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重庆进展神速:谁让蒋介石做出重大错误判断?

2012年05月30日 03:13 人民网

重庆解放战役,始于1949年11月1日,到1949年11月30日刘邓大军开进重庆,前后才不过一个月。若从11月15日及16日分别占领贵阳及彭水算起,从始至终总共才半个月。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能击破和粉碎蒋军近30万人的抵抗,取得解放重庆的伟大胜利,出乎包括蒋介石在内的许多军事家的意料。

为什么重庆解放战役进展如此神速?除了刘邓指挥有方、解放军战士作战英勇外,正如《刘伯承传》(李曼村等主编,当代中国出版社1992年)所言,也是利用了蒋介石的“错误判断”:蒋以为人民解放军必从川北入川,先占成都,后下重庆,故决定对北面作重点防备,除配备主力部队胡宗南部14个军约16万人外,后来又把另一主力罗广文部三个军也调了上去,这样北面虽得到了加强,南面却露出了空子,结果被二野部队钻了进来,造成全线崩溃,输了个精光。

可惜的是,对蒋介石为什么会作出这样重大的“错误判断”,书里却未提及。若不解开这个谜,人们肯定会认为蒋介石乃是天生的笨蛋,军事上的庸才。实际上,事情没这么简单。真相是,解放军的内线在这里起了很大作用,其中的关键人物,是当时任国民党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代参谋长的刘宗宽。

刘宗宽,黄埔军校第三期学生,南京陆军大学优秀学员,1946年由陆大教育长徐培根推荐给张群,被任为绥署参谋处处长,很受器重。1949年春,原重庆绥署易名为西南军政长官公署,张群任长官,钱大钧任副长官,肖毅肃任参谋长,由于肖毅肃长期不到职,张群指定其职由副参谋长刘宗宽代理。蒋介石及张群等人虽知道他是陕西人,系杨虎城旧部,但根本想不到他还是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家里就住有二野李达参谋长派来的情报人员。

1949年8月下旬,蒋介石由穗飞渝来主持军事会议,听取西南防务现状及对策“会报”,张群指定刘宗宽作“情况判断”汇报。刘宗宽搞出了一个诱蒋上圈套的汇报,断言解放军必学三国时的邓艾,由陕入川,建议把防御重点由川东移向川北,加强对胡宗南部的支持。为了避免蒋介石的猜疑及宋希濂等的反对,使这一“情况判断”顺利获得通过,他先让胡宗南的副参谋长沈策阅看这一汇报,因为这一汇报有利于胡宗南,沈不仅连连点头称赞其为“神机妙算”,并欣然接受刘宗宽的邀请,代作汇报。果然不出刘所料,这个报告由沈策提出,经胡宗南大力呼应,立即得到蒋的首肯与赞成。

更有意思的是,刘宗宽搞的川东防御部署,表面上像铜墙铁壁,层层设防,环环相扣,看起来无隙可钻。但实际上,刘宗宽暗施手脚,有意在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地区开了个大口子,好让二野部队从这里顺顺当当地开进来。翻开刘宗宽的布防图,名义上在这里设有一个“川黔边区绥靖指挥部”,辖有不少部队,但实际上却是个空架子,所谓“绥靖指挥部”的司令即该地区专员,所辖部队纯系地方保安团队,正规国军没有一兵一卒,而且,表面上这个地区似归“川黔湘鄂边区绥靖公署”宋希濂管辖,但刘在正式文件上又故意不加以明确,使宋希濂想管也不能管。后来,二野主力正是按刘宗宽的设计与建议,从这里未受阻挡就进入东川、直插重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