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运动史上最另类转会:金人掳走5名运动员

2012年06月20日 03:39 北京青年报

欧洲杯激战正酣,每个真正的球迷都不会错过“四年一次”的直播机会。作为足球起源地的中国球迷最苦恼的是要“倒时差”。古代中国球迷就不会有这个烦恼了,因为当年中国足球水平最高,不用看别人踢球。

先秦时是一项全民健身项目

古代中国人管足球运动叫“蹴鞠”,也称为“蹋鞠”。“蹴”、“蹋”都是用脚踢,“鞠”则是内有填空物的皮球——蹴鞠自然就是踢球。

古代中国人怎么想起了这项运动?有人说起源于提高士兵体能的训练手段,其实不然,应该是先有蹴鞠,然后才被军队借用的。

早在战国时期,足球已经是中国民间一项热门运动,特别是在城市里最受欢迎,这倒与今天一样。据《史记·苏秦列传》记载,当时著名的外交人士苏秦到地盘在今山东的齐国游说齐宣王,他看到都城临菑里是这样的一种场景:“临菑甚富而实,其民无不吹竽鼓瑟,弹琴击筑,斗鸡走狗,六博蹋鞠者。”

用今天的话来理解,苏秦所见的齐国都城居民过的都是小康生活,幸福指数很高,社会和谐,人人都在吹拉弹唱,斗鸡的,遛狗的,下棋的,踢球的……当时能见到的休闲项目,临菑人都在玩。他们踢的球,就是原始的足球。

蹴鞠在当时离临菑较近的楚地沛县一带也十分流行。刘邦在打下天下后,将其父亲接到都城长安(今西安)去享受太上皇的优裕生活,但老人家一点也不快乐,原来他习惯了老家的生活方式,喜欢斗鸡、踢球这些民间活动,不习惯皇宫里的高档娱乐。

由此可见,足球运动在先秦时代的中国,实已成为一项全民健身项目。

西汉球场两边各有六个球门

做了西汉开国皇帝的刘邦,其本人是“草根”出身,在老家时也喜欢踢球。他的这点儿喜好,直接让蹴鞠成为西汉的全国性体育运动,当然也是西汉皇家重要的娱乐项目。

如果要评对中国古足球运动发展作出杰出贡献的人物,刘邦当是最恰当的候选人之一。刘邦还专门在皇宫内规划了一座专业足球场,即所谓“鞠城”。在刘邦的影响下,此后西汉历代皇帝和包括太子党在内的贵族,都喜欢踢球。汉武帝刘彻、汉成帝刘骜还是资深球迷,时常亲自上场秀一把。

刘彻踢球时,还令其秘书(文学侍从)枚皋作《蹴鞠赋》助兴。刘骜踢球简直是玩命,朝臣担心龙体的安康,便劝刘骜不要再踢了,而用名叫“弹棋”的室内娱乐项目替代之。

汉代踢球有一套成熟的规则,东汉文人李尤《鞠城铭》中记载:“园鞠方墙,倣象阴阳,法月衡对,二六相当。”虽然只有简单的16个字,却如实记录了当时的球场:场地四周筑有围墙,球场东西向,呈长方形。

最有意思的是球门,两边竟然各有六个,即“二六相当”一说。当然,此球门与现代球门不同,仅是在地上挖个洞,称作“球洞”更形象,球踢进洞中即得分。相应地,守门员也各有六名,各自站在球洞前严防死守。这么说来,在西汉足球场上,光守门员就有12人,这恐怕是现代球迷难以想象的。

当时的球场上,两边也各有一名队长,双方推举出均认可的裁判员。可能是防止裁判员“吹黑哨”吧,要求裁判“不以亲疏,不有阿私”。当然球员也不能故意犯规,要“端心平意,莫怨其非”。

唐代足球至少有五种踢法

值得一提的是,原始足球在汉代被引入军中,当时的军事专家视之为“兵家伎巧”,是提高士兵体能的训练手段。刘向《别录》便称,“蹋鞠,兵势也,所以练武士,知有材也,皆因嬉戏而讲练之。”

汉武帝时的悍将霍去病,在远征匈奴时,军中一度缺乏粮饷,士兵个个饿得如霜打了一样,霍去病在战地上临时划了一块场地,带头踢起了球,以提振军心。

到了三国时,学会踢足球甚至被当作兴国强兵的基础本领。东晋史家虞预在《会稽典录》中记载三国人的认识,“上以弓马为务,家以蹴鞠为学。”时人并不是把踢球看成是单纯的体育运动,而是出于备战的需要,要认真学习和训练的。

可能受到前代的影响,足球在此后历代的军营中都受到欢迎。

在唐代,虽然马球替代了踢球,成为军中首选军训项目,但踢球仍是保留节目,在军中流行着。而在唐代民间,踢球为各阶段人士喜欢,诗人杜甫、李白都是踢球高手。

此时的踢法与汉代又有不同,唐代的足球至少有五种踢法。汉代的“六球门”打法已被放弃,出现了真正的“球门”,时称“毬门”。有的是一边一个的“双毬门”,向对方进攻;有的是“单毬门”,单毬门设在球场中间,上面有一个门洞,双方都竭力往里面踢,谁踢进谁得分。其中的双球门踢法,已与现代足球十分接近了。

女子足球比赛没有球门

唐代足球最大的亮点,并不在多种踢法上,而是女子足球的出现。可以说,世界上最早的女足就诞生在中国唐代。

为什么在唐代会出现女足?这可能与大唐的文明有直接关系。由于经济发达,开放自由,女性主动接受外来文化,参与过去男人才能参与的社会活动。而在之前和之后,女人抛头露面都有悖于伦理和妇道,特别在五代以后,由于缠足恶俗的出现,直接剥夺了众多女性享受足球的权利。

唐人康骈《剧谈录》有一则“潘将军失珠”故事,里面便提到了一位善踢球的唐代女孩。当时她在街边,正好有一个小当兵的把球踢到她身边,她快速起脚,将球踢了回去,高达几丈,围观者都看呆了,想不到这位身穿破衣服、脚踏木屐的女孩,脚下功夫竟然如此厉害。

整体水平比较高、球踢得漂亮的,还是宫中女性。唐宫中会定期举行女子足球比赛,此时的第一球迷自然是皇帝。王建《宫词》中“寒食内人长白打,库中先散与金钱”一句,说的就是在寒食节这天,宫中举行女足比赛的事情。

女足与男足有所不同,女足踢法时称“白打场户”,球场上竟然不设球门,人数也不定。可以二人对踢,叫“白打”;也可以多人对踢,称为“场户”。除了对踢,也可以一人单踢,或众人各自单踢,叫“打毬”。当然这样的足球比赛激烈程度比男足要低许多,游戏色彩更浓。

最另类的球员“转会”事件

古代足球的比赛用球,在不同时期也不同。最早用编织球,到西汉时已用上了皮球,里面用毛发等填充物塞实,相当有弹性,霍去病踢的就是这种球。而到了晚唐,比赛用球出现了变化,除了传统的用球外,还有用动物膀胱充气后做成的“气毬”,这种充气用球与现代足球原理相似,但耐踢性不够。

古代中国人既然发明了足球,比赛水平自然也是一流的。出于寻找高水平球员的需要,现代足球运动有“球员转会”的规则,不同国籍、不同俱乐部的球员均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加盟别的球队。

在古代中国,也曾出现球员“转会”的现象。

在宋代,出现了原始的“足球俱乐部”,这是一种被称为“齐云社”的足球组织,面向女性和儿童。朝廷里还有专门的足球队,水平远高于民间球队,队员称为“筑球供奉”。

当时北宋的死对手、北方女真人建立的金国,便十分看好中原球员。金国也特别流行球类运动,一是马球,一是足球。在公元1127年发生的“靖康之难”中,金人将徽宗,钦宗二位北宋皇帝和大量宫妃、皇子、宗室人员掳去的同时,还特别要走了12名球员,其中7名马球运动员、5名足球运动员。

这大概是人类足球运动史上最另类的球员“转会”事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