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路边小农家堪称农耕文化博物馆

2012年03月15日 04:28 东亚网

离开长春市区,行车至102国道沿线的几家存有百余年老家具的农家饭庄。农家饭庄的内堂里有老式炕琴、百褶、已掉了皮的黑漆老式的长条桌子,整套长桌、长凳没有使用一颗金属钉子,都是木匠手工雕刻而成的,长条桌的面板下方有一个宽敞的桌堂,有开合的挡板作为拉门,人们说,在过去,黑漆老式长条桌只有地主家才能用上,是专门给扛活的长工吃饭用的饭桌。

当这些已远离人们生活的百年老式东北老家具,在人们渴望的目光中苏醒时,它们身上所带有的深红色木门、老陶瓷印花的柜门、锃亮的黄铜桃形拉手,都无不散发着历史的厚重感、让人回味无尽的往事。

老式炕琴

始于努尔哈赤时代

关于老炕琴的历史,吉林省民俗学会理事长施立学老师讲,炕琴这种样式的家具,其历史可以追溯到努尔哈赤时代,这些家具都属于居住在东北地区的满族人生活所用的家具。

东北老式的家具中,炕琴较高,上面带有装被的架子疙瘩柜。施立学老师讲,疙瘩是满语,有“凸凹不平、包儿”的意思,柜面上镶嵌着彩色花纹的瓷砖和木门之间凸凹不平,所以叫疙瘩柜。施立学老师高兴地说:“炕琴、疙瘩柜,是结婚人家几大件之一,炕琴就是那时新婚的一大件。”

长条木桌

用处最多的家具

摆在农家饭庄后厅中央有两个老式黑漆亮面长条木桌,桌子长1.8米、宽0.5米,桌面已残破,有的地方黑漆已掉落,透着室内暗淡的灯光,依然能从老旧的桌面上,看出它那厚重的年代感。

做这桌子材料可是关键,桌面是一张完整的米板,都是用木铆钉拼接的,下面有一个大匣子,两边可以抽拉,农家饭庄的服务员裴金贵说:“这可是从前地主家才有的桌子,是专门给扛活的伙计吃饭用的。”

看着农家饭庄后厅里的老长条桌,施老师说:“这就是普通人家用的桌子,它叫条桌。”至于地主家曾用过的条桌是何许样子,施立学老师描述道,地主家用的桌子,做工是很考究的,对比这张桌子,地主家用的桌子应该是一张板的桌面,不会露出木铆钉;而且,桌脚低端不应该是平面的,应该是刻有猛兽脚掌图案的桌腿。

木质容器

大的是斗小的是升

在黑漆老长桌的桌面上,摆放着几个大大小小的梯形木质盛篓,木质盛篓颜色有的是黑色,有的是原木色,木篓的边缘已经磨得光秃秃的。较大一点的木篓中间,有一个与四边平齐的木梁。

关于这些木质物件,具体的名字叫什么,众人起了争议。饭店老板冯先生说:“小的叫升、大的叫斗。”而饭店里的梁老和裴金贵都说,这些木质盛篓无论大小都叫斗。

“天上有了星斗,世间便有了斗。”施立学老师说,它的外形犹如天上的北斗七星,星斗其实除了指天上的星辰之外,还有别的所指,星指秤,斗就是木篓样式的斗。秤和斗都是同一时期出现的,它们出现的年代是秦始皇统一六国之时,秦始皇也统一了度量衡,这个物件就是秦朝时发明的计量容器之一。

而斗的外面隐印有“公、平”二字也是有原因的,施立学老师说:“秤1斤是16两,这16两分为南斗和北斗,南斗有6星、北斗有7星,再加上”福、禄、寿“3星,共16星,如果称重的人缺了两数,缺1两就缺了”福“、缺2两就缺了”禄“、缺3两就缺了”寿“,这就犯了”欺天之罪“,出现不公平的现象,所以印上”公、平“二字。”施立学老师说:“大的叫斗,小的叫升,古代小米居多,一大斗能装50斤小米;稍微小一点的也叫斗,也叫六升斗,能装30斤的小米,最小的叫升为5斤装,1斗等于10升,1个六升斗等于5个升。”

专家呼吁

拯救东北特色老家具

为了能够更好地保存和拯救这些老家具、老物件,施立学老师提出了一个建议:“这些老家具、老物件是文化遗产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在过去曾是老百姓生活中、农耕中最重要的家具和物件,我建议应该成立一个农耕文化博物馆,将这些老家具、老物件收藏起来,因为从它们的身上可以看出咱们农业大省的文化,从中找到民族发展的历史和痕迹,它有着很重要的历史意义,作为东北人,应该好好地把它们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