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总司令月下追“韩信”

2012年06月11日 02:22 人民网

第一次反“围剿”,红军在龙冈缴获国民党第十八师一部无线电台,同时俘获十多名电务人员,为红军建立无线电通讯事业创造了条件。但由于战士们看到电台很稀奇,一些新战士用脚去踢,结果把发报机踢坏了,收报机则无损,实际只缴到半部电台。朱总司令得悉后非常生气,严厉批评这几个战士,下令各部队今后凡缴获电台和贵重物品,一律不许乱动,妥为上交。

1931年1月3日,红军挥戈东指,连续作战,在宁都县东韶消灭国民党谭道源第五十师一半,残敌闻风北逃。这次战斗又缴获一部15瓦电台,但机务、报务人员混在3000多俘虏兵里,正在排队领取3块银元路费和一张路条陆续释放回家。黄公略军长看见这部完好的电台十分欣喜,可是没有俘获电台人员又深感不足,就对朱总司令说:“无线电这门新科学,一般人干不了,只有专业人员才会使用。”朱德充满信心说:“是的,无线电是红军的‘心肝宝贝’,我们一定能够掌握它。现在有王诤等人会使用,这还不够,还要俘获更多的电台人员,运用党的统战策略,把人才留住,为红军服务。”

正在谈话之际,朱德警卫员小张忽然想起有个电台内行,还在俘虏兵里领路费,便告诉总司令。朱德兴奋地站起来说:“哦,你怎么早不说呢?快去请他来谈一谈。”半小时后,警卫员回来报告,说此人叫谭道清,是国民党第五十师师长谭道源的同族兄弟,怕红军不要他,已领路费走了。朱德饶有兴趣地说:“西汉初期,有‘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今天正好是农历十一月十五,月光皎洁,满天星斗。我们为了创建红军电台,也应该月下追谭道清呀!”警卫员劝总司令不要亲自去,由他们去追就行。朱德忙说:“那怎么行呢?谭道清若真是一位无线电重要人才,我星夜亲自去追,就能体现红军对他的诚意,况且谭道清怕我们株连他而不愿留下,我更要亲自去追,当面向他宣讲红军优待俘虏的政策,要他解除顾虑。”说完,立即带人骑马去追。追到第一站时,哨兵说:“谭道清已离开这里快两个时辰了,要追上有困难。”朱德说:“红军字典里没有‘困难’二字,我们一定要请回谭道清。”于是又追了几站,终于在巫江边追上了谭道清,这时已是月斜更深了。谭道清得知红军总司令亲自赶来请他回去,感动得热泪盈眶,一再向总司令表示深深的敬意。

然而,由于谭道清的出身历史和社会关系比别人复杂,迟迟拿不定主意,心有余悸。朱德见状,便苦口婆心地对他耐心说服道:“红军是为工农求解放的,不要看红军缺乏现代装备,无论大小武器,凡是白军有的,红军也会有,敌人会给我们送来。我们准备成立一支红军无线电队伍,原十八师的电台报务员王诤,就在龙冈表示,愿为红军电台效力。至于红军技术人员不够,我相信今后会有人从白军中陆续过来。任何事情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而发展起来的。”

谭道清聆听此番开导后,对红军的胜利、红军的政策和红军的发展前景,已经深信不疑,可就是不舍得离开谭道源这位同族师长和当前的优裕生活。

朱德见他犹豫不决,便进一步劝告说:“我们清楚地看到,谭道源是个胆小怕死的人,今天他被消灭了半个师,丢下东韶拚命逃跑,这样的师长在蒋介石面前,肯定没有好下场。你必须丢掉幻想,与他划清界线,回到人民中来。这次你们完整无缺地把电台留给了红军,立了大功,红军决不会亏待你们。”接着朱德又深情地把朱毛最新决定告诉他:“红军的政策是,对被俘人员有技术专长的官兵一律优资录用,每月享有比普通干部战士优厚多的工资待遇,即按你们军衔,每人每月付给上尉80元,中尉60元,少尉40元,准尉20元。”

谭道清第一次听到共产党有如此好的政策,而且这话是红军总司令亲口说的,于是顾虑全部打消,对国民党的反共宣传再也不相信了。他向总司令深深鞠躬,愿意跟共产党走,愿意当红军。他说:“我是一个搞过多年无线电技术的机械师,我愿跟王诤一起工作,弃暗投明,为红军建电台立新功,为红军官兵培养机械人才。”

经过朱德再三促膝谈心,这位电台机械师终于争取过来了,愉快地跟随总司令披星戴月,爬山涉水,返回东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