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行和亲之路,散忆流芳情缘

2012年06月15日 02:47 西藏旅游

这是一个公主与一条路的故事,从少女公主到松赞干布新娘,再从王妃到绿度母,角色变化勾勒出人生的轨迹,而这一切都契合着那条和亲之路。路与人完美结合,或许可以说,世界上没有一条路像文成公主进藏之路一样留下这么多的传说与痕迹。

大唐。吐蕃。

回溯时光已在千年前,历经几多甲子与饶炯的轮回,历史化为青册待人翻阅。一条古道,连接长安和逻些(今拉萨),虽有上千使者东来西往,却因一女千古流芳。

梳妆明月下,丝柳轻摇月影。那一刻,不管文成公主编织着怎样的春思与爱情梦想,都淹没在一场名曰政治联姻的和亲中。“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赴雪域边陲,华盖之下,众人簇拥中,一个女子的悲欢、离合、忧虑与遐思,又有谁顾及些许?

和亲之路漫漫其修远,长安、赤岭、柏海、合川驿、逻些,身为帝王女,这一次注定而又偶然的婚姻远行,让她身兼新娘、大唐使者、文化传播者等数职,对爱情与婚姻的憧憬间杂在和亲这一历史大事件中,让唐蕃古道有了新的传奇与定义。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成为传奇。

禄东赞轻轻一拽,文成公主羞答答地登场了

着宫女装扮百人齐列宫廷之外,来自天竺、仲格萨尔、大食和吐蕃等地的求婚使者们一一详看。这是最后一试——辨认公主。

其他使者拽貌美、衣着高贵者出,皆喜为辨得公主。唯吐蕃使者禄东赞不急不躁,于旁静观,待他人选毕,用箭稍卷住公主衣领引之,此时公主转过身来,于是溢出了青莲花之香气。

在历史记载中,文成公主被吐蕃大臣一拽而羞答答地登场了,也给这个“点秋香”式求婚画上了一个小结。

六难使者的各种难题把其他使者难为得如火上的蚂蚁,把吐蕃使者的聪明与智慧展露得淋漓尽致,求婚的过程一波三折,波波出奇,当被禄东赞一一化解于无形,戏剧冲突和高潮的迭起就如此这般堂而皇之地被历史书写演绎着。

至于文成公主的这一转身是喜是泣,《贤者喜宴》言之为“喜”,《西藏王统记》记载为“泣”,不管为何,可以肯定那一刻文成公主的内心一定非常复杂。

翻越汉文史籍,详看阎立本《步辇图》,感觉历史书写的惜墨如金早把文成公主让位于王朝的政治。来自各个地方的这么多的使者,都是一方诸侯自然不用管门当户对,但郎才女貌的要求应该是有的。可文成公主帝女初长成,早已被植入王朝政治,想挑一挑就难了。

文成公主的最大资本此时不是美貌、智慧、才学或者修养,而是大唐。中原大国的地位与尊严凌驾于一切,初来求婚者只求公主,不求文成。大唐嫁女,落于文成之上,历史的注定与巧合给后人留下一个无限的想象空间,也为后世留下一段传奇。

每一个女孩在豆蔻年华,情窦初开的年纪都对爱情充满美好的想象,文成公主也是其中的一个。幸亏是文成公主,她把对爱情的追求与大的历史进程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当弱小的女子身旁伴着文人墨客、乐师队伍、农技人员和携带丰盛嫁妆、书籍、乐器、绢帛和粮食种子的驼队走出长安的那一刻,在伤心离别、前路不知何为而踏上那条叫唐蕃之路的艰难行程时,属于文成公主的人生之旅才真正展开。

日月山前,回望长安不见

作为大唐的使者,文成公主的胸前当别满勋章,她的臂弯当拥满鲜花,但是作为女人,她的爱情呢?  ——张爱玲

路漫漫,风雪隆冬季节。唐贞观十五年正月十五,文成公主的队伍西出长安了。

一路向西,向西,再向西,家乡的阡陌良田逐渐变为草原辽阔、牛羊成群的塞外景色。这是唐人最喜欢的边塞诗题材了。奇怪的是留存今世的全唐诗却不见对文成公主的诗意送别。

仪仗山川阔,琵琶道路长。不知经过多少边关,不知各地方言几经流转,听向导一路介绍着所经之地的风土人情,不知文成公主的豆蔻之心激荡着怎样的芳菲。一边是故国难离,一边是未见之夫婿,昨还是宫中不知愁滋味的公主,今已成边塞赞普之新娘,行路中又有几多思念与遐想,几多纠葛与辗转。出公差的礼部尚书、江夏郡王李道宗那口中阵阵有词的国之大道,又怎能触及文成公主细腻的内心。

这一日,队伍行到了赤岭,即将要离别大唐管辖的土地,文成公主心中一片怆楚。向西远望吐蕃,天高云低,草原苍茫;回头东望长安,更加留恋故土。

长安何所在?当向东方遥望去,发现视线已被群山阻隔,文成公主禁不住流下悲伤的泪水,这一思乡的泪水不得了,泪水幻化成了一条小泉,名曰公主泉。

遥望长安不见,遂拿出皇后赐予的“日月宝镜”,从中照看长安的景色和亲人,遥思故里又不禁伤心落泪,泪水汇集成了倒淌河,由东向西,流入青海湖。

但当她想到身负唐蕃联姻通好的重任时,便果断地摔碎了“日月宝镜”,斩断了对故乡亲人的眷恋情丝,下定了毅然前行的决心,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西行的道路。宝镜扔了出去,摔成两半,正好落在两个小山包上,东边的半块朝西,映着落日的余辉,西边的半块朝东,照着初升的月光,日月山由此得名。

一个传说接着一个传说,看看日月山的风景,听着当地的故事,可以就着饮茶,或小酌。

如今古道旁,文成公主纪念馆、日月山的神牛塑像和回望石仍一如既往地延续着民间历史的书写习惯,让人无限遐想和思念。这就是文成公主站在呼呼的山风中最后一次流泪回望故乡的地方?

是的!就是这里。在日月山怀古,古今何事入胸怀,是文成公主身系大唐安宁凄苦远嫁?是古道往来的历史足音?是唐蕃友好的大国友谊?是一个女子于历史风云中的命运流转?抑或是穿越时空的旷世爱恋?就站在这里,幻望公主远去的背影,我们对她肃然起敬。 因何而敬,敬其何为?游者自知。

行路追思大唐公主,拾掇着今日的故事流传,猛然发现:一旦文成公主走进了吐蕃的地界,历史书写也就从正儿八经的记述变为美妙的民间记忆。大唐的官方历史书写转向吐蕃的民间记述,对一个历史人物的记载出现了一个书写样式的转向,这仿佛告诉我们:文成公主是嫁出去的姑娘,她的爱恋属于雪域高原。

柏海迎亲,文成公主的转变

“弄赞率兵次柏海亲迎,见道宗,执婿礼恭甚,见中国服饰之美,缩缩愧沮。”《新唐书·吐蕃传》记载这历史场面仅一句话。 但就是这一句话给人留下了无限的遐想。

如今迎亲的地方是否还胜景如常?当地政府在扎陵湖与鄂陵湖之间的一片草滩上立起“迎亲滩”大石。那大石头在平坦而辽阔的草原上孤单单地立着,像是一个追寻者的背姿。

如今的迎亲滩,景色本身并没有太大的特别。游者心中或许有疑虑,这么一个重要的地方怎么就没有特别的景观和遗迹呢?千年真是太久了,在记忆的深处,这些早已化为传说。

但传说也不是随便说的。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夫婿松赞干布迎亲的营地就在前面,可眼前的黄河泥沙纵横无法行船,急切的脚步突然被阻挡住了。

次日,当文成公主来到黄河边,看到河上架起了一座漂亮的彩桥。当她走上桥细看,才发现桥面是由牧民背着的木板组成,彩色栏杆是穿着鲜艳服装的儿童手拉着的哈达。文成公主被善良的群众感动得落泪,她排除了自离开长安以来的忧伤,高高兴兴前往柏海。

当身着华美盛服的文成公主出现在松赞干布的面前时,驰骋高原的吐蕃王惊为天人,立即倾心不已。文成公主见到松赞干布,发现他英俊潇洒,文武双全,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相逢的瞬间,丝丝喜悦也迅速地飘过了文成公主略带忧郁的双眼,淡淡的红霞更悄然照亮了她矜持的神态。

历史书籍没有用细腻的书写描绘这一千古相遇的爱恋。也许史书不记正因为那一刻是属于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两人的,那一刻没有王朝、没有政治,只有男女相悦。

迎亲滩有过无声的寂静,有过赛马的喧嚣,见证过历史的大场面,此时的草原显得波澜不惊,平坦、辽阔。

那一夜,草原的夜晚灯火通明,歌声飞扬,舞影婆娑,接亲的场面十分隆重而热烈,干戈狼烟的杀伐争战化为春宵一夜。

迎亲滩真的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可不要忘了柏海迎亲后,雪域对文成公主的民间记忆又出现了新的转变。她的内心不再忐忑,她的思想不再徘徊。逶迤千里的唐蕃古道,至此开始流传一段千古爱情佳话,也从此留下了文成公主造福雪域的种种传说。

度过几个美好的夜晚,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辞别了李道宗,一路结伴而行,不知不觉来到了玉树。

追随文成公主一路进藏的脚步,也来到位于青海玉树县结古镇东南25公里的贝纳峡谷,

山上松柏如画,文成公主庙山下小河如诗。藏式建筑的文成公主庙紧贴百丈悬崖,风景幽静,金光闪闪的屋顶光芒四射。庙四周所有的悬崖和面积较大的石头上都刻着数不清的经文,被阳光与风,被雨雪与露珠,更被人们的口口相传所吟诵。

我在这里,故事在这里,文成公主也在这里。只不过时间把这里标上了刻度,历史在那头,我在这头,文成公主在往昔,我在今日。

千百年来人们在这里的岩崖上凿刻佛像和经文,久而久之,贝纳峡谷的大部分岩石和石头都被人们刻满了,经文和佛像已成为百丈悬崖新的机理和肤纹。贝纳峡谷仿佛是历史的横断面,置身其中仰望,我也只不过是历史一瞬。

文成公主在贝纳峡谷住下以后,亲率工匠在沟内的悬崖峭壁上浮雕凿刻了各种佛像、大小佛塔和重要经文等,还亲笔用汉字楷写了16行颂词,古藏文的发明者吞米桑布扎写了18行说明,可惜这些珍贵的手迹难耐风雨剥蚀,已然残缺不全,难以辨认了。

这个传说就在这个历史的横断面上,虽然也是历史一瞬,却是伊始。当初的一个真实历史人物如今已被塑为雕像庄严地立于庙宇中,慈善依旧,但早已找不到公主豆蔻年华时的俏皮、清丽与贤淑。

在贝纳峡谷,文成公主通过自己的身传言教,帮助当地藏族人民学会驾牛开荒,耕耘播种,学会了垒石砌墙,伐木盖房,学会了纺纱织毯,凿石打磨,唱歌跳舞等。迄今,在贝纳沟对面的山坡上还有公主当年教人们开荒种地的田埂。因此,在当地藏族人民的心目中,文成公主是天上的菩萨娘娘。

经过较长时间的休整,文成公主的队伍又出发了,当地的人们就以这样的纪念方式表达着自己的挽留。我也想留住什么,望向公主一去不返的脚步,还是继续前行吧。

在怒江两畔

过了唐古拉山,就进入今天的西藏境内了。文成公主已经走远,翻过唐古拉山的哪个山口,走向哪条路?行路的滚滚烟尘已经消散,历史记载中不明,只好于传说中慢慢寻觅。

没有越野车,更没有桥梁,行路之艰难可想而知。据说就有这样一条无名大河,阻挡行程。

汹涌的河水惊涛拍岸,不时无情地吞噬着无辜的生命,文成公主看这一幕幕, 内心无比疼痛,泪水和汗水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汇入河中,形成了滚滚怒江水。怒江的藏语名叫“佳姆俄曲”,意思就是“文成公主的汗水”。她祈求神灵保佑当地百姓能够平安幸福地生活,并从身上取下一条彩带抛向江岸,彩带立即化为一座桥——嘉玉桥。从此嘉玉桥连接了内地与西藏,成为茶马古道上重要的驿道。

嘉玉桥古桥畔仿佛依稀可辨马帮的驮铃声。或许随着岁月的流逝,古嘉玉桥的颜色会慢慢消退,但消不去的是对文成公主魂萦与情绕、敬重与热爱。

溯怒江水而上,一路草原峡谷风光。想必文成公主到达这里时已是夏天了吧。雪山之下是满眼的青翠,不知名的鸟飞舞雀跃,一路虽然少有人烟,但异域的风光绝对入眼入心。

怒江在脚下奔流,比如县茶曲乡望江而坐,于良田美景守望岁月。我沿着一条小径走向达木寺,相传为文成公主入藏经过此地时修建的达木寺,早已没有了最初模样,但文成公主的足迹和故事依然清晰。休息的大石头、洗澡的温泉水都在附近,在这里,文成公主享受着惬意的旅程。

独树一格的达木寺天葬台保留下人的头骨,砌在墙上,也有说是文成公主嘱咐如此做的。300多具人头骨墙壁是那般神秘,也是那般神秘地给人以超脱死亡的勇气。历史远去、人生远去,留下的却让人有无限的思索。

离达木寺不远的公路旁的一个断壁上摆放着一块石头。上面书写着歪歪扭扭的六字真言,据说那就是文成公主刚学会藏语时写下的。是啊,日日夜夜的相望,看到松赞干布那坚毅的胸膛,心中不时泛起爱的涟漪。她多想表白自己的心意啊。

古道只是一条路,在怒江畔蜿蜒,但它却在历史中延展。今人不见古时道,今道曾经伴古人。远了,茶曲乡在怒江谷地的金黄画幅中成了一个小点;久了,文成公主进藏的历史事件成为一段段美丽的传说。记忆中,有一串深刻的足迹,阔步走来。

一座新生的千年之城与公主到来

“正月十五那一天, 文成公主答应来西藏。莲花大坝不用怕,有百匹善走骏马来接你。高山连绵不用怕,有百头力大牦牛来接你。大河条条不用怕,有百只黑色皮船来接你。来到拉萨的拉通渡口时,有百条马头木舟来接你。来到拉萨的吾吉滩时,有百辆双轮马车来接你。来到拉萨的东孜苏时,有百名英俊青年来接你。来到卡阿东的山角时,有百名美丽姑娘来接你。来到红山脚下时,有百名亲信大臣来接你。今天公主来到西藏,好像狮子进入大森林,好像孔雀飞落大平原,好像不落的太阳升起……”

一首流传的歌谣依稀可想当初拉萨和亲的盛大场面。追随文成公主的脚步,已然站在布达拉宫脚下的广场上,往来不息的转经身影俨然成为拉萨的一道街景。那一天,光秃秃的红山脚下,人一定更多,为了一睹大唐公主的芳容,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

“文成公主各种锦绣之衣,佩戴金玉珠宝之饰,率其侍婢二十五美女,亦各以缤罗为衣,佩珠玉为饰,携琵琶乐器,往扎拉乃乌塘游赏。斯时吐蕃臣民,皆来会聚,瞻视盛况,歌舞戏乐,一片欢腾。”《西藏王臣记》的记载可以让我们回想当时的盛大场面。

1300多年前的拉萨芳草萋萋,沼泽沙滩,一片荒凉。但当文成公主看着为了自己而专门换上汉族袍带的松赞干布深情的目光时,对亲人与故乡的思念,对异域荒凉的感触也同时转化作了与雪山共存、与江河齐舞的爱。青春年少的懵懂早已抛在千里的进藏路上,此时她已是雪域吐蕃的王妃,没有谁比她更深切地知道这一点。

藏语里,拉萨意思是天神之地。阳光明亮得没有一点杂质,但有重量,照在身上让人有一种飘起来的错觉,走起来,像走在一个遥远的梦里。在梦里追溯拉萨1300余载的文明历史,我们会发现,它与文成公主息息相关。

“雪域藏土为女魔仰卧之相,卧塘湖即魔女心血,三山为其心窍之脉络,为镇伏女魔,需建寺镇之。”在文成公主的建议之下,藏王松赞干布根据女魔的仰卧之形,在不同的位置上共建了庙宇108座。当时大昭寺所在地周围是一片沼泽,沼泽中心有一湖泊——卧塘湖,即女魔的心脏,赤尊公主依照文成公主的推算,以山羊驼土,填平了卧塘湖,在其上建大昭寺,供奉佛像,镇了女魔的心骨。藏语称山羊为“惹”,称土为“萨”,为纪念建寺,佛殿初名“惹萨”,后来城市的名字也演化为“拉萨”。?经过一番综合治理,拉萨终于具足了八吉祥之相。

如今走在拉萨街头,许多人都会讲起文成公主的故事,说她如何厉害,镇住了魔女,说她带来了各种工艺和文化……西藏的历史留下太多文成公主的遗迹和传说,这些美丽的故事中文成公主的面容如同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向我们昭示着时光的迢遥和往事的浩淼。

大昭寺内供奉的释迦牟尼12岁等身像,唤作汉虎神变寺的小昭寺,大昭寺内的文成公主像,布达拉宫的文成公主壁画、公主柳等等,当我们穿过幽暗的过道朝这些探望时,文成公主的微笑正穿越隧道,洋溢在我们身上。

江山留胜迹,往事越千年。今天,拉萨的诱惑就像那夜来的微风,轻轻吹动着月色中的经幡,直到那些经幡都成为远道而来者眼中最神奇的幻象。而有谁知道,在拉萨的浮华与灿烂中,是文成公主帮助我们握住了西藏的第一阵心跳。

在西藏琼结县境内,有着西藏规模最大的王陵,它是藏王墓。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就埋在那里。旁边还建有一座小庙,庙里有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卧龙跃马终黄土,人事音书漫寂寥”,一个风华绝代的公主百年之后虽回乡未了,但这一生离不开这一行,这一行注定了一生,再回想一路的追寻与遐思,内心再无惆怅。

TIPS:

1. 据传,玉树县的贝纳沟是文成公主进藏途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个地方。这里的藏族首领和群众曾为她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文成公主深受感动,决定多住些日子,并教给当地群众耕作、纺织等技术。文成公主离开这里进入拉萨后,这里的藏族同胞便依据公主的画像,在石壁上造像,以示怀念,遂又建庙。从此贝纳沟便成了玉树地区的一大圣地,成为信徒们顶礼膜拜的佛堂,香火缭绕,经久不衰,当地藏族群众把这里视为玉树高原上的“洞天福地” 。

2. 文成公主庙别名“沙加公主庙”、“大日如来佛堂”, 海拔3700多米, 是青海最早的佛殿,有1300多年历史。文成公主庙紧贴百丈悬崖,风景幽静,庙四周所有的悬崖和面积较大的石头上都刻着数不清的藏经,峡谷、山间纵横挂满了五色经幡,甚为壮观!在佛堂右侧20米处岩崖下,有一泓清澈如明镜般的泉眼,名叫公主泉。相传文成公主在此驻跸期间,曾在泉边梳洗。 1300多年来,这儿都是一年四季香火从不间断,酥油灯昼夜常明,前来朝拜的藏汉群众络绎不绝。

3. 倒淌河发源于日月山西麓的察汗草原,地处青藏、青康公路交汇点,距西宁102公里,全长约40公里,海拔3300米。原是一条东流入黄河的外流河,后因日月山隆起,河水向西流入青海湖畔的措果(耳海)。因众河皆东流,唯此河独向西流,故名“倒淌河”。它是青海湖水系中最小的一支,不仅河流蜿蜒曲折,而且河水清澈见底,看上去犹如一条明亮的缎带飘落在草原上。

4. 柏海,即今青海鄂陵湖或札陵湖,又叫“查灵海”和“鄂灵海”。分别意为“白色的长湖”和“蓝色的长湖”。是黄河源头两个巨大的高原淡水湖泊,它们位于巴颜喀拉山北麓的玛多县境内,上距黄河源头卡日曲190多公里,下距玛多县城60多公里。扎陵湖和鄂陵湖自古以来就以美丽富饶而著名,这一带不仅是我国古代游牧民族放牧养畜的天然牧场,而且是我国历史上内地通往西藏的交通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