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国际艺术节:多元并存的舞台

2011年11月16日 09:05 中国文化报

癫狂喜剧,肢体戏剧,古典芭蕾与杂技的嫁接,京剧和歌剧的跨界……就像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所希望的那样,第十三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成为最新的原创艺术项目的孵化器,为多元并存的艺术搭建了探索平台。

杂技与魔术演绎古典芭蕾

作为本届艺术节唯一全球首演的原创舞台剧,11月11日,杂技芭蕾《天鹅湖》的姊妹篇《胡桃夹子·海上梦》揭开神秘面纱,堪称“梦之队”的主创班底对杂技、舞蹈、魔术、技巧、多媒体等进行了超乎想象的融合。

借西方经典《胡桃夹子》的外壳,这出原创大戏把一个外国公主的经历移换成一个中国草根女孩自强不息、梦想成真的故事。作为杂技芭蕾《天鹅湖》的看家绝活,“头顶芭蕾”在《胡桃夹子·海上梦》中得以延用,双胞胎姐妹各自站在一名男演员肩上、头上起舞,轻松转体720度,甚至从男搭档肩上移至另一位男演员肩上,演出的惊险程度大大提升。

“抖空竹”本是传统杂技,但是演员脚下却在跳踢踏舞;十几个帽子舞演员在空中垂直站成4排,相互交错扔帽子。“当时提出这个创意,演员都觉得不可能做到。”该剧导演、编舞刘军说。曾经是柏林国家剧院芭蕾舞蹈团明星演员的刘军,这些年一直在尝试古典芭蕾的跨界创新。作为上海城市演艺有限公司的艺术总监,她曾在6年前创排的原创杂技芭蕾《天鹅湖》中创造性地将中国传统杂技与西方经典芭蕾相结合,使杂技芭蕾《天鹅湖》成为我国进入西方主流演艺市场最为成功的舞台剧作品之一。“为了让芭蕾的表现形式更丰富,《胡桃夹子·海上梦》设计了非常多的空中节目。《天鹅湖》的空中杂技吊点有4至5个,该剧达30多个。”刘军说。

为了接轨国际市场,该剧主创团队曾跑遍拉斯维加斯、澳门、纽约、伦敦的剧院,考察了包括太阳剧团在内的诸多舞台秀制作公司。对于该剧海外演出的前景,刘军很有信心。据悉,该剧在完成国内演出之后,将赴欧洲、北美、日本等地进行海外巡演。

人文视角打造“动情”京剧

近年来,台湾国光剧团一直努力推动“京剧现代化”,希望能以京剧精湛圆熟的唱念做打为基础,编出贴近现代人情感思维的当代新作品。《孟小冬》就是这样一台戏。

地位尊崇的女老生,有着复杂传奇的感情经历,京剧舞台上的孟小冬应该如何呈现?编剧王安祈写这出戏时,一度陷入纠结。“如果写她和梅兰芳的结缘、与杜月笙的感情,会有很强的戏剧冲突,大家可能更爱看。但当我走到孟小冬的墓地,感觉到她的纯粹,我觉得应该找到孟小冬自己的追寻。”晚年的孟小冬才是纯粹的孟小冬,王安祈和主演魏海敏出于这一理解,决定把这出戏落脚于孟小冬对余派老生艺术的追求。“这是一个追求声音到极致的女子。”王安祈说。

国光剧团去年带来的《金锁记》以念白为主,而《孟小冬》重点表现的是唱腔。“女声新歌”“京剧老生”“京剧旦角”,魏海敏一人三种唱腔,尤其剧中一段戏中戏,《四郎探母》中杨四郎和公主对口快板,魏海敏一人分饰两角,自己对唱。这是魏海敏演艺生涯中绝无仅有的表演。“这出戏是独角戏,从头到尾一直在延续情节。我是在呈现、演出这个角色,并不是传统戏的‘扮演’。整个剧情是意识流的方式,这样的戏演起来很有难度。”魏海敏说。

“这出戏特别适合第一次进戏院的青年观众。”为国光京剧团打造过多出流行大戏的台湾戏曲导演李小平说,“在创作时,我们就着力在现代年轻受众的审美口味和传统京剧艺术间搭建一座桥梁,化解戏剧在年轻人心中陈旧的观念,体现台湾当代对戏曲现代意识的追求。戏曲的‘现代性’,重在‘心灵取向’。要淡化传统京剧的道德色彩,更注重蕴含其中的人文情怀。”

国光剧团着重创作与当代生活相结合的新剧,从《天地一秀才》穿越时空、探寻人生价值、《三个人儿两盏灯》以家国历史对照女性幽幽情欲、《王有道休妻》凸显女性视角重新建构文本,到《金锁记》大胆运用现代戏剧和电影表现手法。

为推动京剧现代化,吸引和培养更多青年观众,近年来,国光剧团不仅在剧目策划、思想内涵上推陈出新,还以深入校园讲座的方式,普及京剧知识,鼓励学生加入培训班,以培养潜在观众、发掘表演苗子。“通过几次来大陆演出,我感觉大陆观众其实挺喜欢看新戏的。我们近年来推出的几部戏都很受青年观众欢迎,尤其是大学生,他们是抱着欣赏一堂流动的文学课一样的心情来看我们的演出。”王安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