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周灭亡的预言:檿弧箕服,实亡周国

2012年06月19日 04:32 人民网

【谣谶】

月将升,日将浸;檿弧箕服,实亡周国。——《国语·郑语》

【释义】

月亮将高升,太阳将浸没;那卖桑弓、箕箭袋的人,就是使周国灭亡的人啊。

讲这个故事之前,倒是道家的经典之一《列子·仲尼》篇中一则关于帝尧的童谣值得一提。它大约是这样的:“立我蒸民,莫匪尔极。不识不知,顺帝之则。”这首童谣乍听之下好像是给帝尧歌功颂德的:帝尧啊,为了我们普天之下的老百姓啊,没有哪一件事他不是做得好到了极点啊;这样的话,我们是不需要自己动脑筋、想主意的啦,也不要无端揣度尧帝的意图啦,只要照着他的老规矩办就是了啊。

其实,这则童谣寄托了人们的一种安享太平的政治理想,它应该是后人为追思先王的德政而作的,其中虽不免有夸大之词,可是却代表了人们对于“盛世”的深深的向往之心。然而,当人们对统治阶级的统治产生不满、抵触情绪时,童谣表达的内容就可能截然不同了,其意是借用童谣敲打敲打那些作威作福的“肉食者”。

《东周列国志》版画之周宣王闻谣轻杀图。周宣王听到“檿弧箕服,实亡周国”的童谣后,开始捕杀卖桑弓、箕箭袋的人。先秦时期史学经典之一的《国语·郑语》中,记录了西周时代周宣王在位时期的一则童谣:“檿弧箕服,实亡周国。”这话虽然有些夸张,未必可信,可是毕竟听起来不那么让人舒服。据说这童谣的前两句是这样的:“月将升,日将浸”,按照这句的理解应该是阴盛阳衰,有女祸的征兆。周宣王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派人到街上去搜捕那童谣中所传唱的卖桑弓、箕箭袋的人。也不知是谁这么缺德,制造了这样一则谣言,可怜那些卖桑弓、箕箭袋的人啊,一时间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他们认识到,杀他们是不需要理由的。逃跑!逃得离京师越远越好!至于那些没来得及逃掉的,自然是被抓住“咔嚓”了。杀光了所有卖桑弓、箕箭袋的人,这下大周王朝可以江山千年永固了吧?然而,让人怎么也想不到的是,最后这童谣竟还是奇迹般地应验了,这究竟是为何呢?

事情还得从夏王朝末年的传说说起,褒地的神突然出奇地化作了两条龙,后降于夏朝的王庭,盘桓不去,并且嘴里还说道:“我们两个是褒国的二君。”有两条大怪物一样的东西整天盘踞在自己安身的地方,谁能受得了啊。于是夏朝的王后便出面应对这件棘手的事。这夏后想卜卦求得一个解决之策,先是卜得“杀”、“驱”、“留”三种方案,都不吉利;后来再卜,竟得到“神示”--如果收集到龙的唾液而加以珍藏,就可保吉利。对啊,龙这东西可是大大的吉祥之物啊。

于是夏后就命人照着“神示”做了,最后用一个结实的柜子将收集到的龙涎密封,并放到一个安全的角落看管起来,不许任何人动它。就这样几百年竟过去了,这个神奇的柜子后来就传到了周王朝的王庭里。估计很多人都知道这是个吉祥之物,是镇庭之宝,所以没有将它遗失。

后来,周朝的江山轮到刚愎自用、宁死都不肯纳谏的周厉王来坐了。有一天,穷极无聊的周厉王不知吃错了什么药,非要把那个柜子打开,谁劝也不行,于是柜子就被打开了。顿时,龙涎破柜而出,流了王庭一地,怎么也没法除掉。着急上火的周厉王竟突发奇想,让宫中的女人们都脱光了衣服呼叫鼓噪,想把这灵物羞得自个儿缩回去。没想到这一招果然发挥了作用,只是这龙涎又顿时化为一只“玄鼋”--大约像一头黑色的乌龟模样的东西,也不是寻常之物啊。这只玄鼋被羞臊得慢慢爬进了王宫大殿中。宫中有一位当时还只有五六岁的小姑娘一不小心碰触到了这只玄鼋,当下没有什么反应,可是谁想时隔十年以后,玄鼋早已不知去向,这个女孩竟未婚而有了身孕。

这时候已经到了周厉王的儿子周宣王时代。那个神奇地怀了孕的女孩,最后生下了一个女婴,她心里非常害怕,于是将这个女婴设法丢弃到了宫外的树林中。正是“无巧不成书”,当时正是周宣王在全国抓捕“檿弧箕服”的时候,有一对卖桑弓、箕箭袋的夫妇正在连夜逃跑的路上,忽然听到了树林中传来婴儿的啼哭声。两人顺着哭声找到了这个弃婴,并把她带回了自己的故国--褒国收养起来,而这个被母亲遗弃的女婴也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美女褒姒。

那么这又与西周灭亡有何关系呢?这还要从褒国的一位首领犯罪入狱说起。原来,当时褒国的首领不知什么原因得罪了周宣王,就被抓起来关进了大狱,估计死多活少。当时已经是周幽王时代了,而这位入了狱的褒老先生正在左思右想脱身之策。恰好当时那个弃婴褒姒已经长大成人,出落得非常漂亮,成了褒地家喻户晓的美女。褒国首领自然也耳闻了她的大名,于是把她买来加以调教,然后进献给极好美色的周幽王以赎罪。结果,献美女这一招果然奏效,幽王一见褒姒就彻底地被她的惊人美貌给迷住了。后来,褒姒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姬伯服。周幽王爱屋及乌,要立姬伯服为太子。但是他已经立申王后所生的儿子姬宜臼为太子了,而且申王后还是申国的公主。周幽王不顾众臣反对,一意孤行废黜宜臼,更立姬伯服为太子,还顺便废黜了王后申氏,改立褒姒为王后。不久申氏就被迫害致死,姬宜臼赶紧逃亡申国,投靠外公申侯去了。

周幽王对褒姒宠爱有加,总想变着法地讨取美人儿的欢心。不知为什么,美女褒姒天生就有一个奇怪的特点——不爱笑,是个彻头彻尾的冷美人儿。这也容易理解,褒大美女出身不凡,所以一切个性就自然奇特。只是,这一下可把周幽王给急坏了,他想要是能博得自己的美人儿一笑那该是一件多么有成就感的事情啊。他于是就下令悬赏千金,让自己的臣民们都出来帮他拿个好主意。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当然也就不乏脑瓜活络些的“智者”。有一个人竟破天荒地想到了用“烽火戏诸侯”的办法来引褒美人一笑。烽火是专门用来传达危险军情的,也就是说,一旦都城镐京遭到攻击,马上在烽火台上燃起烽火,各地诸侯看到就知京师有变,立马率师勤王。由此可见,乱点烽火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谁敢谎报军情,那是要军法从事的。估计出这个主意的人有些没脑子,要是换了个明白的君主,单凭这个馊主意,他的脑袋也得搬家。可是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周幽王比他还没脑子,能让美人一笑,戏诸侯算什么!于是周幽王郑重地吩咐:“赶紧把烽火给我点着,烧得越旺越好,必须让各路诸侯看到。”

手下人执行命令是一点都不含糊的,于是,烽火迅速地被点燃了。这烽火一着,就好比那个放羊的孩子大呼“狼来了”、“狼来了”一样。不知情的诸侯们,以为有敌人进犯国都,急急忙忙地往国都这儿赶。可是,当他们急如星火一般地赶到国都城下时,却根本没有发现一个敌人的影子。大家很纳闷啊,怎么回事?烽火台失火了?不能啊!于是各路诸侯的军队也都跟着乱哄哄的,好像一群没头苍蝇似的乱冲乱撞……

这时候,周幽王正陪着他的褒美人坐定在国都的城楼上,尽情地欣赏城下乱作一团的可笑之状。或许当时的一幕真的是太好笑了,褒美人见此情状也忍不住竟笑了起来……

戏举烽火图,出自明·张居正《帝鉴图说》。周幽王为博美女褒姒一笑,举烽火谎报军情,戏弄诸侯,后来犬戎进犯,周幽王再举烽火,而诸侯援兵不至,周幽王被杀于骊山之下,褒姒亦被掠至荒蛮之地。褒姒的这一笑太迷人了!周幽王惊得简直合不拢嘴。只可惜这一笑还没有昙花开的时间长,周幽王还没明白咋回事呢,褒姒就吝啬地收回了笑容,又做回了“冰美人”。周幽王郁闷哪!美人不笑了,这可怎么办?接着点烽火吧!于是烽火一次又一次地被点了起来,诸侯一次又一次地赶来救驾。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后来诸侯们终于知道烽火台为啥总“失火”了,大怒,纷纷决定:不陪你玩儿了,你自己逗自己玩儿吧!

烽火戏诸侯,的确博得了褒美人的一笑,只是周幽王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的这一笑的确具有“一笑倾城国便亡”的特殊功效。原来烽火戏诸侯之时,周幽王的岳父、申国国君申侯也接到了烽火警报。按理说他也应该出兵勤王。正当他犹豫要不要去救那个害死女儿、赶走外孙的昏君的时候,其他诸侯又传来消息说并无军情,只是周幽王逗大家玩儿的。这个信息让申侯灵光一现,想到了一条报复周幽王的计策。他决定借机联合犬戎军队进攻首都镐京,为女儿报仇。

犬戎族的首领一听有打劫这样的好事,还有人给带路,自然大喜过望,连呼“同去,同去!”二话不说立马出兵和申国军队会合,浩浩荡荡地奔着周朝国都镐京杀去了。

当敌人云集到了国都城下时,周幽王张皇失措,赶紧命人点燃了报警的烽火,向拱卫都城的诸侯们再次大呼“狼来了”、“狼来了”。这一次“狼”是真的来了,而“赶狼”的人鉴于以往的教训却没有再来--最终,周都被攻破,犬戎大军杀入镐京后逢屋就烧,见人就杀。申侯本意只是借犬戎报复一下周幽王,顺便把他赶下台,让自己的亲外孙当周王,但没想到局势发展到他无法控制的局面,眼看着西周数百年的首都被劫掠后成废墟。

且说犬戎的人马像潮水一样涌进城来,出馊主意的那个虢石父被杀,司徒郑桓公拼死护卫着周幽王和太子姬伯服向骊山方向逃跑,希望能够在那与一两个诸侯的军队会合。结果路上被犬戎追兵赶上,郑桓公阵亡,周幽王、姬伯服被杀。褒姒则被犬戎军队抢到了犬戎所居的荒蛮之地去了,那叫一个命苦啊。

就这样,“檿弧箕服,实亡周国”的神秘预言应验了,存在了不到三个世纪的西周王朝至此戏剧般地灭亡了。但话说回来,如果把西周的灭亡归于“檿弧箕服”,那些卖桑弓、箕箭袋的人确实有些冤,就连褒姒也很冤,就如金庸先生在《鹿鼎记》中借韦小宝之口所说:“其实呢,天下倘若没这些糟男人、糟皇帝,美女再美,也害不了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