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者王耀:秦州文化掘金人

2012年06月13日 03:31 福客网

狭小的书房兼客厅,《陋室铭》下余香袅袅中,王耀正埋首于堆积如山的书案。这是记者近日采访王耀时见到的一幕。

一个多小时与王耀“面对面”的交谈,他对天水地方文化的熟知以及对天水非物质文化遗产表现出的极大热情,让记者不禁对这位已年过花甲的老人肃然起敬。

地方文史的收集者

在王耀书房一角的书架上,由他编辑的《南郭寺艺文录》等7本有关天水地方文化的书籍整齐排列。这是他花费三年时间编辑整理出来的,其中一部分书籍已成为地方文化史研究者必不可少的工具书。

《南郭寺艺文录》成书于2002年。整理书稿的那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登临南郭寺,对每一块石碑,认真揣摹、领会,并请教寺内导游、僧人关于碑文的来历和故事,对寺内文物重新考证、挖掘和研究。这年十月,他在充实了大量的资料,汇集了天水多位学者的研究后主编的《南郭寺艺文录》与读者见面了。这是天水其实该书已经是第二次修订出版,此前在1999年已经出了第一版,只是他觉得有许多好的研究文章没有收录,有许多地方还要考证才继续校印此书。

该书出版后,南郭寺的一位高僧说:“这是近代第一本全面研究寺内文物的书籍。”霍松林概括这本27万字的研究文集时题写了“一卷艺文录,明珠耀陇头。”

也就从这时开始,业余时间研究地方文史成为王耀的爱好,也成为了他的工作。

随后,《飞将军李广》、《陇上巾帼春秋》、《才女苏蕙》、《华夏赵氏》等一批研究地方文史的书籍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又从他手中一本又一本的出版。对于不会使用电脑,尚处在手书笔画的老人来说,付出的精力可想而知。谈及这7本书时,王耀说:“我研究的重点是别人没有涉及,但对于天水文化研究又是特别重要的部分。出书的成果是大家的,我只是一位收集者。”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又一本关于天水战将的《忠武将军康务学》已经脱稿,目前正在筹集出版经费,不久将与读者见面。

曲艺文化的关注者

在潜心研究收集地方文史的同时,王耀还时刻关注着天水古老曲艺文化的发展及传承。

秦州小曲在民间流传了千百年,千百年来,秦州老百姓用它吼出了心中的喜怒哀乐。但随着时间的流逝,秦州小曲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很少有人去整理和研究他的艺术特点,特别是抢救老艺人的独特唱腔,而王耀却及时地保护了这一非物质文化的瑰宝。

2005年冬天,记者在采访中目睹了王耀整理、录制秦州小曲时的一个场景。那是一间刚生了炉火的村办公室,他请来了当地的古稀老人,有的老人已经站立不稳,由家人搀扶着唱一段后休息一会再唱一段,这样的速度对于摄像来说简直长夜漫漫,而王耀却兴奋地像个小孩一样边记录唱词边向周围的人讲述唱腔特点。天黑时分,录制完演唱音像时已经是万家灯火。他将冻得有些麻木的手脚拍一拍、踩一踩,便打车回到家里,又开始了整理当天的文字资料工作。

2006年,他听到娘娘坝镇有几位村民还能够喊出当年农业社时期大伙一起劳动时的“号子”(集体山歌),他便立即用家里的电话与他们联系,在电话中听了一段唱腔后,他欣喜若狂,四处奔走,告诉朋友和媒体说,“不要以为四川有船夫号子,天水也发现了秦州号子!”他边说边哼起号子调来,不久他又将这一发现上报文化管理部门,由自己带头整理。这些在本地曲艺中极其重要又行将消失的艺术,终于在媒体中传播,在音像中记录。

童心如火激情常存

一位退休的老人,本来有许多空闲的时间可以去休闲、娱乐,也可以利用自己的技术挣钱,但是王耀却选择了一条研究地方文化的艰辛之路。

早在退休时,王耀便被聘到市政协文史委参加业余文化整理工作,他参加编辑的《天水名人》这本书,是他与许多领导、学者多次讨论研究后,天水历史上第一本记录地方名人的专著,这也是他的处女作。

王耀凭着一股钻劲和热情,在自己“陋室”的一缕清香中,整理着天水地方文化的一个又一个篇章。虽然出书和研究经费时常让他捉襟见肘,但是老人的这颗拳拳之心势不可挡。“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我们为他的精神感动的同时,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支持他的研究工作,并参与到秦州文化的“掘金”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