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谋杀了宋教仁?真凶原来是陈其美

2012年06月18日 03:07 北京晚报

1913年3月20日晚上10时40分,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被凶手武士英从背后开枪暗杀。宋教仁案和接踵而至的“二次革命”是辛亥革命失败的标志。究竟谁是谋杀宋教仁的幕后元凶?作者研究认为,在杀手武士英的背后,具体执行暗杀行动的是国民党方面的吴乃文、陈玉生、冯玉山、张汉彪等人,而幕后操纵一切并嫁祸于人的真凶是前沪军都督陈其美。

2005年,已经退休的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老同事陈美英女士,转送我几张与洪深相关的老照片。我把这些老照片拿给山东画报出版社《老照片》主编冯克力先生,他约我依据这些老照片写一篇文章,介绍一下洪深的影剧传奇。这篇文章至今也没有能够写作完成,反而由洪深的父亲、既是内务部秘书又是青帮“大”字辈大佬的洪述祖,牵扯出了一直以讹传讹的宋教仁案。

在执笔写作过程中,除了查阅相关资料文献之外,芦笛、张永、廖大伟等人的既有成果,曾经给予我非常有益的启发。只是这些成果大多数基于逻辑推理,而没有形成一条完整确凿的证据链条。在相当长的苦闷纠结过程,前沪军都督陈其美的谍报科长应夔丞下属的一级科员吴乃文,有一天突然像闪电一样击中激活了我的中枢神经,围绕宋教仁案的一切谜团,因此迎刃而解——

1913年3月20日晚上10时40分,国民党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在上海沪宁火车站准备乘车时,被凶手武士英从背后开枪暗杀。陪同武士英实施暗杀行动的,是国民党方面的吴乃文、陈玉生、冯玉山、张汉彪。到火车站为宋教仁送行的,是国民党方面层级更高的吴颂华、拓鲁生、黄兴、廖仲恺、于右任、吴乃文、冯玉山、陈玉生等人,在安排武士英充当谋杀凶手的同时,还预先安排了到公共租界巡捕房举报应夔丞的虚假线人王阿法。负责制定这项暗杀计划的最高层级的犯罪嫌疑人,是应夔丞、吴乃文、王金发、陆惠生等人的共同上司、前沪军都督陈其美。

就是这样一桩并不十分复杂的刑事案件,通过国民党方面嫁祸于人的宣传造势,直接挑起发动了号称“二次革命”的国内战争。由于军政实力过于悬殊,“二次革命”很快像落花流水一般归于失败。流亡日本的孙文在陈其美等人支持下,另行创建中华革命党。宋教仁主持缔造的在民主宪政的制度框架内从事非暴力的议会选举、阳光参政、彼此合作、依法竞争的现代议会政党国民党,被彻底断送。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宋教仁案,也因此被人为中止,后来更被充满党派偏见的各类写手以讹传讹地反复改写。

1916年5月18日,宋教仁案的第一嫌疑人陈其美,惨死于张宗昌、程子安等人组织的另一场暗杀行动。涉案的张宗昌是与陈其美有着多重恩怨的青帮大佬李征五的老部下,程子安是曾经被陈其美牺牲出卖过的张秀泉、韩恢、胡侠魂等人的老部下。或直接或间接参与宋教仁案的陈其美、李征五、应夔丞、洪述祖、袁克文,都是当年已经为数不多的青帮“大”字辈的大佬级成员。

我研究宋教仁案的最初成果,是发表于台北《传记文学》2008年2、3月号将近4万字的长文《国民党与宋教仁案》。文章发表后,通过网络读到思公的搜狐博客,从他的系列长文《宋教仁谋杀之谜》中,我进一步坚信了自己的学术判断。随后见到本名彭红的思公本人,围绕宋教仁案,我们曾经反复交流过心得体会。

在长达七八年的时间里,我几乎穷尽了自己所有的精力和财力,在全国各地寻访搜罗与宋教仁案有关的图文资料和实物遗迹。2010年,我赶在辛亥革命100周年前夕,在台湾出版《悬案百年:宋教仁案与国民党》一书。由于种种原因,这本书的大陆版一直拖延了将近两年时间,这种拖延,反而给我留足了充分思考的余地。正是在此基础上,我删除了《悬案百年:宋教仁案与国民党》中不必要的议论性文字,又查找添加了一些关键证据,从而形成关于这一历史悬案更加完整的证据链条。摆在读者面前的这本《谁谋杀了宋教仁》,堪称是台湾版的第二代升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