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成功地输出了中国杂技的审美

2011年11月16日 09:16 中国文化报

以高难度著称的中国杂技因没了新鲜感不受国际市场追捧,西方评委过多导致国际赛场上金牌旁落……说起来,还是中国在国际杂技界的发言权不够。

这或许是一种无奈。当中国杂技以各种高难度技巧席卷西方的时候,我们没有从繁荣中看到危机:拿金牌是一切吗?拿了金牌后的市场推广呢?在众多的金牌和演出中,我们是否成功地输出了中国杂技的审美?

现在看来,似乎不够。西方评委、观众在惊艳之后,新鲜感迅速消退,审美疲劳之后对中国杂技也越发挑剔了:技术分高,艺术分可以低吧?然后,金牌节目拿了银牌。在我国,看重技术难度忽视艺术美感的景象在很多表演性竞技体育项目中屡屡见到。究其原因,还在于我们在此类项目中增加“文化软实力”的意识不够。

这种“软实力”,是中国文化元素对主流审美观的影响,是在该行业树立中国流派的成就,是在征服眼球的同时征服心灵。一如东方哲学对西方哲学的影响,在世界哲学版图上的重要地位。

贴近、影响他国审美并不尴尬,也不艰难。李小龙在西方电影银幕上成功塑造的中国功夫形象,在美国人拍的《功夫熊猫》中被颠覆:中国功夫拥有深奥的哲学内涵,而不仅仅是单纯的拳拳到肉。这个过程,经历了成龙、李连杰对功夫的诠释,经历了张艺谋、冯小刚等的中国电影探索。西方人对中国美学的认可和颂扬也有一个长期的过程,但他们确实做到了学习、理解、运用。这是中国艺术界还需要努力的。

而且,艺术的美感是世界通用的,借鉴、改造是容易踏上的途径。前段时间广泛流传的一段视频或许给我们一些启发。2003年在德国斯图加特举办的国际标准舞大赛上,16位来自摩尔多瓦国标舞团的舞蹈家采用多首中国流行歌曲当背景音乐并荣获冠军。而花滑组合申雪/赵宏博的经典曲目《图兰朵》加入了中国民歌《茉莉花》的旋律,也让西方观众如痴如醉。

这种对艺术美感的追求当有特色,而非单纯模仿。中国拥有丰富的文化资源可供提炼进行艺术创作,形成中国风格的杂技表演艺术是可行的。西方杂技的幽默、轻松根植于他们对杂技的理解是娱乐,那么中国杂技的唯美、震撼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吸引世界观众。拥有了艺术特色,就将稳稳占据国际市场。那时候,银奖也许就变成了金奖。就像《功夫熊猫》,也有着西方人独有的对“孤胆英雄”的理解。

在推广中国气派的杂技时,我们要更看重国际赛场的效应。集聚了行业顶尖人士的国际赛场是推广中国文化的重要场合,影响这个场合便能够呈几何级数地影响他们周边的人群。在这样的场合更加强势地影响西方的审美观,再逐渐增加我们的话语权,当是稳妥的做法。

当国际杂技界出现了“中国流派”,那么中国杂技的地位就上升了,中国杂技的参赛机会、评委人数、话语分量将大大超过以往。我们现在的尴尬境地将有所改变。

花样滑冰本是由西方舞蹈演化而来,此前不用中国音乐甚至东方音乐,但申赵组合还是将中国艺术的影响带到这个舞台并被认可。本身拥有一定地位的中国杂技,当然也可以做到中国艺术和中国技术的结合。那样,拥有自己技术风格和艺术风格的作品,也就能让西方主流认可并颂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