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夏日去哪儿避暑:洗澡堂子最实惠

2012年06月13日 03:02 北京青年报

仲夏苦夜短,开轩纳微凉。

把时光转到南宋,同样是过夏天驱暑热,南宋人的办法倒是花样百出,绝不是开窗户纳凉这么简单。他们除了吹风扇(一种风能的扇车)、吃冷饮冷食(南宋此类饮食品种很多)之外,还喜欢走出家门,到广阔天地之间,大有作为地寻觅清爽的凉意。您可能会说,这有什么稀奇?不就是“在乎山水之间也”吗?

洗澡堂子最实惠

酷夏时节,稍微在烈日之下活动一下就会满身臭汗,所以,夏天洗澡冲凉是人们每天必做的事情之一。既然洗澡是必需的,那就顺带着消暑吧。尽管南宋时期,不少贵族家庭已经设置了浴池,但那毕竟是奢侈物件,普通人家还是要去公共澡堂子去洗的。譬如朱熹,算是当时达人了吧,依然要到外面去洗澡。

在南宋,公共澡堂子收费很便宜,每人次约两文到四文小钱不等,当然温泉浴就非常贵了,一般老百姓也不会去。据有些笔记记载,南宋的老百姓在夏天只要一进澡堂子,那算是逮着便宜了,惬意地长时间沐浴在凉水中不肯出来,令许多澡堂子老板头疼不已:里面人满为患,门外还排着长龙似的队伍在等着。有人写打油诗说笑:本来身无垢,只因水清凉,东家嫌客燥,频催欲换汤。笑死人了!

冰井小酌似神仙

这是士绅或冰井管理员才有的乐趣。南宋朝廷沿袭北宋旧制,在各路(省)设有“冰井务”,专门负责藏冰雪和研制解暑降温的冷食品工作,每到夏天还负责分赏给大臣们。而一些有条件的士绅家庭,则有冷藏室,即在地下挖地窟藏冰。那个时候,你再有钱,也没地儿买空调去,所以,冰井或冷藏室就成了这些人的天然空调间。

南宋末年赵以夫有词曰:“凉馆熏风透。冰盘快剥轻红。”说的就是一帮人在冷藏室(凉馆)聚餐的情形,一句“熏风透”让人顿感后背凉爽无比。因为是在冷藏室里,所以连水果都是新鲜的。南宋袁文在《瓮牖闲评》中写道:“自古藏冰盖有用也,见于周礼并诗。至本朝始藏雪。今余乡亦能藏雪,见说初无甚难,藏雪之处,其中亦可藏酒及柤梨橘柚诸果。久为寒气所浸,夏取出,光彩粲然如新,而酒尤香冽。”你看,酒是冰镇香冽的,水果是粲然如新的,所以,赵炎亦羡慕:这小日子不比神仙还美?

他们在里面避暑爽呆了,外面的人咋办呢?只好捡瓜落儿沾光“冰井频窥爽发肤”,偷偷看看也感觉凉快,值得。

大家齐做“蹭风族”

听说过有吃饭不掏钱的蹭饭族,没听说还有不想掏钱的“蹭风族”,可南宋时就有,且人数众多。

夏日炎炎似火烧,若有凉风徐来,当然感觉佳妙。但自然风毕竟不是想来就来的,有一种风却经常有,那就是茶馆酒楼等营业场所的“水激扇车”所吹的风。南宋时的“风扇车”可能已经走进更多的家庭之中,但并非大规模普及,而茶馆酒楼是一定有风车的。如王镃有《暑夕》诗曰:“朱门正役风车苦。”程垓有《浣溪沙》词曰:“闲倚前荣小扇车。”均说明其普及范围并不大。老百姓想享受清凉舒适的风,只能去蹭,做个“蹭风族”。

据史料记载:理宗时,临安“暑毒方甚,众纷至茶肆处,门前水激扇车,风猎衣襟。四隅积水成帘飞洒”,甚至还有“行人未至心眼开”的。这是一个什么景象?像不像今天一些人爱在夏天去泡大商场?因为大商场里有中央空调。今人蹭大商场的空调,南宋人蹭茶馆酒楼的风车,大哥莫笑二哥,半斤八两差不多,都是一般的“蹭风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