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人编撰潮汕话顺口溜 潮汕方言魅力万千

2012年06月14日 01:12 汕头特区晚报

“孔明羽扇襒下襒(音帕8),忄宫 (音宫)心设事造木马”;“食饱无事行陟跎(音秃桃),横街窜巷邋邋亻沙 (音蜡蜡疏)”,这些妙趣横生、极富生活气息的潮汕顺口溜是我市一名叫陈友利的古稀老人收集记录的。目前,陈老先生已将顺口溜编印成书册《潮汕话顺口溜四百首》一书,刊行后得到不少读者喜爱,潮学专家也肯定了其价值。近日,陈友利在新浪网开通博客“潮汕顺口溜”,准备将内容上传供网友阅看。

自幼爱好钻研潮音潮韵

陈友利是下蓬人,从小喜欢学习潮汕音,能熟背潮音字典《十五音》,别人随便说出一个字,他就知道这个字在字典里什么部首的第几个字。青年时代,陈友利华南农业大学毕业后到牛田洋参加劳动锻炼,经历过“7·28”台风在海浪中搏击一天一夜的生死劫难。之后,陈友利虽一直在澄海农业系统工作,但从未放弃对潮汕方言的学习研究。1995年,一次偶然的发现让他加深了对潮音的兴趣。那时,陈友利发现:很多孩子对英语的发音规律不甚了解,用什么方法能让孩子轻松地掌握英语音标呢?他尝试寻找英语音标与汉语拼音之间发音的共同点。但他发现,英语音标与拼音不符,于是他试着与潮汕话八个声部进行对比。这一比对,他豁然开朗,发现两者发音十分吻合,而且还可以找到规律。因此,陈友利编写了《潮汕人学英语快速入门法》教材,实践起来易学实用。“每到寒暑假,来我家上课的孩子每周有四五拨。”在义务教学中,陈友利也获得许多乐趣。

撰写潮汕僻字顺口溜

10年前,陈友利退休后来到了中心城区居住,闲暇时常常读书。两年多前,他在书店里发现了由张惠泽编著的《国语潮音大字典》,十分喜爱。记者在陈友利家中看到,七八厘米厚的《国语潮音大字典》在他的勤奋翻阅下,显得十分残旧,而里面的标注更是多得数不清。“我两个女儿都在搞文字工作,但对潮音字尤其是潮音僻字的认知却很少。如何让更多人了解潮音僻字呢?”陈友利想到了用顺口溜这种方法,“顺口溜之,不求文采,不拘文意,目的一个,僻字易记”,陈友利说,潮音字很多是中原古字,多认识潮音字,对学习古诗文很有帮助。

一旦想好了,陈友利马上动笔。为了押韵,还要用字准确,陈友利研读《国语潮音大字典》,还参考了《潮汕新字典》、《潮汕僻字注》等书籍,而《辞海》也是他确定用字是否准确的一个重要参考,“简单的,我一天能作出好几则顺口溜;难的,为了求证一个字,我要耗上两三个星期。”

顺口溜内容生动有趣

两年来,陈友利写出了412首潮汕话顺口溜。内容有农村乡趣、生活闲情、古典故事等等,生动有趣诙谐。每逢有亲朋来访,陈友利就将顺口溜读给他们听。亲朋听了都赞赏有加:“一直以为潮汕话很多是‘有音无字’,没想每个音都可以找到对应的字。”后来,陈友利决定将手稿打印成小书册。顺口溜中多潮音僻字,电脑字库找不到,为此,老人自掏腰包让人为其“造字”,打印成书册。陈友利还跑到录音棚自诵自读将四百首顺口溜录音刻成光盘。目前陈友利仍醉心创作,并不断对自己的作品进行更新订正,希望以后能结集出版,让更多人感受到潮汕方言的魅力。

潮语研究价值获肯定

汕头大学副教授、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吴奎信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潮汕话顺口溜四百首》表示了肯定。吴奎信认为,潮汕方言中所用的某些词语,在北方中原方言中已经消失了,不少汉语专家认为潮汕方言在训诂(注:考释古词古义古音的依据)及汉语史研究上有重要价值。该书的400组方言口语中,“要把两三千个潮语僻字融入400首顺口溜中,并要对不同见解者进行比较研究、考证出处,还要力求分布平衡,同时饶有生活情趣和人文景观,真是煞费苦心。而顺口溜潮人也称为‘合粘念’,每句都要押同一韵,缺乏韵律知识的人,是很难做到的”。

吴奎信表示,该书向读者展示了潮人口语,很多还是有字的,其中有些还有应用价值,“只要大家乐于记忆、使用,僻字也会逐渐不僻了。”而通过顺口溜和配录音的方式,让大家乐于接受和便于学习,对传播潮汕文化十分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