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党”是浅阅读时代的伴生物

2012年06月05日 03:35 中国文化报

当消费主义与媒体奇观文化相结合,“标题党”便生根发芽了。“标题党”最擅长的就是断章取义,对传统文本进行碎片化的切割,截取出最具卖点的内容,提炼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标题,以刺激读者眼球。“标题党”在迎合消费的时候又在引导着消费,往往隐藏着经济利益与媒体文化的亲密联姻。

当资本至上、金钱崇拜的逻辑封闭所有另类想象的空间,必然会带来思考的惰性和文化的快餐化。浅阅读之“浅”,一方面勾连着生活方式的变迁和科学技术的革新,另一方面也见证着人们文化观念的变化。

“浅阅读”犹如蜻蜓点水,无法触碰到现实的坚硬。而“标题党”的目标群体,就是那些浅尝辄止的“蜻蜓”。在读题时代,屏幕滑走的是对思考的尊重,鼠标错过的是对真相的追求。面对新闻事件,不少人只读到皮毛、只晓得轮廓,一知半解、似懂非懂。至于事实如何,真相怎样,都不在他们关心的范围之内。

在此背景下,“标题党”就具备了“化腐朽为神奇”的魔力。一个平淡无奇的新闻,穿上了一件扣人心弦的“马甲”,立即换来了居高不下的点击率,导致这边受害者义愤填膺地讨伐,那边“标题党”却乐此不疲地行动。究其原因,在于“卖点就是看点”“点击率就是生产力”的价值导向下,“标题党”背后存在的或明或暗的利益链条。

应该承认,“标题党”对传统文本进行解构,在一定程度上适应了时代语境,也是宏观社会变迁的一个缩影。但是“标题党”也伴生着文化的日益粗糙和社会失范的风险。“标题党”的弊端除了误导事实、扭曲真相以外,也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加剧了媒体公信力的流失。因此,对一些违背法律规范、挑战伦理底线的“标题党”必须“亮剑”,从制度层面进行规训与惩戒。

在浅阅读时代,公众的注意力是一种稀缺资源。“标题党”依靠耸人听闻的标题塑造陌生化印象的伎俩一用再用,必然会透支公众的注意力。而一旦注意力被抽离,“标题党”也就失去了生存土壤。从这个意义上说,“标题党”作为一种非主流的亚文化难逃衰落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