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评点商纣王:能文能武并非十恶不赦

2012年06月15日 03:13 中国网

评点商纣王

商朝为什么叫“商”朝呢?是因为有了商品生产,这是郭沫若考证出来的。把纣王、秦始皇、曹操看做坏人是错误的,其实纣王是个很有本事、能文能武的人。他经营东南,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纣王伐徐州之夷,打了胜仗,但损失很大,俘虏太多,消化不了,周武王乘虚进攻,大批俘虏倒戈,结果使商朝亡了国。史书说:周武王伐纣,“血流漂杵”,这是虚张的说法。孟子不相信这个说法,他说:“尽信书,不如无书。”

——摘自毛泽东1958年11月读斯大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的谈话(见陈晋主编《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第1158页,广东人民出版社,1996年7月版)

为什么纣王灭了呢?主要是比干反对他,还有箕子反对他,微子反对他。纣王去打徐夷(那是个大国,就是现在的徐州附近),打了好几年,把那个国家灭掉了。纣王是很有才干的,后头那些坏话都是周朝人讲的,就是不要听。他这个国家为什么分裂?就是因为这三个人都是反对派。而微子最坏,是个汉奸,他派两个人作代表到周朝请兵。武王头一次到孟津观兵回去了,然后又搞了两年,他说可以打了,因为有内应了。纣王把比干杀了,把箕子关起来了,但是对微子没有防备,只晓得他是个反对派,不晓得他通外国。给纣王翻案的就讲这个道理。纣王那个时候很有名声,商朝的老百姓很拥护他。纣王自杀了,他不投降。微子是汉奸,周应该封他,但是不敢封,而封了纣王的儿子武庚。后来武庚造反了,才封微子,把微子封为宋,就是商丘。

——摘自毛泽东1959年6月22日同吴芝圃等人的谈话(见《党的文献》1995年第4期)

解析:指出殷朝最后一位君主帝辛(即商纣王)征伐和经略东南,被周武王从西北面乘虚而入,是郭沫若根据甲骨文及史书零星记载的一个独到见解。后来翦伯赞等史学家也沿用其说。毛泽东接受了这个创见,肯定纣王“把东夷和中原的统一巩固起来,在历史上是有功的”。

纣王的名声向来不好。周朝以后的史书,视之为“万恶无道”的人。究其原因,据郭沫若的分析,主要来自周武王伐纣时的两篇檄文式的文章,即《尚书》中的《泰誓》《牧誓》。像后者说:“今殷王纣唯妇人言是用,自弃其先祖肆祀不答,昏弃其家国;遗其王父兄弟不用,乃唯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长,是信是使,俾暴虐于百姓,以奸轨于商国。”这本来是为了兵出有名的政治宣传。所以郭沫若在《驳〈说儒〉》中说后人是“深受了周人的宣传的毒”。

1958年10月,在第一次郑州会议上,毛泽东指出,“把商纣王、秦始皇、曹操看做坏人是错误的。”他说,史书上把纣王描写得如一个青面獠牙、十恶不赦的恶人,太过分了。连孟子也为他打抱不平地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桀纣之恶未有为此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均归焉。”纣王宠爱妲己、剖开比干心,这两件坏事,使他得到了一个大暴君的恶名,于是天下之恶就都归结到纣王头上了,好像他什么善事都没有做。其实纣王这个人聪明能辩,尚武能文。他打起仗来是很有英雄气概的。商朝晚期,江淮之间的夷人强盛起来,威胁商朝,纣王的父辈曾经几次对东夷用兵,获得了胜利,但没有击退东夷向商朝的扩张和冒犯。纣王当政后亲率大军东征夷人,打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胜仗,俘虏了“亿兆夷人”,由此击退了东夷的扩张,保卫了商朝在东南方的安全。而且纣王尚武能文,他对东南的经略,使中原文化渐渐发展到了东南,这对我国历史是有贡献的。毛泽东说,商朝这个词就是做生意的意思,它标志着商朝已开始有了商品贸易,到纣王时已成为当时最富强的、文化程度最高的奴隶制国家。

对于纣王亡国的教训,毛泽东认为,一是纣王对周文王、周武王励精图治、吸纳商人文化,促进周朝社会的发展,积极准备推翻商朝的统治,完全丧失了警觉性。他根本不听商朝大贵族微子、箕子和王子比干的不断进谏,结果,比干被杀,箕子被囚禁为奴,微子见势不妙逃走了。纣王陷入了众叛亲离的境地。一是纣王不会做俘虏工作,把大量战俘集中于京畿;而周人在纣王的战俘中却做了卧底工作。当周武王率领的大军距离商都70里的地方,商王宫廷才得到消息,赶忙停止为庆祝胜利而举行的歌舞和酒宴,开始讨论应敌的策略。这时商朝的主力军还远在东南战场,一时征调不过来,纣王只能把大量东夷战俘武装起来开向前线。结果,俘虏纷纷起义,掉转矛头,联合周军进攻商纣。纣王见大势已去,登鹿台自焚而死。“纣克东夷而殒其身”,这就是商朝的结局,纣王的悲剧。

评价历史人物,主要看他的大方面,看主要点,看他在历史进程中的实际行为。这是毛泽东的一贯看法。因此,历史上常常受到非难的人,除纣王外,还有秦始皇、项羽、曹操、武则天等人,毛泽东总是愿意列举出他们好的一方面来,为他们翻案。但这种翻案,绝对不是随心所欲、主观臆断的,总是有历史根据的。就拿评价商纣王来说,毛泽东说纣王是“尚文能武”、“很有本事”的人,这个看法就有依据。在《荀子非相篇》中,说纣王“长巨姣美,天下之杰也;筋力超劲,百人之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