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运动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运动?

2012年06月06日 03:09 北京晚报

从历史事实上看,五四运动是爱国知识分子为了反对帝国主义列强在巴黎和会上损害中国主权、反对当时政府的卖国政策而发动的。运动后期,中国工人阶级的参与,标志着运动突破学生、知识分子的狭小范围,发展成为有工人阶级、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参加的全国范围的群众性爱国运动。因此,五四运动从根本上说是要寻找中国救亡图存之路。

五四运动究竟是一场什么样的运动?

在学生运动这所伟大的课堂里,学生的独立自主精神,对社会国家的责任感,组织、办事、演说、团体生活能力,求知向上的欲望,迅速增长。一些学生领袖成为后来学术界、教育界、政界的杰出人物,成为全社会刮目相看而各政党竞相争夺的新生力量。有识者说,五四是中国现代青年学生的“创世纪”与“成年礼”,绝不为过。

92年前的一条“新闻”

外交失败学生怒写挽联

1919年5月4日,北京学生走上街头,掀起“外争主权,内除国贼”的爱国反帝运动。请看《晨报》记者的“现场报道”:

“昨天为星期天,天气晴朗,记者驱车赴中央公园游览。至天安门见有大队学生,个个手持白旗,颁布传单,群众环集如堵,天安门至中华门沿路,几为学生团体占满。”

“记者到时,学生不过六七百人。少顷,各大队学生手持白旗,纷纷由东西南各方云集而来……(法政专门学校代表称)等大家到齐,我们便要游街示威,叫我们国民也都知道有这种事体。游街后再到东交民巷英、美、法、意各国使馆提出说帖,表示我们的意思。完后还要转到这里,开会商议善后办法。”

“(教育部某司长劝说无效,步军统领李长泰出现在天安门红墙旁)。学生代表又向李统领婉言曰:我们今天到公使馆,不过是表现我们爱国的意思,一切的行动定要谨慎,老前辈可以放心的。各学生大呼走走,李统领亦无言,旋取下眼镜,细读传单,半晌后对群众曰:那么,任凭汝们走么;可是,千万必要谨慎,别弄起国际交涉来了。言毕,嘱咐警吏数语,即乘汽车而去。学生全体亦向南出发。”

“学生通过东交民巷往东而行,该处警察竟然不许通行,学生颇受激刺,不得已折而往北,出王府井大街,经东单牌楼,向赵堂子胡同,入赵家楼曹汝霖之住宅。”

“时正下午4时,且见火焰腾腾,从曹宅屋顶而出……至6时许,火光始熄,学生仍将整列散归,而警察乃下手拿人。学生被执者,闻有数十人之多。”

外交失败学生怒写挽联

五四运动爆发的导火线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918年11月11日)后,巴黎和会强行把战败国德国原在中国山东的特权转交与日本,拒不归还中国。曾经幻想“公理战胜强权”的中国人特别是知识分子,大失所望。1918年12月创刊的《每周评论》,此时由针砭时政,转向铲除军人、官僚、政客“三害”的政治斗争。同时,严厉谴责列强维护强权、侵略中国的行径。主编陈独秀一个月前还称赞美国总统威尔逊提出的十四条和平意见,现在嘲笑“威大炮”的意见“都成了一文不值的空话”。曾经在战胜庆典活动中在天安门外游行、演讲,奢望“公理战胜”收回主权的青年学生,一旦绝望,便以不可遏制的愤怒,起而行动了。1919年4月27日,陈独秀在《每周评论》同时发表《苦了章宗祥的夫人》、《怎么商团又要“骂曹”(汝霖)》、《陆宗舆到底是哪国的人》,给三个卖国贼一一画像,实际为五四运动锁定了打击目标。

5月3日晚,蔡元培受汪大燮之托,把巴黎和会“难以坚持公理”的消息告诉北大学生代表段锡朋、罗家伦、傅斯年、张国焘等。在这之前的中午,著名报人邵飘萍,已在北大三院(法学院)向学生们报告巴黎和会上山东问题已经失败。情绪激动的北大学生当即贴出告示,当夜召开会议商量办法。当夜,北京中等以上学校一千多人齐集法学院礼堂,决定于5月4日齐集天安门举行学界大示威,联合各界一致力争,通电巴黎和会专使不在合约上签字,通电各省市于5月7日举行群众游行示威。邵飘萍、张国焘、许德珩先后发表演讲,谢绍敏当场血书“还我青岛”。高师学生张润芝书写挽联:

卖国贼曹汝霖、章宗祥遗臭千古;

卖国求荣,早知曹瞒遗种碑无字;

倾心媚外,不期章惇余孽死有头。

北京学界同挽

补白

牧师为张国焘

传授演讲技巧

作为“五四”运动的预演,1918年5月的总统府请愿事件意义非凡,这次运动中的活跃分子大多成为“五四”时期的健将,比如张国焘。

当时,张国焘连续发表讲演“自卫”和“解放”,在街口围听演讲的市民鼓掌声和发问声此起彼伏。张国焘也对自己表现十分满意。在讲演时,一位年迈的牧师身着黑色教士服,听得十分认真。那位牧师每次讲演都来听,终于有一天,当讲演结束后,他走来找张国焘。老牧师先说了一声“上帝保佑你,孩子”。在张国焘还有些发愣的时候,他开始侃侃而谈,大讲了一段国事,之后又给讲演团提了一些建议,说他们的讲演学生气太浓,没将人民的苦难根源和运动的意义结合起来,百姓不能马上领悟。随后牧师邀请张国焘到家里做客,将平生传教布道的技巧倾囊相授。此后,张国焘的演讲水平有了大幅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