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土话该不该说?调查

2012年06月19日 04:47 水母网

记者在海边一家酒店采访时发现了一本小册子,名叫“经典烟台标准话教程”,上面刊登了咱烟台人常说的“标准话”,旁边还用真正的普通话进行注解,大家看后觉得特别开心、特别有意思。

例如:“大锅,你逮饭了吗?”“我雪你这银彪呼呼的,就鸡到逮啊!”这是一位市民遇到邻居时的问候话,对从小不在烟台本地长大的记者来说,想听懂还真挺难的。看看“翻译”过来是什么意思?“大哥,你吃饭了吗?”“我说你这人挺傻的,就知道吃啊!”

烟台人把是叫四,人叫阴,把说话叫所话,把吃饭叫逮饭,饿了叫沃了,喝水叫哈绥,海螺叫波漏儿,烟台人把讨厌叫主见或个样。烦人叫真够你了,够死了。烟台人管脑门叫叶了盖,膝盖叫波了盖,手指甲叫羞子甲了,脚指甲叫绝子盖……

类似的话在这本教程里很多,挺有咱烟台本地特色,随后记者将这一话题在芝罘区的大润发超市、三站批发市场等公众场所对市民进行了随机采访,该说烟台标准话还是烟台土话?五六十人接受采访后,正反方观点各占一半人数。

正方:土得有味,值得提倡!

家住白石路的刘女士说,我就是烟台本地人,已经习惯了咱烟台本地话,生活在烟台就应该说烟台话,这也是咱烟台本地特色。

市民方先生认为,每个地方都有自已的本地话,就像广东话一样,我们听起来也像听天书,但人家本地人互相交流时就没有障碍,本地话也是地方财富,不能失传,因为它代表了烟台一种文化,要说烟台标准话。

业务员戚先生说,我经常到外省出差,当走在大街上看到鲁F开头的车牌号,就知道这是烟台的车,内心感到很亲切,虽然车子一晃而过。但是如果遇到一个人张口说的是烟台话,我会主动上前与他搭话,叫着他一块到饭店喝两杯,因为听到乡音,这就是老乡,他乡遇故知,那种心情,只有亲自体验过才能感受到乡音的可贵,我支持说烟台标准话。古诗云“乡音无改鬓毛衰”,也是说的浓浓的家乡话情节。

反方:土得掉渣,坚决反对!

三站业主王先生说,的确每个地方都有自己方言,凡是本地话都有本地特点,对于外地人来说,听起来就像听天书,交流起来比较难,所以我还是支持说普通话。

外地来烟工作的张女士说,我是一名外地人,14年前来到烟台工作,虽然来十多年了,但有时还是听不懂本地话,有一次去买绿豆,当地人说绿豆为“鲁豆”,当我明白鲁豆意思后,说了一句“鲁豆不鲁啊”,卖绿豆的倒不明白了,呵呵。所以我还是希望大家都说普通话。

烟台本地人丁芮说,我认为从小说普通话,就像从小说英语一样,只有都说普通话,才能让大家都能明白。另外,烟台标准话就像其他地方的本地话一样,说起来并不好听,太土了,土得掉渣呀。

中间派:见啥人说啥话

除了支持方和反对方,还有一部分市民站在中立方,他们希望一人多能,两种话都会说,见什么人说什么话。

做教师的邢老师认为,一个人漂在外地,突然听到乡音,的确能让人很亲切,因此我认为,一个人要会说当地话,就像不能忘本一样。但同时也要会说普通话,因为一个人不可能总与本地人打交道,如果遇到外地人,就得用普通话与他交流,比如我是做教师的,在课堂上只能说普通话。

赵女士认为,一个人不单会说本地话,还要多学点外地的标准话,就像相声演员一样,能说出好多当地标准话。但有一点,就是标准的普通话一定要会说,因为普通话就像万通语言,到哪儿都能交流,与谁说都能听懂,所以艺多不压身,他认为做为烟台人既要会说咱烟台标准话(土话)还要会说标准的普通话,现在讲究与时俱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