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文化的内涵与外延

2012年06月14日 01:02 吉林日报

当前我国正面临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时期。《长白山文化建设规划纲要》颁布以后,给吉林文化命名,换一句话说,即标注上一种符号,已成为当务之急。长白山文化是否可以代表吉林文化,吉林文化是否可以命名为长白山文化?这是需要重新认真思考的问题。

一、长白山地区的范围

长白山文化的地范,即长白山脉分布的地区,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是指刘建封《长白山江岗志略》的表述,刘厚生教授把它概括为:西起辽河与千山山脉相连;南濒黄海、盖马高原,鸭绿、图们两江从其腹地穿过;北达松嫩平原,松花、嫩江合流并进;东至牡丹江流域和日本海,完达山为其余脉。总面积超过40万平方公里。这是编写《长白山文化》一书的地范依据。狭义是指从威虎岭始,中为长白山诸峰,至龙岗山,呈东北至西南走向,面积约为7万平方公里,占吉林省面积的40%。松花江、图们江、鸭绿江、东辽河皆发源于长白山脉,这是长白山的外延部分。总之,它涵盖了吉林省的全境。这是将吉林文化命名为长白山文化在地范上的依据。

二、以名山冠名文化的独特性

长白山先秦称“不咸”,北魏称“徒太山”,辽金时称“长白山”。清时满语谓“果尔敏珊延阿林”,亦称白山、白头山。它是东北名山,我国十大名山之一,是东北亚的第一高峰,被人誉为“关东乔岳”、“第一祖峰”、“万山之祖”。“不咸”,尹毓山先生考之,是蒙古语“不而干”的音译,意为“神巫”。勿吉时,尊为圣山,不能随意在山上便溺。唐时封为“神应公”,《辽志》谓白衣观音。金时封为“兴国灵应王”,之后又晋封为“开天宏圣帝”。历代祭祀不绝。清代,长白山神位至尊,祭同五岳。抚松,大荒(大方)顶子祭坛的发现,丰富了长白山祭祀文化的内容。排列有序的九个祭坛,面朝长白山,仿泰山形制,为东北所少见。泰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长白山也是吉林人民的精神象征。长白山地坛燔火祭山,也是祭天。意在沟通天人之际,使人与山和,山与人谐,进而天与人和,人与人谐的境地,达到精神意志与外在行为的和谐统一。

在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上,给一人一物一事命名向来为人们所重视,古代先贤尹文子说:“形以定名,名以定事,事以验名。”这就是说要名事相符。命名的种类和方法,繁多而复杂,用地域冠名是最有影响力的。以名山冠名,习以为常。以名山冠名文化也是历史上的通例。如巴蜀文化、岭南文化、燕山文化、海岱文化、武夷山文化、六盘山文化、五台山文化、大别山文化、金山文化等。名山,通常指大山、深山,也意谓有名声之山。此两意,长白山兼而有之,将吉林文化命名为长白山文化,凸显出它的独特性,也使文化彰显之,使人牢记之,崇信之。

三、长白山文化的内涵

吉林有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在蛮荒的远古时代,具体说在旧石器时代,长白山地区则是寒沼带针-阔叶林景观。石灰岩洞穴是猿人挡风寒、御野兽首选的栖息地场所。桦甸市寿山仙人洞遗址,距今约16.2万年。旧石器时代晚期,有榆树周家油坊等遗址十余处,距今2—3万年。榆树周家油坊遗址所出土的文物,与南北文化含量对比,被公认为是为人类向东北亚地区迁徙运动与文化传播提供了丰富和确凿的证据,松花江是古人类迁徙的走廊。星罗棋布的新石器文化遗址、细石器文化遗址,灿若繁星的青铜文化遗址,丰富了吉林文化的内涵,也激励后来人披荆斩棘,开拓进取的雄心壮志。

吉林省自古以来是汉族和少数民族繁衍生息的地方。有华夏系的燕人、赵人、秦人、汉人;东胡系的鲜卑、室韦、契丹、锡伯;秽貊系的秽、貊、扶余、高句丽;肃慎系的勿吉、沃沮,靺鞨、女真、赫哲、满族,以及后来迁入的回族和朝鲜族。从战国至汉代,吉林是燕秦长城的外徼,燕赵汉长城延伸到通化。梨树县二龙湖山城,集安市国内城下层遗址,通化地区一些小山顶上的山城,都是燕秦汉长城的障塞。通化快大茂镇西南的赤柏松是汉玄菟郡上殷台县治所在地。燕人、赵人、秦人、汉人在此驻军屯守,建制理民。后来,扶余、高句丽、渤海、金、东夏又在此建国称汗。最近,我去龙井市,踏查了汗王山城。此城在三合镇内,兀良哈山的西麓,南邻图们江,是斡朵里部族建立的壁城,是猛哥帖木儿的驻防地。当地考证是清祖发祥地。他们留下的遗址、遗物和文化琳琅满目,美不胜收。丰厚的历史民族文化源于蓬勃的血脉,能为民族内源性的现代化提供精神资源,是民族安身立命不可代替的精神家园。

长白山是吉林文化的根脉。享誉中华的森林文化、渔猎文化、人参文化、木石文化、游牧文化、稻作文化、骑射文化、萨满文化、祭祀文化、曲艺美术,以及有浓郁长白风情的民俗与节目,都是长白山文化标志性的品牌文化。我省非物质文化遗产极其丰富,目前列入省级名录的有293项,列入国家名录的有37项,列入世界名录的有朝鲜族的农乐舞和满族的剪纸,充分显示出了文化的原生性、平民性,这是对人类一切创造力的尊重。

吉林文化,从长白山文化内涵上来看,其主要特征是农业文明光环下的山林文化。它的特质就在“人生”,是长白山人安身立命的文化。安身就是求生,立命就是讲伦理、如何做人。若论文化性质,它主要表现为艺术的,完全取决于民族和个人的智慧,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所谓“东北无文”、“东陲少文”的说法,可以休矣。

长白山文化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与地域特色,在中华民族文化宝库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呈现出中华民族文化的多样性,表现出中华文明的博大与精深。

四、长白山文化的思想性

古语说,川谷之俊者其民秀,顽者其民淳。或谓山水之胜者,辄有神灵,类能福民。因此说山水养性,佳景浴神。长白山已成为人们心灵的图腾。

山是人境界,人是山精神,长白山文化精神也是长白山人精神。论长白山精神者大有人在。其说不一,见仁见智。

徐熙春先生说,长白山精神是“坚毅挺拔、乐观豪迈、沉稳超逸、宽厚博大和醇厚善良的人文品格,构成了长白山人执著不屈的长白魂与昂扬恢弘的精神气度,是长白山精神的文化精华。”

鞠曦在《长白山文化论》中认为,以长白山人文历史与逻辑的统一性,以群经之首《易》为理论构架,推定长白山文化精神为:“厚德载物,刚健中正,生生不息,懿化咸宁;保合大和,损益利用。”这是目前论述长白山文化精神比较深入的一篇力作。与此相同看法的,还有《读<松花奇石>所想到的长白山文化》、《试论长白山人口文化的内涵及朝鲜民族民俗文化的关系》等文章。

张福有先生对长白山精神的论说,是最早的,并得到当时白山市委的认同。他曾概括为:长白山精神是红松精神,挺拔向上,顶天立地;长白山精神是岳桦精神,顽强抗争,不屈不挠;长白山精神是金石精神,饱经磨砺,刚毅铮铮;长白山精神是江流精神,一往无前,百折不回。最近,他对长白山精神又作了更集中的表述:“文化精神是一个群体在生活方式、社会行为模式尤其是价值观上所表现出来的感情特质和精神品质。关键要弄清什么是具有吉林地域特色的优秀文化精神。长白山文化符号所蕴含的具有吉林地域特色的优秀文化精神,可以概括为长白山精神。换句话说,吉林精神,就是长白山精神。其本质是‘自强不息、拼搏奋进、开拓创业’的优秀文化精神。”

研究和概括长白山精神,确应将长白山的自然景观与人文视角结合起来,把本体论与文化神韵结合起来,把传统文化与社会主义新文化结合起来,把握它的地域性、历史性、民族性、平民性、边缘性、时代性,兼容并蓄,透视长白山人的古朴、豪迈、质实、遒劲的文化特质和格调,与南方的柔美、艳丽的风格形成鲜明的对照。人们习惯把这种对照概括为“北雄”、“南秀”。一个“雄”字,描绘出了长白山的形象。在祖国人民的心目中,它是一座永远不倒的雄关,守卫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在长白山人的心目中,它是安身立命的恩赐者和保护神;在吉林人民的心目中,它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好汉。长白山神,满族谓“撮合占爷”,书写为“超哈瞒尼”或“超哈贝子”,意为战神或武将军。它的图像是一个骑在骏马上的勇士。总而言之,质朴豪迈、博大宽容、舍命求生、自强不息、临危不惧、勇于抗争的气质与精神,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