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你影响世界了吗?

2012年06月12日 01:37 中国新闻周刊

如果不是美国突然对中国文化海外批发中心“孔子学院”下逐客令,我们或许不会去探讨“中国文化的海外传播力”这样一个大命题。

古代中国过于自信,不屑于走向世界,而是要求世界走向中国。中国的“外交方式”就是要求各方属国来朝贡的制度,其核心理念就是认为中国居天下之中心的意识。历史上世界文化要走进中国,也须“本土化”后才能通行。比如基督教原本不允许崇拜形象,利玛窦在传教时改为允许中国信徒拜祖宗、拜孔子,基督教才得以在中国发展。

但古代中国是开放的,不主动到世界传播文化,却包容着世界来客。自秦汉之后,大量的外国人慕名而来,日本等国派遣了大批留学生来中国学习先进的文化。到了近代中国,由于满清闭关锁国的政策,世界通向中国的大门被封闭。直到西方世界用大炮轰开了中国大门,如梦初醒的中国人才开始睁开眼睛看世界。

长期封闭的中国人对外面的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越来越多的人走出国门去学习,师夷长技以制夷。与此同时,人们对本土文化产生了怀疑,甚至自卑地认为中国文化落后,已跟不上世界。从“五四运动”到“文化大革命”,运动目的不一,但都过激地破坏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五千年文化因此四分五裂,在八十年代改革开放时与世界文化再次相逢,更撞成了“文明的碎片”。

关于文化,恩格斯讲到:“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文化是从物质基础上发展起来,正所谓,衣食足而知荣辱。现代中国在解决了温饱问题后,才意识到一个民族的文化在世界丛林中失语是可悲之事。

为此,我们从官方到民间开始积极地推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我们知道对外宣传中,最有效的方式就是通过母语传播。所以,从2004年开始,我们到世界各地去开设以汉语教学为主的孔子学院,截止2011年8月底,已在104个国家和地区建立836所孔子学院和孔子课堂。尽管我们知道学汉语的人多是为了和中国做生意、打交道,而并非发自内心热爱中国文化,但好歹“全世界在说中国话”。

我们看到美国通过电影、电视等大众媒介传播他们的主流价值观,将他们的“个人英雄主义”和“拯救地球”的观点植入世界。所以,我们也投巨资拍摄中国电影,并在国外知名媒体上投放“中国形象宣传片”,连井冈山都上纽约时代广场做广告。尽管只有8.6%的外国观众认为中国电影对世界电影影响很大,尽管被嘲笑说,纽约街头不会有多少人真正去井冈山旅游消费,但好歹上了主流宣传平台。

我们清楚中国的艺术团体和人员数量之众堪称世界之最。所以,我们将大量的演出搬到对外交流和商演舞台上,一些省份还把自己的周年庆典活动作为“文化名片”拿到国外,试图用功夫、杂技、京剧、舞狮等民间艺术占领海外市场。尽管不少演出团体登不上世界主流舞台,大多是在华人圈中上演,且主要靠送票来提高上座率。但好歹是实现了“走出去”的目的。

凡此种种,我们满世界去宣传中国文化。我们骄傲于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是用中国绿茶来招待客人、《论语》是日本人的精神避风港、中国古琴曲《流水》被美国人刻成曲碟用卫星发到太空、英国威廉王子婚礼上的瓷盘是中国制造……但我们也许该清醒,目前受欢迎的仍是古代中国留下的文化遗产。现代中国或者说现代中国文化市场运作远没有想象中有国际影响力,更多时我们在赔钱赚吆喝。目前占世界文化市场总额76.5%的是美欧,占亚洲份额最多的是日本,中国传统节日端午节甚至成了韩国的世界文化遗产。

我们对外宣传的思想文化尚不鲜明,有时过于迎合西方思想和外国受众,有时又过于大国主义,强势地要输出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大多数宣传是停留在花拳绣腿等表层文化上,而西方文明对世界的影响,是文艺复兴以来所提倡的民主、自由、人权等观念。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曾断言中国不会成为世界大国,因为中国没有独立的、足以影响世界的思想。

对今天的中国而言,如何让文化走向世界应该思考哪些是最能代表中国又最能成为世界性的文化?正如北大教授乐黛云所说,“中国文化要产生影响力,就要向世界贡献新的思想,能够同他人一起解决人类共同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