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一国两制”谈判异常曲折的过程

2012年06月21日 02:09 京华时报

香港回归开创了香港和祖国内地共同发展的新纪元,标志着中国人民为世界和平、发展与进步事业做出新的贡献,是“一国两制”伟大构想的成功实践。

《周南口述:遥想当年羽扇纶巾》一书回忆,1982年4月初,英国前首相希思来访。4月6日上午,邓小平会见希思。希思问:“记得1974年5月我第一次见到毛主席和周总理时,你也在座,我们讨论了香港问题。当时毛主席和周总理说,反正要到1997年,还早哪,还是让年轻人去管吧。现在离1997年只有15年的时间了,你是如何考虑在这个期间处理香港问题的?”邓小平回答:“香港的主权是中国的。如果中国那时不把香港收回来,我们这些人谁也交不了账。”

地标 人民大会堂

人民大会堂位于天安门广场西侧,西长安街南侧,是党、国家和各人民团体举行政治活动的重要场所,也是中国国家领导人和人民群众举行政治、外交、文化活动的场所。福建厅位于人民大会堂迎宾主要场所北大厅后面,所以中外领导人之间的会谈经常选在福建厅。

1982年9月24日,邓小平在此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双方就香港前途问题进行谈判,中英揭开香港前途谈判之幕。

“铁娘子”访华开启谈判 “一国两制”创奇迹

谈判过程异常曲折

中英两国政府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华至1983年6月,双方主要就原则和程序问题进行会谈。1982年9月,撒切尔夫人访华,与邓小平会面。邓小平在会谈中提出,关于收回香港主权问题,可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案解决。他强调,中国在主权问题上没有回转余地,应明确规定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会谈后,双方发表简短声明,表示将通过外交途径对香港前途的解决方法进行商谈。

第二阶段从1983年7月至1984年9月,双方就具体实质性问题进行了22轮会谈。谈判过程中,双方争执得很厉害。这也反映到每轮会议后发表的公报上。

第一轮会谈后发表的公报中,提到双方认为本轮会谈是“有益的”和“建设性的”。第二轮的这句话,“建设性的”没有了,只说“双方进行了两天有益的会谈”。第三轮只有“双方举行了进一步会谈”一句话,什么形容词都没有了。1983年10月第五轮会谈后,公报恢复“有益的”、“有建设性的”等形容词,12月第七轮会谈的公报显示,会谈已进入新阶段。

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谈判,中英两国终于达成协议,迎来最后签字的时刻。1984年12月18日,撒切尔夫人再次访华。19日,中英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正式签署。

20日下午,邓小平会见撒切尔夫人说,香港问题不解决,在两国政府和两国人民之间总存在着阴影。现在这个阴影消失了,两国之间的合作和友好一片光明。撒切尔夫人完全赞同邓小平的评价。她特别赞扬了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的构想是最富天才的创造。

1997年6月30日午夜至7月1日凌晨,中英两国政府香港政权交接仪式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隆重举行。香港回归后,中国政府坚定不移地执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基本方针,保持香港原有的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法律基本不变。

统一大业迈出坚实一步

从1840年鸦片战争开始,中国社会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近现代史是一部屈辱的记录,中华民族饱尝外国列强的侵略和压迫。英国殖民者通过炮舰政策和不平等条约割占香港,使之成为西方世界问鼎中华和掳掠东方财富的桥头堡。

香港的历史命运正是中华民族150多年特殊遭遇的一个生动写照。在中国政府和人民的不懈努力下,香港回归祖国,英国殖民统治长达150多年历史的结束,中华民族耻辱被洗刷。

“一国两制”的理论和政策首先在“香港特别行政区”付诸具体实施。在中国国家统一的整体进程中,香港问题的解决具有重要的先导作用,标志国家统一大业迈出坚实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