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1978年访日:最终实现了周恩来的遗愿

2012年06月07日 01:50 人民网

签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

晚秋的东京,是红叶初染的时节。

1978年10月22日,一架尾翼上有红色五角星徽记的中国专机在东京羽田机场徐徐降落。

舷梯停靠后,早已等候在机场的日本外相园田直突然改变原定在舷梯下迎接来宾的计划,以礼宾官员猝不及防的速度急步奔入了机舱。

享受这一破格欢迎的贵宾,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及夫人卓琳。他此行的目的,是对日本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并出席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仪式。

10月的东京,正是秋高气爽,枫叶如丹的季节,座落在市区中心的赤坂迎宾馆附近的街道两旁,悬挂着中日两国国旗。

在机舱内,邓小平没等园田直开口,就满面笑容地握着他的手说:“我还是来了嘛!”园田直也致“欢迎辞”说:“您给我们带来了难得的艳阳天。”

园田直这话是故意说的。8月8日,园田直为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飞抵北京时,正逢这里久旱之后一场瓢泼大雨,前来迎接的黄华外长一语双关地对他说:“你给我们带了雨来,太感谢了。”邓小平笑了,跟着园田直步出舱门。邓小平同前来迎接的有关人员一一握手,然后在园田直和日本驻华大使佐藤正二的陪同下,乘车前往赤坂迎宾馆。

到达迎宾馆后,邓小平流露出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里好比是缩小的法国凡尔赛宫嘛!”赤坂迎宾馆本是天皇的离宫,1968年到1974年照巴黎凡尔赛宫的模式,改建为富丽堂皇的国宾馆,专门接待来访的各国元首或政府首脑。日本前首相田中角荣1972年9月访问中国谈判日中邦交正常化时曾经表示,待这一国宾馆改建后,希望周恩来总理能够成为这里的第一位客人。周恩来表示,只要中日之间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他一定去日本访问。

然而,由于多种因素的制约,从1974年底就已开始的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谈判,直到1978年才有最后的结果。1978年8月12日,中国外长黄华和日本外相园田直终于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签署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正式生效的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邓小平作为第一位中国国家领导人来日本访问,实现了周恩来的遗愿。

23日上午,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国宾馆举行盛大仪式,欢迎邓小平一行。迎宾馆前的庭院里,百花争艳,秋色迷人。

9点半,邓小平和夫人在佐藤的陪同下来到了正面门厅。身穿深灰色中山服的邓小平神采奕奕,丝毫看不出有旅行的疲劳。

这天,东京的天空阴沉沉的,时而从云隙中透出微弱的阳光。但欢迎仪式结束时,天空顿时晴朗,秋天的阳光洒满大地。天气的这种变化,使双方人士都非常高兴,认为这是中日友好前景光明的象征。

10点左右,邓小平在安倍官房长官的引导下,前往首相官邸,对福田首相作礼节性拜访。

福田先生在一楼的吸烟室接待了邓小平。

“昨晚休息得好吗?”福田开口问。

“因为没有时差,休息得好。谢谢。”

两人随即肩并肩地来到二楼首相办公室,进行了大约30分钟的恳谈。

稍事寒暄,邓小平便从容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熊猫”牌香烟,按中国的礼节递给在坐的每人一支。这样一来,气氛立即变得轻松起来。

邓小平首先对日本的邀请表示感谢。他说:“多年来一直希望访问东京,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早就想认识福田首相,这个愿望实现了,我感到高兴。”

接着,两人谈到了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经历、波折和困难。

当福田表示自己只了解战争前的中国,希望有一天能得到访华的机会时,邓小平掐灭烟头,侧一下身子,回答说:我感觉不到这是第一次会见福田首相。听说日本把坦率的会见叫作“披浴巾”。我愿意代表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民,邀请福田首相去中国。任何方便的时候,都欢迎。对此,福田表示“一定要访问中国”。

恳谈中,福田在谈到中国的汉字简化时不无得意地说:“我的名字中的‘赳’字就是取自《诗经》。”邓小平紧接着说:“省略那么多,我也不明白。”随即同在座的人一起大笑起来。

10点半,在首相官邸一楼大厅举行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换文仪式。

这时,福田率先举起斟满了香槟酒的酒杯:表示祝贺。

邓小平也马上推开坐椅,举杯走到右边的福田面前,说:“为天皇陛下,为福田首相阁下、为日本朋友们的健康干杯。”

在场的日方人员听到邓小平对天皇的祝愿个个笑逐颜开。

接着,邓小平放下酒杯,再次走到福田跟前同他拥抱。福田近来虽是在人面前自称是“外交家”,但显然对共产党国家领导人的这一举动缺乏思想准备,因此表现得有些慌乱,姿势也颇为僵硬。站在一旁同黄华握手的园田大概正在为首相的形象担心,他更没料到邓小平会随即过来同自己拥抱,结果,由于一时反应不过来,弄得十分狼狈。

由于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已在上午结束,所以晚宴始终是在无拘无束的气氛中进行。鉴于邓小平等中国客人都穿着整齐的中山装,包括福田首相在内的日方出席者只得穿着在正式晚宴中很少穿的西服便装。在两国人民喜爱的歌曲《樱花樱花》和《洪湖水浪打浪》的乐曲伴奏声中,吃的是“黄油炸霸鱼”等纯法国式饭菜,到处充满着谈笑风生亲切友好的气氛。

邓小平访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

在日本访问期间,邓小平还前往皇宫,在正殿行厅拜会了天皇夫妇。这是中国领导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第一次会见天皇,因此日方人士对这次会见颇为提心吊胆,深怕邓小平会代表全中国人民当面追究天皇在日本侵华战争中的责任。

然而,会见出乎意料地愉快和轻松。

1978年10月23日中午,身穿西服的裕仁天皇首先伸出手去同邓小平及其夫人握手,说:“热烈欢迎,能够见到你们,很高兴。”

邓小平接过话头,微笑着说:“感谢贵国的邀请。”

随后,天皇把皇后向中国客人作了介绍。天皇和邓小平相对而坐,皇后与卓琳并肩坐在一张沙发上。

天皇首先开口说:“你在百忙中不辞远道到日本来,尤其是日中条约签订了,还交换了批准书,我非常高兴。”

邓小平回答说:“中日条约可能具有出乎我们预料的深远意义。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我们今后要积极向前看,从各个方面建立和发展两国的和平友好关系。”

天皇可能从邓小平这诚恳坦率的话语中受到了触动,他松了口气,话也开始多了起来。

“在两国悠久的历史中,虽然其间一度发生过不幸的事情,但正如您所说,那已成为过去。两国之间缔结了和平友好条约,这实在是件好事情。今后,两国要永远和平友好下去。”

这话是天皇离开讲稿所作的“临场发挥”。通常,天皇会见外宾时,日本外务省都要同宫内厅商拟一个简单的讲话提纲,以防初次见面讲话错误而造成失礼。在天皇访问西德和美国时,外务省和宫内厅拟就的讲稿中有对战争感到痛心的话。这次接待邓小平来访,讲稿中虽然没有写有关战争责任的话,但对每一个有良知的日本人来讲,战争责任问题都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就中日关系而言,天皇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战争责任问题,因此才有可能在邓小平的触动之下,一气讲出原稿上没有提纲上也没有的心里话来。共同社说:“陛下在首次会见中国最高领导人时使用‘不幸的事件’这一措词,是从天皇的战争责任这个角度,间接向中国人民表明谢罪之意。”

邓小平点点头:“一点不错,我赞成。”

“您身体很好啊。”

“我74岁,听说陛下比我稍大一点,身体却很好。这最要紧。”

皇后插话说:“北京很美吧?”

“北京还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现在正在加紧进行改造。”

“东京也有公害问题。”天皇说。

“看天空,好像在逐渐好起来嘛。北京可差远了。”

尔后,两人又从城市问题谈及植物和历史,越谈越热烈。

会见结束时,天皇和皇后把一张署名的照片和一对银花瓶赠送给邓小平和夫人,中方回赠了一幅画着驴子的水墨画卷和彩色的刺绣屏风。

午餐会是在皇宫内的丰明殿举行的。这里的装饰和布置富丽堂皇,32只冕形灯发射出朵朵“彩云”,乍一看去,恍若仙境。

大概是考虑到邓小平曾留学法国,宴会上的菜全是宫内厅大膳科最拿手的法国菜。为了适合中国人的口味,还在汤里加了燕窝。日方还打听到中国人爱吃鸡肉,因此宴会上的肉全是味道鲜美、特色各异的鸡肉。这些都表明,皇宫为了准备这次宴会是作了周密思考的。

宴会桌上,摆设了紫红和黄色菊花、粉红色小菊和白兰花。饭桌两边,各放了一只插满了满天星、白菊、黄菊和百合的大花瓶。

在宫内雅乐和《越天乐》、《五棠乐急》等轻快优美的乐曲声中,邓小平和天皇、皇太子及福田等人频频举杯,互祝健康。当邓小平说要“子子孙孙、世世代代友好”时,天皇马上接过话头说:“日中两国建立起这样的友好关系,这在历史上第一次。要永远继续下去。”后来,据一位侍从说,他是第一次看到天皇陛下心情这样愉快。福田首相也非常高兴,他见天皇和邓小平的历史性会面结束得这样圆满,心里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从皇宫一回到官邸,就喜不自禁地自语道:“气氛非常愉快,陛下的心情似乎也很好。”甚至当记者团说:“据说邓副总理比你大一岁”时,福田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对自己非常忌讳的年龄问题表示抵触情绪,只是轻快地说:“不,邓副总理年轻。我是(明治)38年,邓副总理是明治37年。”

福田对邓小平连日来表示出来的充沛精力表示了浓厚的兴趣,他曾多次感叹地对邓小平说:“您真是一位超人,一点倦色都没有。”邓小平笑着说:“我多次说过,高兴时不觉得疲倦。我不是什么超人,只是一个兵”。

妙语连珠,“今天是老邓唱主角”

邓小平在访日期间,曾于10月24日上午前往日本国会议长接待室,对众议院议长保利茂和参议院长安井谦进行礼节性拜访。

会见时,保利说:“我迎接阁下一行,深切感到,日中两国间的和平友好关系不只是空喊,而是具有实际内容的。”安井说:“过去的日中关系未必都是幸福的。但是,日本以第二次大战的结局为转机悔过自新,作为和平国家投入了新的建设。作为最后的总结,缔结了日中条约。”对此,邓小平说,“对于两位议长的热情讲话表示感谢。”并说:“诸位都是老朋友,彼此都是老相识。今天的好天气象征着两国之间的未来。”

在这里,邓小平还会见了日本社会党、公明党、民社党、新自由俱乐部、社会民主联盟和共产党等6个在野党领导人,并进行了约15分钟的恳谈。

邓小平对新自由俱乐部的代表河野洋平亲切地说:“你还记得我们在北京见面时说的话吗?为了中日友好,需要太平洋的稳定,所以,我牢牢地记住了你的名字(洋平)。”他还说:“请永远不要改你的名字。”见河野有些诧异,邓小平又解释说:“太平‘洋’和‘平’是我最大的希望。”这话使河野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邓小平的意思。原来,河野去年秋天访华时,邓小平就十分风趣地把它的名字“洋平”分解和引伸过。河野见邓小平在百忙之中还能记起去年同自己会见的事,大为感动,对这位中国领导人掌握人心的本领钦佩不已。他事后对记者说:“还是高级领导人善于掌握人心。”恳谈中,邓小平大概想起了徐福奉秦始皇之命东渡日本寻求长生不老药的故事,便轻松地把话题一转:“听说日本有长生不老药,这次访问的目的是:第一交换批准书;第二对日本的老朋友所做的努力表示感谢;第三寻找长生不老药。”他话音一落,议长室里就爆发出哄堂大笑。之后,他又愉快地补充说:“也就是寻求日本丰富的经验而来的。”

邓小平的话诱发了各党领导人的幽默感。一时间,议长室里谈的尽是“关于药的话题。”

公明党的竹入委员长说:“(长生不老的)最好的药不就是日中条约吧?”

民社党的佐佐木委员长接过话头:“日本正处于药物公害,最近对中国的中草药评价很好。”

对此,邓小平又说:“由于山区都在进行开发,草药也不大容易弄到了。所以,最近在进行人工栽培。”

恳谈结束后,保利茂和安井谦在众议院议长公邸庭院举行盛大的室外酒会,热烈欢迎邓小平和夫人卓琳。

当邓小平和夫人一行在保利议长、安井议长等陪同下步人翠绿如茵的庭院时,300多名日本国会议员长时间鼓掌,表示热烈欢迎。

在席间,保利议长代表众参两院致词,对邓小平访问日本,表示由衷的欢迎。他说:“这次邓小平阁下一行的访问,是揭开两国新时代序幕的第一步。”

邓小平在祝酒时,首先向日本国会和日本人民转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叶剑英委员长和中国人民的诚挚问候和良好祝愿,并对日本国会众参两院,对日本各地方议院,对日本朝野的大多数政党、政治家和由众参两院的许多朋友组成的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为促进早日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为发展两国睦邻友好的关系和中日友好事业,作出的巨大努力和宝贵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和崇高的敬意。同时,邓小平强调说:“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了。但是,我们的任务并没有因此而告终,我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任重道远。在座的各位都是日本的政治家,肩负着日本国民的重托。我们愿意同各位一起,再接再厉,为在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各项原则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和各方面的交流,为两国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而共同努力。”

祝酒一结束,邓小平就拿着香槟酒走到草坪上,说是要“和保利议长一起走走。”于是,各位议员都陆续跑过来,一片“祝贺”“欢迎”之声。保利介绍说:“这些议员都为国会通过日中和平友好条约作出过努力,他们都是中国的好朋友。”邓小平说:“看见这么多的朋友,非常高兴。”保利还介绍不久将同他一起访华的议员同邓小平见面。邓小平高兴地说:“欢迎!欢迎!”

当有人同邓小平谈到河野洋平3月访华时脱离自民党而结成新党一事时,河野笑着搭话说:“已经停止改名字了。”邓小平接过话头说:“不,不,这是个挺好的名字。”这时,河野开了个玩笑,说:“日中之间已经不存在令人担心的事情了。今后就是熊猫产仔的问题了。”公民党的鸳鸯议员渡部通子说:“中国说妇女顶半边天,是不是?”他丈夫站在旁边,立刻接过去说:“在我们家里,老婆占60%。”邓小平当即笑着对他俩说:“也就是说已经成家了?”

这样欢欢喜喜地交谈了大约10分钟后,邓小平在议员们的鼓掌欢送下,挥手告别。目睹了这一动人情景后,福田首相和园田外相笑着说:“今天是老邓唱主角。”

田中角荣:“邓富有幽默感”

在访问日本国会之前,邓小平在24日上午曾专程拜访了前首相田中角荣和现任自民党干事长大平正芳这两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田中角荣在1972年7月出任日本首相,1974年11月因被指控接受美国洛克希德飞机公司的巨额佣金而被迫辞职。任职期间,他同外相大平正芳一起,积极推动并实现了日中邦交正常化,为两国的和平友好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

上午9点17分,邓小平在廖承志、黄华、韩念龙和符浩陪同下,乘车来到了东京目白台的田中私邸。

这天,在田中私邸周围的大街小巷,日本警视厅出动了大约8000名警察执勤,特别是在面对目白街的田中私邸正门附近,每隔5米就站着一名警察,形成了一道森严的安全防线。

从清晨起,田中就不断在门口出出进进,心神不定,生怕错过了在大门口迎接邓小平的机会。日本国会里的40多名田中派议员也一大早赶到田中家里。当邓小平和田中在齐呼“欢迎”的“田中军团”面前走过时,其情景真像阅兵式一样。

在会客室,田中和邓小平进行了亲切的交谈。邓小平说:“我们这次前来日本访问,一方面是为了互换条约批准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对过去为两国(的友谊)作出努力的老朋友表示感谢。我们始终怀着感谢的心情记着田中先生就任首相时签署了日中联合声明。”田中说:“您的这次来访,是日中关系的新起点,所以受到全日本国民的欢迎。我等了6年,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田中还以动情地口吻说:“我见到您,心情就同与已故的周恩来总理会谈时一样。”这话可能勾起了邓小平对往事的追忆,但他只顿了一下,便略带遗憾地说:“那时,我在离北京很远的地方,没能见到您。”

邓小平说,我们对于过去的老朋友是不会忘记的,这是东方人特有的感情。今天我们就是同老朋友叙旧。他还邀请田中和在坐的前官房长官二阶堂进再次访问中国。

随后,田中陪同邓小平一行从会客室走到庭院中,在草坪上合影留念。

这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庭院,座落在东京都的中部。在几棵苍松中夹着丹红的枫叶,池塘水声潺潺,各色鲤鱼在池中游来游去。这些鲤鱼都是田中从各国搜集来的,每条价值10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合5560美元。田中请邓小平品尝了他精心准备的两道表示吉祥的日本名菜——鲷鱼和龙虾,并同中国客人一道,举杯为日中和平友好条约的生效干杯。接着,他陪同邓小平一行走过庭院,去观赏一名叫“雪椿”的山茶花。这是田中在日中建交后栽的一棵纪念树,现在已经长到两米多高了。

会晤中,邓小平向田中赠送了一套中国茶具和文房四宝。在砚台的背面,刻着周恩来早年东渡日本时手书的著名诗篇:“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田中则向邓小平、廖承志、黄华、韩念龙、符浩等人的夫人分别赠送了介绍插花艺术的书——《传统之美》,作为回赠礼品。

邓小平的来访使田中极为高兴。他事后对记者说:“邓富有幽默感”,“要是日本人也有幽默感,那就好了。”

告别田中后,邓小平一行在10点45分来到大仓饭店,拜访了大平正芳。邓小平在此感谢大平作为外相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之际所作出的积极贡献,并邀请他借最近的机会访华。对此,大平说:“我对您不忘老朋友,前来访问,表示感谢。并期待正在顺利发展的日中关系,以这次邓副总理访日为转机,其势头更加发展。”

邓小平和大平虽然是首次相见,但谈话时的气氛却像是在重温旧谊一样。大平没有忘记称赞在坐的廖承志的功劳,他说:“我认为在佐藤大使之外还有一位大使,非常有魄力。”“廖先生日语说得非常好,又很了解日本的情况。”邓小平打趣地说:“他只有小学生的日语程度,可是他在中国却是闻名的高级知识分子。”

下午5点半,邓小平和夫人卓琳又在下榻的赤坂迎宾馆亲切会见了已故的日本朋友——前首相片山哲、前社会党委员长浅沼稻次郎、前农相村谦三、前首相石桥湛山、前企划厅长高碲达之助、前邮政铁道相村田省藏——的家属,对为中日友好作出了贡献的先驱者表示感谢,对他们的家属致以深切的慰问。

次日,邓小平在细雨霏霏中,兴致勃勃地观赏了京都市容和日益加深的秋色。京都御所的唐式建筑、日本式庭院、二条城的菊花以及琴声,使得他多次发出“很好!”的赞叹。他说:“京都没有高层建筑,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我十分喜欢。”二条城事务所所长高桥告诉邓小平说:“这里的一切文化,全是我们的祖先向中国学来,而后又独自的方式培育起来的。说起来,中国是我们的先生。”邓小平听了立即回答说:“现在,这个位置颠倒过来了!”一句话说得大家笑了起来。

当他来到满山红叶、雨雾迷蒙的岚山时,邓小平感慨万千,忆起了亲如兄长的周恩来。

邓小平是20世纪20年代初在法国勤工俭学时结识周恩来的,当时,周恩来是旅欧中国共产党青年团执行委员会书记,邓小平是他主持的理论刊物——《少年》杂志的“油印博士”。周恩来在旅欧之前,为报考中国留日官费生;曾东渡日本,到过京都岚山,写下了《雨中岚山》《雨后岚山》等几首诗。在《雨中岚山》里,周恩来写道:“雨中二次游岚山,两岸苍松,夹着几株樱。到尽处突见一山高,流出泉水绿中许,绕石照人。潇潇雨,雾蒙浓;一线阳光穿云出,愈见姣妍。人间的万象真理,愈求愈模糊;——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真愈觉姣妍。”

诗句体现了周恩来在日本寻求了一个又一个的救国方案之后,终于接触到马克思主义时的欣喜之情。

如今,烟雨依旧,岚山依旧。然而,物换星移,故人已去。周恩来所留下的,是他亲自倡导却没来得及实现的四个现代化事业。所幸的是,他昔日留法时忠实伙伴邓小平坚定地接过了这一事业。从某种意义上讲,邓小平这次访日,正是为了实现这一事业。

邓小平在亭榭间默默地眺望了一会儿,然后回头对日本朋友介绍说:“1919年,周恩来总理访问这里的时候也是下雨。当时作的《雨中岚山》这首诗,最近已在北京出版。”对此,日本朋友非常高兴,为岚山能通过周恩来这位伟人的诗篇而被9亿中国人民所知晓深感荣耀。这时,廖承志大概是受到了先哲的启示,诗兴大发,也即席吟诵道:“天高江户正秋风,烟雨京都叶未红。大堰河边人越艳,岚山楼阁新枫看。”

此情此景,周恩来倘若泉下有知,一定会倍感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