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研究吃的纪录片:“舌尖”上的赞歌与挽歌

2012年05月28日 12:55 每日新报

近些年,纪录片的发展可以用不甚景气来形容,故事性不强、人文气息过重让一些有深度的纪录片频频遇冷,就在前一阵子,央视名嘴崔永元和歌星陈红还在感叹纪录片的不易与艰难。不承想,央视近期播出的《舌尖上的中国》却真是火得不讲道理,大有一飞冲天之势。这个片子的红与其他影视作品的不同在于,它不仅是办公室里的谈资、媒体热议的焦点,更是激发了万千网友的美食热情。据央视报道,该片播出的同时,有的饕客迫不及待自己DIY,而淘宝上食品类成交尤其是各地特色小吃更是大幅增长。能做到这样,我们真得说,《舌尖上的中国》不仅是优秀的文化作品,而且产生了经济效益,真可谓修炼成仙了。

一部纪录片,一部研究吃的纪录片,怎么就这么火?它到底好在哪?

千千万万的观众心中可以给出千万种好的理由。在笔者看来,《舌尖》之所以像一首魔曲一样一下抓住了观众的心灵,就在于为习惯了吃工业化批量生产、机械化流水线制作、大超市式配送销售食品的我们,展示了一个几乎完全靠手工细细打磨的、一个坚守天然绿色的食品空间,唤醒了人们农耕文明中自给自足式的食物加工记忆。陕北黄土高原的老汉用石磨磨面再蒸出黄面馍馍,河南一位大妈用巨大的擀面杖为老伴儿擀出长寿面,云南的一家人用自制的井盐腌制腊肉,城里的一位先生得到邻里的支持在楼顶种上蔬菜并与大家分享……当惯于在超市商店购买成品馒头面条、吃着虽然品种丰富却是在大棚里批量产出的蔬菜的我们,看到这些镜头时,心里泛起的温暖和亲切,是对自然绿色和手工的怀恋和向往。因此,《舌尖》是一曲赞歌。

然而,社会毕竟是往前发展的,城市化、工业化隆隆推进的同时是我们生活水平的改善和社会财富的增加。我们大可以在电视上欣赏并怀念《舌尖》中的朴素、自然与手工,然而作为一种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我们却不得不和这些说再见。因为忙忙碌碌的我们,要像古典的小农经济那样一道食品从耕种到采摘到加工到下锅,都亲力亲为,是不现实的;或者偶一为之可以,要每个人的日常生活都效法之则绝无可能。因为,工业文明取代农耕文明的标志就在于,更加细致多样、更高效率的社会分工取代封闭的自给自足。这既是社会的需要,也昭示着社会的进步。从这个角度看,《舌尖》并不代表着多么先进的生产力,而恰恰是在食物制作技术更高超更高效的现在,《舌尖》的那种朴素和自然才有一种审美上的意义。

正像工业文明取代农耕文明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一样,《舌尖》里温馨又清新的镜头下,那些藏在民间百姓中的食品绝活也正在慢慢“失传”。随着城市化的推进,那些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所熟谙的各种食品做法,年轻人们已经不会做了,很多的传统美食加工只是在一些以此为生的中老年人那里还在顽强生存。想到这些传统技艺的命运,我们不免又心生遗憾。因此,《舌尖》这首温馨的赞歌,又是一曲沧桑的挽歌。

在公众关注食品安全的语境下,有人认为《舌尖》是对食品问题的美化和回避。其实,我们不能说那些纯手工的制作就一定比机器加工的更安全更卫生,毛驴拉磨磨出来的面一定比面粉厂的干净卫生安全吗?手工制作的面条一定比机器加工的好吃、有营养吗?未必。因此,《舌尖》无关食品安全。当然,任何一部电视文本一出世,就不再属于它自身,而是属于它的千千万万观众。《舌尖》热播以来,赞美多,吐槽也多。无论什么情绪,《舌尖》都是一部值得你观看并思考的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