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孩子还在说方言吗?

2012年06月26日 01:44 杭州日报

吴侬软语,总会让人想起苏州女孩嗲嗲的声音,或是上海人嘴里一口一个“阿拉”。近日,新昌方言研究专家杨眉良参与了当地方言录音建档工作,提出了一个新观点:吴方言应以绍兴方言为代表。杨眉良的观点一时激起千层浪,一场吴方言之争迅速点燃。

吴语之争

杨眉良今年83岁,对新昌本地方言、民俗文化素有研究,曾出版过《新昌风情录》、《新昌方言录》等书籍。杨眉良认为吴方言的关键特征是“四声八调齐全”,即平、上、去、入“四声”,再“各分阴阳”成八调。这八个调类是唐宋时期的中古音系,绍兴方言(包括所属县市)完整保留至今。经过几千年演化,绍兴古越语变成楚语和中原话两源合流的吴方言。

杨眉良的观点虽有道理,但是作为吴语的代表实难服众。“语言的强势还需靠经济,上海话是所有吴语方言的混合体,吴方言应以上海话为代表。”网友“姑苏”说。“东望黄海”说,苏州从来都是吴文化的发祥地与中心,吴语应以苏州话为代表。网友“在水一方”则认为,苏州、杭州话受北方官话影响太大,上海话又太年轻,唯独宁波话,历史上偏局一偶,受钱塘江阻隔,所以保留了正宗的吴语。

记者从省档案局获悉,吴语是中国第二大方言,形成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主要分布于浙江、江苏、上海、安徽、江西等地。上海知名沪语专家、上海大学中文系教授钱乃荣认为,吴语代表与文化中心有关,过去吴语以苏州为代表,当时苏州产生了《海上花列传》、《九尾龟》等大量文艺作品。上海开埠后,经济文化中心转移到上海,其代表的吴语也更为强势。浙江大学汉语言研究所所长方一新则说,吴语内部差异并不大,上海、苏州、绍兴、宁波等都可说是吴方言的代表城市。

方言窘境

这场争论,没有赢家。“越衰弱,才越想证明强大。”在各地方言“争霸”背后,是方言日渐衰弱的现实,各地方言都共同面临着“进入博物馆”的威胁。

日前,上海社会科学院发布了《2012年上海市中小学生成长情况最新调查报告》,该报告显示,目前上海市中小学生的日常习惯用语为普通话,沪语则处于弱势地位,即使在上海本地出生的学生中,也只有60%左右能完全听懂和会说上海话。

钱乃荣告诉记者,实际情况可能比调查结果更不容乐观。据他调研发现,小学里每个班会说上海话的孩子只有一两个,大部分孩子听得懂,但说不了,也不愿说。“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要追溯到1992年的校园沪语"禁令"。如果未来孩子再不开口说上海话,那么沪语传承就会出现一个断层,这将危及一种方言的生命。”

浙江省档案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近20年来,由于普通话的推广与民众对普通话的依赖,吴方言的造词能力严重衰退,各地吴方言都不同程度地存在懒音现象。“地方语言是文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随着现在会说、愿意说方言的人逐渐减少,方言语音将渐渐被遗忘。”长兴县档案局局长张满山也同此忧虑。

抢救母语

日前,长兴县槐坎乡人民政府,长兴方言语音档案建档录音的第一位“代言人”家住槐坎乡抛渎岗村的村民开爱民,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张录音,完成了长兴方言的第一份录音资料。

这些正在消失的吴侬软语,眼下正在被浙江省档案局收集整理后,存入“浙江方言语音档案资料库”,这个资料库被形象地称为“浙江记忆”。该局资源建设部负责人朱南雁告诉记者,这一工作将记录保存浙江省地方方言,为学术界提供科学可靠的浙江方言历史资料。

而在上海,“光复”吴语的动静更大。上海市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提出要打造“吴方言文化研究中心”,并于2015年基本完成上海方言有声数据库建设。上海市教委则提出,争取在正在筹建中的“上海城市历史博物馆”中增设上海方言分馆。

一股弘扬方言的热潮自政府到民间涌动着。钱乃荣编写了一本小学沪语教材《小学生学说上海话》,预计今年8月初出版。下学期,这本小学沪语教材有望进入校园,让孩子们在老师的指导下学说正宗上海话。“语言是平等的,说方言并不比普通话低级,希望我们的下一代不要丢掉自己的母语。”钱乃荣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