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童年 《舌尖上的中国》引发的联想

2012年05月28日 12:09 北京青年报

小时候,吃的东西少,童年的幸福除了玩,似乎就是吃。

春天里,味蕾被妈妈做的香椿鱼唤醒。从树上摘下几枝紫红色的椿芽,放在鸡蛋和面粉和成的面糊里拖一下,然后放在平底锅中上油煎,香气马上就满屋萦绕。出锅后,盛在盘子里,孩子们早就虎视眈眈地等着,出锅一条,就被抢走一条,然后狼吞虎咽地吃下去。香椿鱼外酥里嫩,吃起来唇齿生香,觉得人间美味莫过于此。

夏天,小孩们经常去河里钓鱼逮虾捉泥鳅,回家用油一炸,金黄酥脆,也相当诱人。在我们老家,夏天还有一项口福,就是“油炸知了猴”。知了猴就是蝉蛹,油炸知了猴的味道,比小鱼小虾更胜一筹。傍晚小孩子们三三两两出去找它,每天都能找回来十几只。找寻过程的惊险和刺激,连同第二天美味的诱惑,让每个孩子都乐此不疲。

从麦熟开始,舌尖上的盛宴就摆开了。先是桑葚,姥爷家院子里有一颗硕大的桑树,结的是白桑葚,在我们的仰望中,一个个桑葚从翠绿干瘪,逐渐变得洁白丰润,这时它就成熟了,采摘的时候到了。每天都可以摘一大篮子,自家人敞开吃也吃不完,经常送给东邻西舍。

然后是黄杏,还没熟透就经常被我们偷着摘了去,咬一口,能把牙齿酸倒。后来终于等到成熟了,酸味越来越小,而甜味越来越大。收集杏核是女孩们的乐趣,一面染成红色,一面染成绿色,玩“抓子”的游戏。

秋天到了,姥爷家门前枣树上的大青枣知道要嫁人了,一个个羞红了脸庞。仿佛害羞会传染似的,一日比一日红艳。老家盛产大枣,每家房前屋后都有十几棵枣树。于是打枣的日子,就成了村子里的狂欢节。大人们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用力往压弯了腰的枝头挥去,枣子“噼里啪啦”应声落下,在地上跳来跳去,滚得到处都是,孩子们就一哄而上,捡起枣子放进小篮。有些孩子着急,为了多捡点,不等枣子落完就冲到树下,于是被枣子砸中脑瓜,但丝毫也顾不得疼,因为开心和快乐冲淡了一切。

秋天还有大鸭梨吃,甜甜的、水滋滋的,吃一口清爽无比。小时候最常做的梦,要么是来到一个池塘里,里面有很多很多鱼和虾,可以随便捞。要么来到一个无人看守的果园,树上大枣、苹果、鸭梨任由自己摘。

那时对南方的水果吃得少,橘子、甘蔗只有冬天生病时才能吃得到。第一次吃香蕉还是妈妈同事给的,她给我和妹妹一人一只香蕉,我永远忘不了吃第一口时的感受,可谓又惊又叹,惊的是它的美味,软糯香甜,细腻无比。叹的是以前竟然没吃过,而且只有一个,吃完了怎么办?

冬天里舌尖上的盛宴,跟过年杀猪有关。从春天到冬天,我们小孩子放学后,都要去地里挖猪草喂猪,就是为了过年能有猪肉吃。杀了猪,猪头肉、猪肠、猪肚、猪蹄都是自家吃,姥爷家比较富裕,每年都会留半片猪不卖,腌在盐缸里可以到来年也不坏。冬天里姥爷经常带我去看戏,每次都会买灌汤包吃,咬一口,先把里面鲜美的肉汤嘬一口,然后边看着舞台上青衣花旦的繁艳,边吃着热气腾腾的肉包子,又感叹,人世间的幸福也莫过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