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娘》,绣出江苏文化精致名片

2012年05月29日 11:26 新华日报

上周五、周六,作为文化部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70周年晋京展演的全国23部优秀剧目之一,舞剧《秀娘》登陆北京天桥剧场首次与北京观众见面。《秀娘》由无锡市演艺集团创排,经3年筹备,总投资达1000万元,它是我省今年重点打造的精品剧目之一,也是我省第一部与国际接轨的原创民族舞剧,其奔放的舞姿,大气的配乐,唯美的服饰和精致的场景,赢得了北京观众的阵阵掌声。

细针密线,绣出秀娘纯美心灵

舞剧《秀娘》依托千年苏绣文化,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女主人公秀娘被迫嫁给花觉为妾,被花觉夫人妒忌,在家中遭受虐待;后来她遇到青年画家明轩,并与之相恋,两人为世俗所不容。秀娘自杀被救起之后,又被禁锢,她倾尽心血重绣“并蒂莲”,力尽而亡。

“《秀娘》的原型是清末刺绣大师沈寿,她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绣谱,让苏绣艺术得以流传。这部舞剧中,秀娘也是全身心地投入苏绣,在人生中她遇到婚姻的挫折、社会封建的压抑,但她都可以把这些经历绣成一幅精美的绣品。”《秀娘》导演赵明说。

曾是杂技《天鹅湖》、舞剧《红楼梦》、新版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编导的赵明介绍,“其实,我们是把秀娘当做一位艺术大师来塑造的,她被逼婚、当了小妾这些经历本身并不重要,因为封建时期每个女人都可能遇到不幸的婚姻,但是秀娘有着艺术家的敏锐,这些经历恰恰造就她成为一位大师,这就是她的不同之处。”

《秀娘》在人物塑造上也是多层面来体现,刻意避免“脸谱化”。“秀娘的内心一直处于纠结之中。”秀娘扮演者张娅姝为表现这个江南女子的秀丽婉约足足瘦了十来斤,她表示,“在男尊女卑的封建制度下,秀娘在婚姻和艺术上都丧失了自由,她既要抗争,又无力抗争,内心十分痛苦。”

返璞归真,舞美回到艺术本身

近年来,我国的原创舞剧很多,其中不乏优秀的作品。随着现代技术手段的发展,舞美也变得越来越好看,甚至有些奢华:为表现河流,可以把真的水池搬上舞台;为表现飞鸟,可以制作出巨大的羽毛和骨架;为追求场面,可以把近百名演员堆到台上……

事实上,这种舞不够、景来凑的现象,对舞剧本身并无好处,“一个好的舞美一定得跟全局丝丝相扣,提供视觉张力,在好看里头又要有味道,在有味道里头还有一种哲学的层面。”《秀娘》的舞美设计师张继文很有感慨地介绍说,《秀娘》没有采用现代的LED灯光,而是回到幕景本身,全剧共用了27幕景,整体舞美创意以绣框、绣线、绣绷为基础,“一切都不离开秀娘的绣具,来意念地把这种南方美学表现在舞台上。比如,在一场家景里,幕景是绣绷,也是窗,这样把观众都框在这个世界里;秀娘失明那场,幕景上是一个球,且被各种线牵着。那时候秀娘瞎了,绝望中的她只能看到线的世界了,那也是最简单的东西组成的世界。”

“国际上的演出商,对中国舞剧一般偏向于要求少一些繁复的布景,多一些能体现我们民族特色中的精华。”中国对外演出公司项目经理王雯雯说,“《秀娘》的布景不复杂,但马头墙、刺绣、屏风,让人强烈地感受到吴文化的特点和江南水乡气息。”

简洁情节,多面诠释丰富内涵

舞剧《秀娘》故事情节并不复杂。“《秀娘》打破了以往以戏剧结构为唯一表现手法的惯例,以淡淡的故事情节,丰富的舞蹈语汇,充分体现肢体语言的特色。”无锡市演艺集团负责人刘仲宝说。

“中国的舞剧要走向国际的话,它的舞蹈性一定要强,这也意味着戏剧等方面会有所削弱。这样很考验编导的把控能力,因为它既要求故事情节要特别简单,同时舞剧本身要有丰富的内涵。”赵明介绍说。

填补情节简洁的手法,首先当然是舞蹈。赵明举例说,在秀娘反抗丈夫花觉的那场,秀娘备受花觉大老婆的欺压,且向花觉求护不得,她痛心疾首,将全部感情投入到刺绣中。秀娘与花觉拉扯中抗拒、推抱等近距离的舞蹈动作,动感和美感扑面而来。婀娜舞姿不再,有力的甚至有些夸张的肢体动作,给人一种力的美感。

“中国舞剧往往偏向于悲剧,偏向于内心戏,但对西方而言还是偏重幕景、舞蹈这些直观性的东西。”王雯雯说,“纵观国际上的舞剧,叙事性没那么重要,更加注重的是能在一个场景里看到各种各样的舞蹈。比如经典舞剧《天鹅湖》,在一幕里就能看到西班牙舞蹈、俄罗斯舞蹈等各色舞蹈,这种直观的方式可能让人更容易接受。”

情注苏绣,全力展现江苏文化

舞剧《秀娘》作为江苏贯彻落实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精神、切实将丰富的文化资源转化为强大文化竞争力的精品佳作,以苏绣文化为驻点,全力展示吴文化的魅力,“江苏的刺绣蜚声海内外,是一个非常具有中国文化符号的事物。但是,对很多人来说,他们可能只知道苏绣很美,而对苏绣背后的东西却不甚了了。”赵明说,“《秀娘》这部舞剧就是通过国际上认同的肢体语言,把刺绣的过程、心酸、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展示出来。我希望它能成为一幅江苏文化、乃至中国文化代表的舞台精品剧。”

“剧中有一个场景,幕后面就是一幅绣品,前面是秀娘的真人,两者放在一起特别美。即便是外国人,也能很直观地感受到秀娘是如何用心血来塑造这个美丽的作品。”中国对外演出公司文化交流中心副总监王修芹说,“《秀娘》至少让北方的观众眼前一亮,我们习惯于粗线条的、比较豪放的表现样式,江苏文化的细腻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秀娘》整个作品干净,透着江南水乡的味道。”北京空政文工团一级编导杨威说。在她看来,导演赵明不是江苏人,反而能跳出来对江苏文化进行新的解读,站得既近又远,能很好把握住江苏文化的特点,并将其艺术化地表达出来。这样的意见已经成为评论家的共识,“《秀娘》以苏绣作为题材,整个舞剧非常唯美,富有诗意。苏绣、昆曲、苏州评弹、南方小调、小桥流水……吴文化中的典型代表都能从中管窥一斑。可以说,《秀娘》是代表江苏文化的一张名片。”著名作曲家张千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