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苦三查运动开展始末:毛泽东定名新式整军运动

2012年06月15日 02:37 解放军报

发生在解放战争中的“新式整军运动”在我军政治工作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被史学界称为“我军政治工作的一个伟大创造”。它对加强人民军队建设,提高部队战斗力,加速解放战争胜利进程均发挥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事情的起因

1947年秋天,西北野战军两次围攻榆林均未成功。撤围之后,彭德怀麾下的将领们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两次打榆林为什么都没有成功?

358旅政委余秋里奔走于部队干部战士中,想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有人说是因为思想上轻敌,对敌情估计不足,战役组织准备不够充分;也有人说是因为马鸿逵、傅作义的部队来得太快了等等。余秋里觉得这都是原因,但还不是根本原因。

在715团的座谈会上,有人说,除开外部的原因,主要是部队的斗志不强。余秋里问:为什么斗志不强?有人说是思想不坚定。有的同志看到仗越打越大,担心今后战斗更加激烈、艰苦、残酷,个别干部不愿靠前指挥,甚至有编造假情况,打滑头仗的问题。还有的说,现在战士成分变化太大,“解放战士”数量激增,部队靠“俘虏”来补充减员,他们的觉悟程度直接影响到战斗力。听到这里,余秋里说:“刚才在操场上集合,我一看,好家伙,黄乎乎一片(当时国民党军穿黄军装)。你们这里‘解放战士’的比例平均占多少?”得到的回答是:“70%左右,有的连队在80%以上。”

听着听着,余秋里的思绪开始清晰起来。打仗靠什么?除了指挥的正确,就是士兵的勇敢。在“解放战士”已占兵员总数百分之七八十的情况下,如果不提高他们的觉悟,不把他们转变为一个自觉为人民解放而战的人民战士,提高部队战斗力就是一句空话。

余秋里和旅长黄新廷研究决定,利用冬季战斗的间隙进行一次整训,整训以提高“解放战士”的觉悟为重点,发动干部战士诉旧社会的苦,诉旧军队的苦,在诉苦的基础上开展查阶级、查思想、查斗志,进一步解决少数干部战士思想不坚定、斗志不强的问题。

典型的力量

诉苦开始后,714团2营4连出现了一个典型事件。

一个深夜,全连都睡熟了,“解放战士”路新理悄悄爬起来,抱着一包东西跑向野外。查铺的指导员发现了,以为他想开小差,就悄悄地跟了上去。

这个路新理是蟠龙之战后解放过来的,怪话怪事不断。见夜行走山路,他说:“钻山沟,走夜路,和土匪一样。”给他发一顶解放军帽子,他居然扔到地上用脚踩。发的津贴是边区票子,他一转身便撕了。打环县时见敌人垮下来当了俘虏,他甚至对俘虏说:“你拿的是枪,不是木棒,为什么不抵抗就跑了?”

只见他跑到后沟的一个土崖下停住了,从怀里掏出一个纸牌牌插在土坎上,点燃带来的蜡烛和供香,跪下磕了3个头,叫声“娘!”后就开始说话,说着说着就成了哭诉。指导员慢慢听明白了,他在向死去的亲娘诉说自己的伤心事。指导员的心也酸了,上前去和路新理一起抱头痛哭起来。

原来路新理听了别人诉苦,顾虑自己是俘虏兵,一贯爱发牢骚、讲怪话,怕在会上讲了自己的悲惨遭遇得不到同志们的同情和理解,这才跑到野外来哭的。

第二天,全连召开诉苦大会,路新理上台诉说自己的遭遇。他老家在山东曹县。父亲给地主扛长工,累死累活也养活不了一家4口人。父亲被活活累死后,他和母亲掩埋了尸体,领着妹妹来到晋南的夏县给盐场晒盐。后来,母亲病饿交加也离开了人世。自己没钱埋葬,还是一起逃难来的乡亲们凑钱才将母亲草草入了土。有一天,国民党军队到盐场抓兵把他抓走了,而他的小妹妹是死是活也不知道……路新理说到这里号啕大哭起来。稍顿又说:“解放过来以后,我认为在国民党军队里是当兵,当解放军也是当兵,反正都是打仗,现在明白了是谁让我受的苦,明白了应该用手中的枪去打谁。”“今后,我一定在解放军里好好打仗,为我的亲人报仇!”

典型的力量是巨大的。余秋里把714团2营的经验在全旅推广后,358旅上上下下都动了起来。715团和716团也都有了自己的典型和创造。

彭德怀的有力推动

358旅开展诉苦三查的简报送到西北野战军总部后,立即引起了彭德怀的极大关注。他对政治部的人说,最近毛主席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发出了“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伟大号召,解放战争进入了新阶段,解放区正在搞土改,焕发了人民群众支援革命战争的极大热情。军队怎样调动积极性,提高战斗力?我看,诉苦三查是个好办法。

彭德怀和野战军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到358旅,听各团政委、主任的汇报,找干部战士座谈,详细了解情况,还参加了诉苦大会。

当听到716团通讯连指导员刘传喜汇报“解放战士”于德水在通过诉苦三查后思想觉悟有了极大的提高时,彭总扭过头来对余秋里说:“通过诉苦,大家懂得了阶级,懂得了剥削,懂得了为人民当兵,为自己翻身打仗,对敌人的仇恨加深了,战斗意志就会更加坚定。”

临别前的晚上,彭总对余秋里说:“你们搞的诉苦三查是政治工作的一种新发展。有了彻底的群众路线,就能充分发扬民主,引导群众从根本上提高觉悟。部队士气旺盛得很,完全可以跟敌人拼命。你们要下决心抓下去。要注意研究新情况,发现新问题,注意总结经验。”

余秋里想到前段作战骨干伤亡大,干部减员较多,又要迎接新的战斗任务,便向彭总请示:“经过诉苦三查,能不能从‘解放战士’中选一批骨干?”彭德怀眼睛一亮说:“好啊!在运动后期,你们可以发扬民主,让群众推荐干部,经过领导审查,确实表现好的可以当排长、连长,当营长也可以嘛!”

彭总回去以后,西北野战军总部发出了关于推广诉苦三查做法的电报,野战军的诉苦三查运动就广泛开展起来了。

毛泽东的高度评价

1948年1月,西北野战军在米脂县杨家沟召开团以上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毛泽东等中央领导人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期间,彭总告诉余秋里:“毛主席要接见你,要了解部队诉苦三查的情况。”

余秋里没有想到的是,毛泽东会用两个晚上的时间听他谈诉苦三查的情况。

余秋里从如何组织诉苦,让苦大仇深的典型引领大家诉苦,把群众发动起来,讲到如何算账,找苦源、挖苦根,使大家认识到蒋家王朝是地主老财的总代表,要彻底翻身过好日子,就要跟着共产党,推翻三座大山……

毛泽东说:“这个对,要顺应群众的心愿,按自己的主观意愿办事是不会成功的。”

毛泽东特别关注“解放战士”的情况。他要余秋里谈细一点,余秋里就讲了路新理等“解放战士”的转变情况。他说:“国民党军队的士兵绝大多数都是贫苦出身。他们在家受地主老财的压迫,到国民党军队里又受长官的压迫,实际上他们的阶级成分跟我们子弟兵一样,有的家里比解放区来的战士还要穷。经过诉苦教育,他们的觉悟提高很快,揭发坏人坏事坚决得很,阶级界限划得很清楚。”

听到这里毛泽东站了起来,说:“很好!很好!我们从中央苏区起就想找到一个教育俘虏兵的好形式,这次诉苦三查的办法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明天你到会上去讲,请陈毅同志也参加。”

杨家沟会议以后,毛泽东把诉苦三查运动正式定名为“新式整军运动”。随后,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了《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指出:“最值得注意的,是在冬季两个多月中用诉苦和三查方法进行了新式的整军运动。由于诉苦(诉旧社会和反动派所给予劳动人民之苦)和三查(查阶级、查工作、查斗志)运动的正确进行,大大提高了全军指战员为解放被剥削的劳苦大众,为全国的土地改革,为消灭人民公敌蒋介石匪帮而战的觉悟性;同时大大加强了全体指战员在共产党领导之下的坚强的团结。在这个基础上,部队的纯洁性提高了,纪律整顿了,群众性的练兵运动开展了,完全有领导地、有秩序地在部队中进行的政治、经济、军事三方面的民主发扬了。这样的军队,将是无敌于天下的。”

在毛泽东的号召下,新式整军运动很快在全军蓬勃展开,其所焕发出来的战斗精神在解放战争的各个战场上都显示了无比巨大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