我军则用长征中缴获国民党军的一挺马克沁重机枪很快压住了敌人的火力,将疯狂冲锋的日军成片扫倒。为弥补速射火力的不足,我军还组织十几支步枪集火射击“放排子枪”,很快就将拼死冲出村子的敌军打了回去。绝望中,长田敏江又指挥日军分为数十股战斗群向我军反扑,我军立刻针锋相对将敌分割包围起来。日军官兵虽有不怕死的“武士道精神”,但他们的对手是更为顽强且身经百战的红军老部队,几个回合下来,日军死伤惨重,军官几乎全部战死,阵亡官兵的尸体很快布满了村子的各个角落。

长田敏江感到末日来临,于是他把剩余的官兵集中起来,抢占了乱石岗下的几个旧石灰窑和两处马车店作困兽之斗拼死顽抗。这时,被我军转移出去的老百姓听说八路军正在痛歼日寇,也纷纷赶回来助战,冒着枪弹帮助我军抓俘虏抬伤员。在群众支援下,我军向日军残部发起了最后攻击,经过猛烈的火力突击和惨烈的肉搏战,终于消灭了顽抗之敌。有七八名躲在石灰窑抵抗的日军经我敌工干部喊话争取后,一个个从窑洞里爬了出来,成为当时不多的战场俘虏。几个趁乱逃出村子的日军士兵也被我骑兵连追上活捉。

打扫战场时,我军在旧石灰窑外的一处洼地里发现了一个穿着衬衣的日军军官的尸体,旁边一套较为考究的呢子军服胸章后面写着“第32师团长田大队少佐大队长长田敏江”。原来长田敏江深知此次失败让日本皇族的颜面丢尽,于是便在覆灭之前切腹自杀向天皇“谢罪”。

据战斗结束后的统计,日军这支前来“扫荡”的精锐野战大队除24人被俘外,其余全部被歼。我军缴获日军92步兵炮1门、意大利造野炮2门,电台3部,轻重机枪20余挺,步枪数百支。

长田大队的覆灭和长田敏江的死亡给日军以沉重打击。战后,日军对此次战斗始终秘而不宣,第32师团师团长木村兵太郎受到处分,一大批军官相继被追究了责任。同年8月7日和8日,我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联名向国民政府和军委会委员长蒋介石接连发出两封战绩电报:“扫荡鲁西之敌,被陈师粉碎后,本月冬日又复将山口长田全部歼灭……”(电文中的“山口长田”即长田敏江)。这次战斗,我军创造了中国军队在劣势装备和兵力同等情况下,全歼日军一个成建制大队的出色战例,此战也被八路军总部和国民政府嘉誉为“模范的歼灭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