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诺族服饰——日月花饰

2012年06月11日 05:10 中国服装网

基诺族是云南的独有民族之一,据2000年云南省第五次人口普查统计,基诺族有20899人。主要聚居在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县的基诺民族乡,少部分散居在景洪县的勐旺、勐养、橄榄坝、大渡岗和勐腊县的象明、勐仑等地。基诺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无本民族的文字。其语言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彝语支的一种,本民族内部分基诺山基诺语和补远山(近4000人)基诺语共两种方言,其语音、词汇、语法等有明显的差异。

1979年6月经民族确认,成为中国的第55个民族。

基诺山的基诺族由乌热、阿哈和阿西三个胞族组成。历史上的乌热胞族寨有:茄玛寨、勐旺寨、补远寨和科连寨;阿哈胞族寨有:寨母寨巴坡、寨父寨巴漂、儿女寨——札果、札吕、洛特、巴卡、亚诺、么卓、巴来、巴桂、毛俄、少妞左米、阿俄饶、洛科、巴别、普米、银场;阿西胞族寨有:寨母寨巴夺、寨父寨司通、儿女寨——普希、巴亚、巴洒、阿坡、巴秀、回珍、回鲁、吉座。

各村寨历史上实行“左米尤卡”(即长老管理村寨)制度,村寨长老由各村寨中最古老氏族的男性年长者担任(传说最初担任村寨长老的是女性年长者)。村寨长老的组成因各村大小或其他原因分别是“七老制”、“五老制”、“三老制”和“一老制”。历史上巴亚寨是基诺山的大寨子,他们的长老制组成如下:

卓巴巴亚寨首席(男性)长老;卓生:巴亚寨第二首席长老;巴努:首席长老的接班人;生努:第二首席长老的接班人;科普洛:第三氏族的长老;旦寨:第四氏族的长老。尽管历史上曾有中央政权的“攸乐同知”、西双版纳的封建领主制度、民国的保甲制度统治过基诺山,但直到本世纪50年代初,基诺族长老制并没有因上述制度的存在而被打破,从中可以窥见基诺族长老制文化的根深蒂固。

基诺族自称“基诺”、“基诺册饶”、“基诺阿饶”、“基诺珠”、“基诺阿珠”、“基诺玛”、“基诺阿玛”,即“基诺人共同体”之意。“基诺”为基诺族语言记音,基为舅舅之意;诺为后边、后面、后人、后代之说,“基诺”应是“舅舅家的人”或“尊重舅舅的民族”的意思,汉文献的零星记载中,多半称之为“攸乐”或“攸乐人”。

基诺山,位于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部,是基诺族的主要聚居地。基诺语地名为“基诺洛克”或“基诺厄塔”,意思是“基诺人居住的地域”或“基诺山”。基诺山基诺乡辖7个村公所,45个自然村,截至1998年底,全乡有2636户。共11086人,其中基诺族人为10321人,占全省基诺族总人口的约56.52%。除此之外,约5000余人的基诺族或小聚居或散居于与基诺乡毗邻的勐旺补远、大渡岗镇、勐养镇、橄榄坝(勐罕镇)、勐仑镇、象明乡、允景洪镇等地,乃至云南省各地和全国的部分省市区。

基诺山属热带山区,土地肥沃,雨量充沛,到处都是茂密的原始森林。这里盛产茶叶,是驰名中外的“普洱茶”六大茶山之一。基诺族自古以农为生,旱稻、棉花、玉米是他们的传统农作物。

基诺族服饰简单古朴,他们喜欢穿自织的带有蓝、红、黑色彩条的土布衣服。基诺族男子穿宽裤和无领对襟白外衣。女子上着绣有各色图案的白色背心,外罩无领长袖外衣,下穿黑色红边的合缝裙子,身背大麻布袋。基诺族崇拜太阳,日月花饰就是基诺族人民审美心理的历史积淀,它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日月花饰是基诺族男子的背部装饰。每个男子在衣背中央均缝缀着一块彩色图案,基诺人称之为“波罗阿波”,意为太阳花或月亮花,即日月花饰。日月花饰呈圆形,直径约为10多厘米,用红、黄、绿、白等彩色丝线绣于18厘米见方的黑布上,再缝于衣背。圆形图案由中心往外展开,呈放射状彩线条,有的好似太阳,光芒四射;有的线条平缓,象月亮一样柔和。日月花图案旁往往还要加绣有兽形图案或几何形花纹,使得其花纹色彩对比更丰富、和谐。

关于日月花饰“波罗阿波”,有一种传说:相传基诺族的祖先是孔明南征军的—部分,他们因在途中歇息而掉队,后来追上大部队后,孔明不愿再收留。为了让这些落伍的兵士能够生存,孔明赐以茶种,让其种植,并让他们依照自己的帽子式样修房盖屋。后来基诺人在自己的衣背上就刺绣上孔明的八卦印,以示对孔明的崇敬和怀念。因此,日月花饰又称为“孔明印”。基诺族认为是灿烂的阳光给大地万物带来了生机和希望,是柔和的月光给万物带来了凉爽和露水,故缀饰日月花饰还有祈福之意。日月花饰的另外一种象征意义是:日月永远挂在天空,子女也要永远铭记父母的养育之恩,只要见到日月花饰就会想起自己的父母。

日月花饰是基诺族男子成年的标志。佩缀它需经过成年礼仪式方可。凡年满十五、六岁的男孩,在劳动或出门办事时,就会受到—次事先埋伏好的青年们的突袭劫持,然后将他“绑架”到举行祭祖仪式的会场,在庄严隆重的仪式中接受村寨长老的祝福,并要得到父母赠送的全套农具及成年衣饰。只有经过成年礼,穿上缀有日月花饰的衣服,他才算取得正式村寨成员的资格,开始具有基诺村寨成员的权利和义务,因此,日月花饰又具有村寨族徽的功能。同时也只有穿上这种衣饰,青年人才有谈情说爱的权利,才能参加男女青年的组织和活动。

传统的基诺族男子头饰有年龄之分,未成年男孩留短发,戴帽子,十五、六岁举行成年礼时换帽为包头。包头为黑色,缠绕于头部,两端锁彩边,留出于一侧,青年男子的包头上往往还插坠一朵装饰花。装饰花用红豆子串成,下面吊着绿壳虫的翅膀,这是他们恋人赠送的定情之物,有着极为特殊的含义。红色的豆子永不褪色,金黄色闪着绿光的绿壳虫的翅膀,像金属一样坚硬不易打碎,它们象征着两人的爱情坚贞和持久。成年男子还喜欢戴刻有花纹图案的木制或银制耳环,在耳环和耳孔上往往还喜欢插缀鲜花。基诺族认为戴耳饰和包包头是成年人神圣和庄严的事情。但并不是任何时候都可以为之,一旦父母和舅舅去世,一年内不得戴耳饰和包包头,否则将会被世人唾笑。

基诺族妇女的头饰有年龄、婚否的特征。传统的妇女头饰一般为留长发,戴白底彩色纹的披风式三角尖顶帽。这种帽子一般由竖条花纹的自织“砍刀布”对折,缝合一边而成,形似现代都市流行的风雨衣上的尖顶帽。戴时,帽的前沿朝外翻卷,两侧下垂,直披到肩上,显得简洁明快,朴实大方。

发式和帽尖是基诺族未婚女子和已婚妇女的主要区别。未婚女子头发散披在肩上,或梳髻于脑后右方,帽子尖顶。己婚妇女将长发打结,并用竹编发卡“俄搓”卡住,帽子前倾,帽尖呈尖平顶,一眼看去,好似一朵盛开着的勾头鸡冠花。所以女子未婚的标志主要看其戴的帽子是否尖顶,头发是否散披在肩来识别。关于基诺族妇女尖顶帽的来历,民间有着这样一个神话传说。据传在尚未开天辟地之前,世上只有水、天和太阳,根本没有土地、草木和人烟。不知是何年何月的一天,从水里浮出一个头戴白色尖顶帽,身穿白色衣裙的女人,她就是基诺族的创世女祖阿摸尧白。她用泥土造出基诺族,基诺人为了遮风御寒,妇女们便仿照阿摸尧白的穿戴,缝制了洁白的三角尖顶帽子和洁白的衣裙。至于帽子和衣裙上镶的彩色花纹,则与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有关。

相传美丽善良的基诺姑娘布鲁蕾和勤劳忠厚的小伙子泽白是一对幸福的恋人。正当他们要结婚时,布鲁蕾被附近寨子的富家公子泽木拉抢走,并威逼她在三天内与自己成婚,布鲁蕾不从,他就从火塘中抽出一根烧过的柴火在姑娘的帽子上从前划到后,他边划边恶狠狠威胁说,“你若不答应和我结婚,敢逃跑,抓回来就用这根柴火头把你劈开。”洁白的尖顶帽上留下了几道柴火头的黑印子,中间的粗,边上的细。这就是今天基诺族妇女尖顶帽上黑条花纹的由来。在劫持布鲁蕾时,泽木拉用藤绳捆住她的手脚,她拼命挣扎反抗,藤绳把她的手臂和小腿磨得皮开肉绽,鲜红的血迹印在了洁白的衣裙上,这就是布鲁蕾对爱情忠贞不渝的表现。从此基诺族妇女的衣裙上便镶上红、黑等条纹,以示对布鲁蕾忠于爱情的纪念。

基诺族妇女非常喜欢戴耳饰。她们的耳饰多为空心的柱形软木塞或竹管和鲜花。基诺山四季鲜花盛开,草叶繁茂。基诺族妇女们将采来的鲜花翠草插在耳塞的边侧或耳塞孔内做装饰,有的妇女为保持花草的鲜美,一天当中要更换数次。通常在女孩长到七、八岁时,便要在双耳上穿孔,内塞竹或木管,随着年龄的增长,耳塞也由细到粗,耳孔也就逐渐扩大。长到十五、六岁时,当她们在耳朵眼儿里插上芬芳美丽的鲜花时,就标志着已经成年,可以谈情说爱了。基诺族传统认为耳孔的大小是女子勤劳与否的象征,没有耳孔会被世人视为懒鬼。青年男女在恋爱时,喜欢互相赠送花束,插在对方的耳孔或耳环眼里,以此来表达爱慕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