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足道教石刻中的女神造像

2012年06月26日 02:38 中国民族报

重庆大足石刻蕴涵着深刻的宗教文化,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大足道教石刻,以其丰富的道教内容、精湛的雕刻技艺,在国内石窟艺术、道教文化等方面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现以其中的女神造像作一简析,以窥其一斑。

造像题材丰富,艺术水平精湛

重庆大足道教石刻中的女神造像,以其在龛窟中所占的地位,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女性神为主体的造像龛。大足南山石刻第4号三圣母龛,高3.15米,宽2.75米。龛内主像为三圣母,中像为注生后土圣母,注生后土圣母左右两侧各有一圣母。龛左壁立有一神像,顶盔着甲,颇有正义凛然之威风、决不徇私之气度。该神像左下方有二男供养人像。龛右壁下内立有一女像,金钗霞帔,飘带飞拂,其上右侧阴刻牌位,上刻“九天送生夫人”。该龛的开凿年代大约为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1162年),是大足道教石刻造像中的精品之一。在艺术风格上,造像刀法方硬之中颇见力度,线条干净简练。

大足舒成岩石刻第1号淑明皇后龛,高1.62米,宽2.5米,开凿于南宋绍兴二十三年(公元1153年)。龛内主像为淑明皇后,端坐于龙头靠椅上,头戴凤冠霞帔,耳垂珠珰,身着圆领朝服,双手笼袖内置腹前,胸部束带垂于足间,两足着靴,放于踏几上。该像显得高贵而典雅,颇具古代帝后仪范。在主像两侧各立有一男侍者。淑明皇后系道教尊神东岳大帝之妻。在该龛旁边另有一龛同期的东岳大帝造像,二者分居两龛,显示出道教女神地位的独立性。

另一类是与其他道教男性尊神同处于一龛,女性神在龛窟中或与男性神共同成为造像主像,或在其中不占主要地位。大足南山石刻第5号三清古洞,系道教斋醮活动的一个重要场所。主像为三清尊神,两旁有四男二女的“六御”造像。洞内还刻有天尊赴会图、三百六十应感天尊、黄道十二宫等。由此可见道教女性神在整个道教神灵体系之中的地位。大足石门山石刻第11号东岳大生宝忏变相龛,龛内主像为东岳夫妇,两人端坐于龙头靠椅上,踏于方形四脚踏几上。

在道经中常被描述的诸多玉女,更成了大足道教石刻造像中普遍的题材。在道经中,有大量描述玉女的文字,如《高上玉皇本行集经》言:“……是诸玉女,颜容姝妙,端丽奇特。天珍异宝,庄严身相。言音清澈,众所乐闻。如是诸女,其身复出微妙解脱自然之香,是香芬馥,周遍诸天极妙乐土,及诸天地,一切福地,一切福处,六道一切众生,闻是香者,普蒙开度……”大足舒成岩石刻第5号玉皇大帝龛中一“玉女”,面形端庄,眉目秀丽,神情高雅脱俗,充分表现出玉女的身姿与神情,衬托出天帝玉皇的威严。

从上述可见,大足道教石刻中女神造像题材丰富,艺术水平精湛。

造像体现尊重女性的道教文化特色

道教以追求长生成仙为其特色,在诸仙之中,女性神仙为数不少,这其中有地位显赫的尊神,如无生老母、西王母、后土女神、斗姆元君、上元夫人等,有对民间产生极大影响的妈祖女神、碧霞元君等,有与女性息息相关的九天卫房圣母元君、九天送生夫人等,有神话色彩浓厚的九天玄女、蚕女等。这些女神的传说,对于我国古代文学艺术的创作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甚至道教人士还有专门讲述女神仙的专著,即唐末五代著名道教学者杜光庭的《墉城集仙录》(该书记载了道教女神仙37位)。

大足道教石刻丰富多彩的女神造像,为我们了解道教文化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如大足南山石刻第4号三圣母龛,对我们了解后土信仰在宋代的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后土信仰在我国起源很早,历来就有皇天后土的说法。不过在早期的信仰中,作为后土神的因素很多。隋唐以后,后土神逐渐演变为女神,并成为道教神系“四御”之一,执掌阴阳生育、万物之美与大地山河之秀。

到了宋代,后土信仰尤盛,据《宋史·真宗纪》载,宋真宗就曾封禅后土,还设后土圣母像。宋人笔记中关于后土神的记载亦颇多,甚至宋人叶梦德《避暑录话》(下)对后土神像为女像作了批评:“唐人至有为后土夫人传者,今所在多有为后土夫人祠。而扬州尤盛,皆塑为夫人像,流俗之谬妄如此。”可见宋时对于后土作女像似乎还未成为共识。不过,我国现存年代较早的后土像已不多见,因而,大足石刻后土造像为我们提供了研究宋代后土信仰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

大足南山石刻第4号三圣母龛的另一个特点,是对考察道教生育神信仰有着重要的价值。该龛中的注生后土圣母,无疑是生育神职能的延伸,从大地之母演变为人的生命之母。根据道经《元始天尊说东岳化身济生度死拔罪解冤保命玄范诰咒妙经》来判断,三圣母龛主像两侧的造像应为卫房圣母和保产圣母。因此,该龛造像的生育神灵相当齐全,从注生、卫房、保产,到监生、送生等,这对于我们了解后世道教相关神灵的发展变化是较早的图像化资料。

在同时期的大足佛教石刻中,对女性形象的表现以女性化的菩萨和一些女性的侍者为主,而道教却直接地表现出女神的形象,由此可见其鲜明的文化特色。

具有很高艺术性的大足道教石刻女神造像,其虽为神,但其形象仍不脱离现实,正如有学者所说:“南山的注生后土圣母,舒成岩的淑明皇后,三清古洞中的元君,颜容美丽端庄,衣饰鲜艳华丽,其形象无疑是脱胎于宋代现实社会中青年后妃的形象。”而这种宗教神灵取材于现实的做法,会对信众的生活产生影响。事实上,大足道教石刻的开凿中,女性信众起到了较为重要的作用,这可从石刻铭文以及供养人造像得知。

在我国道教石刻本身就少的情况下,大足道教石刻保留着如此众多的女神形象,为我国道教文化艺术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也为了解和研究道教文化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资料,由此也可凸显道教文化的一个重要特色——对女性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