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灿烂民间文化薪火相传

2012年06月15日 01:51 三峡宜昌网

6月9日,是全国第7个“文化遗产日”。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展演在夷陵广场举行,广场上人山人海。据了解,目前宜昌市拥有世界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一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18项,省级项目38个,数量居全国、全省前列。这些文化遗产,见证了宜昌灿烂的文化。

文化交汇地盛产文化

宜昌上连川蜀,下接荆楚,是巴文化和楚文化交汇地。宜昌自古不仅是楚文化的摇篮,也是巴文化的发祥地。宜昌以屈原故里、大三峡、清江流域和沮漳流域为四大载体,楚文化、巴文化、大川文化,在这里交汇融合。

三峡民俗文化种类繁多,广大民众历史文化传承意识很强,长期以来,民间文化的保护自发形成,相互传承蔚然成风。目前,宜昌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国家级有18项,分别是秭归故里端午习俗、下堡坪民间故事、兴山民歌、枝江民间吹打乐、土家族撒叶儿嗬、宜昌丝竹、青林寺谜语、屈原传说、王昭君传说、都镇湾故事、江河号子(长江峡江号、秭归船工号子)、宜昌堂调、南曲、薅草锣鼓、远安呜音、土家族打溜子、当阳庙会、嫘祖庙会。

“中国谜语村”在宜昌

从宜昌驱车40公里,来到宜都市高坝洲境内,这里青山绿水,环境迷人,文化历史悠久。走进青林寺发现,这里人人能说谜语,全村上下,不论男女老幼,随时随地都能相互比试自己的得意之作。据村里老人说,过去,村里掌握谜语30至100则的占两成,100则以上的占一成,掌握最少的也能说上10个以上的谜语。

据考证,明末清初以来,青林寺说谜语成风,几乎每个人都是一位出色的民间艺术家,白须过膝的老者喜之,略带野性的村姑爱之,憨态可掬的娃娃诵之,全村上下,无论男女老幼,均是承传猜射的好手,或喻物、或抒情、或写意;或田边、或地头、或闲聊,一射一猜,有板有眼,射者尽施手段,猜者各领风骚。

青林寺因猜谜语成名。2002年7月,湖北省文联组织专家、学者反复论证后,将青林寺村命名为“湖北省青林寺谜语村”,同年被湖北省文化厅命名为“湖北省民间、艺术之乡”;2003年被中国民协命名为“中国谜语村”。2006年5月20日,青林寺谜语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土家跳丧跳成全国健身舞

2000年10月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这样描述:“当众多的进口娱乐性舞蹈风靡一时之际,重峦叠嶂中的巴山舞却占据了那么多朴实的心灵,这种文化景观,带给人们许多思考,至少,它开拓、展示了一片独特的审美领域。”从此,长阳流传千百年的跳丧舞土家族撒叶儿嗬改成广场健身舞,广泛传播到全国。这个编舞者就是长阳土生土长的舞蹈家,被誉为“长阳巴山舞”之父的覃发池。

这位曾任长阳歌舞团团长、文化馆馆长的老人在接受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采访时介绍,巴山舞来源于土家族撒叶儿嗬,经过几代人努力,他对其进行了系统的改造,保存跳丧舞原有的歌、舞、鼓、乐的形式,鲜明的节奏以及粗犷、原始、古朴、豪放的风格外,根据时代特点进行了创新,成就了巴山舞。

据长阳老人陈中百介绍,土家人跳丧土称“撒叶儿嗬”,是清江流域中游地区土家的一种祭祀歌舞,又叫“打丧鼓”、“跳丧鼓”、“跳撒叶儿嗬”等,已有几千年历史。过去,土家人跳丧在孝家堂屋内所设的灵堂里进行。灵柩的左侧,放着牛皮大鼓。站在棺材左侧击鼓叫歌的男人,俗称“掌鼓师”。掌鼓师击鼓叫歌领唱,舞者边舞蹈边唱和,歌者和舞者又被统称为“歌师傅”。舞者在堂前的空地上,每两人一组对舞并接歌合唱。一般为二人或四人同跳,人多时灵堂前位置不够,可延伸至大门外的院子里跳。掌鼓师所唱的曲谱,都是当地人熟悉的民歌调。掌鼓师可按历来流行的内容唱,也可以临场即兴发挥。

宜昌有个故事乡“下堡坪”

长江西陵峡北岸的崇山峻岭间有个这样的乡村——夷陵区下堡坪乡。自古以来,这里风光秀丽,人杰地灵,历史文化积淀十分丰厚,特别是民间故事驰名大江南北,全乡到处都有神话传说、民间笑话、生活故事。这里有一批民间故事传讲人,长期活跃在田边村头。特殊的地理、经济、文化和历史条件构成了当地民俗民间文化生长和传承的特殊环境,因而民间文化积淀十分丰厚。

据李发刚教授介绍,千百年来,下堡坪乡流传着2000多个民间故事,乡里绝大部分的人都能讲故事。据调查,下堡坪乡及周边流传的民间故事有2000多个。这里能讲50个故事以上的有100多人,其中能讲100个故事以上的有20多人,能讲200个故事以上的有4人。其中,该乡谭家坪村农民刘德方老人,今年74岁,从小喜欢听故事、讲故事,经过几十年积累,能讲400多个故事,且能传唱100多万字的山歌、薅草锣鼓歌、丧鼓歌、花鼓戏和皮影戏,被授予“中国民间故事家”称号。

据刘先生介绍,明清时期,下堡坪乡农民在农闲时,几乎每个村子都要自发举办故事会。一个农家小院内,几十个村民围坐一起,各自讲自己听来的故事。讲得好的,大家一起鼓掌,讲得不好也没人笑话。并且讲完后,大家再一起进行评论,或发纪念品。渐渐地,各个村子涌现出一批“民间故事家”。这些人大多都没读过多少书,这些故事都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也有些是后人根据以前的故事梗概进行了改编和再创作的。就算在农忙时,下堡坪乡的人也不忘讲故事消遣消遣。比如在采茶时,累了,人们就会要求“故事家”给大家讲一段故事。在谈笑声中,疲劳不知不觉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