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讲长沙话的下一代

2012年06月14日 03:15 长沙晚报

早上,在单位食堂吃粉,同事突然说X同事不呷,看我们呷。

不知为何,我突然冒出一句地道长沙话,“欠呷,欠呷,欠得油滴滴(dia,念二声)!”

此言一出,闻者皆笑,惊呼好久没听到了,那个亲切啊。

单位是学校,同事们来自各地,官方语言是普通话,本人虽是长沙土著,能讲一口流利标准长沙话,却苦于无用武之处,即使都是长沙同事,大家也是文质彬彬,用普通话交流,显得文雅而客套。

回到家中,儿子要求全家人讲普通话。他虽然是长沙细伢子,但在幼儿园接受的是普通话教育,和小朋友对话没人讲长沙话。

在家里,新化籍的爸爸跟他讲“笸箩”的“新化塑料厂”出品的新化普通话,连奶奶都讲标准的“新化普通话”;当然他的外公外婆讲的是标准的“长沙塑料厂”生产的普通话。所以,普通话最标准的老妈我,义不容辞要推广正规普通话了。

可是,有时候长沙话会脱口而出,一般是在训子的时候,“你何式咯蠢啰,真的是蠢不带发啦!”

马上,抗议声响起:“请说普通话!”

但一说普通话,我就不知道该怎样骂人,就算骂也骂得不舒服了。

打开电视,总能看到被采访的长沙街头市民都说普通话,先不管地道与否,反正没人说长沙话。

若干年前,情况却正好相反,那时边看电视边会笑得要死。当时都觉得长沙话好粗俗,好难听,怎么能到电视里去献丑呢?

近些年,长沙人的文化水平都提高了,都喜欢讲普通话了。

渐渐地,我们好像忘记讲长沙话了。

我在教儿子童谣时,竟然只告诉了他长沙经典儿歌《月亮粑粑》。而我们小时候说的是远不止这些的。比如“板凳一脱,打嗒我的脚;板凳一跷,打嗒我的腰……”还有“唐僧走路屁只咯冲,后面跟只孙悟空;孙悟空跑得快,后面跟只猪八戒……”当这些童谣偶尔在我嘴边响起时,儿子会狂笑不已,他觉得乐趣非凡,但是他有时听不懂。作为长沙小满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在外面,我们身边不管老幼,都是称呼“美女”、“帅哥”,而不是喊妹砣、满哥。满大街都是普通人,大家都操着或标准或塑料的普通话,连长沙菜市场也不讲长沙话了。

于是,我们都会用普通话夸人丰满、苗条、白皙、健康肤色、魁梧等等;却忘记这其实就是擂胖的,刮瘦的,嫩白的,蔑黑的,胚伙大等。相比而言,长沙话形象生动得多。

在长沙人刚学普通话时,有很多笑话。长沙公交车售票员会说:“请大家往肚里走,肚里捞空的!”还有人形容天上星星很多时,会说:“天上的星星挤密 密!”诸如此类,眼睛笑瞎。

现在很少人会犯这样的错误了,竟然觉得少了很多乐趣。

很多外地人到长沙生活,大家都讲普通话,更能融入我们的城市。

中博会在长沙举行,各地游客环游长沙,交流无障碍,更能宣传我们的城市。

可是,不知为何,我这个土生土长的长沙妹砣,看到我崽和其他小屁股听不懂长沙话时,看到很多新生代长沙人讲的长沙话竟然是普通话腔调时,在路见不平或者发泄心中愤恨却只能用普通话表达时,我真的非常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