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十发:一代大师的深圳之缘

2012年06月15日 01:03 深圳特区报

 

中国海派书画大师,原名潼,上海松江人。1941年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中国画系。擅人物、山水、花鸟、书法,并在连环画、年画、插图上均有造诣。他的画早年受陈老莲影响,以至后来青藤、八大山人、石涛、新罗山人的画风也给他启示,他的特殊表现方法,给美带来了隽永的趣味。程十发长期任上海画院院长,是一位成就斐然、享誉中外的艺术家。

2007年3月18日,“美术菁英在深圳——程十发画展”在深圳美术馆开幕,记者曾采访前来剪彩的程十发之子程助,并采写了两篇文章。3月19日傍晚,程助的声音从长途电话中传来:“我给父亲念了你们的报道,他很高兴,深圳人民还记得他……”

我万万想不到的是,4个月之后的今天,我会再度接到一个关于发老的电话,而这个电话竟是一个噩耗:在医院进行了两年治疗后,程十发在本月17日下午6时58分永远闭上了双眼,享年86岁。

坐在案前写下怀念的文章,却深知发老永远没有机会再看到了。发老的去世,于中国画坛而言,是丧失了一位大师,一位智者;于深圳美术而言,是挥别了一位引路人,一位奠基者。这是个巨星陨落的时代。让我们观瞻伟人的身影思索我们的去路。

奠定特区美术基础

上世纪80年代,深圳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不仅在经济上受到了国家政策的惠及,在文化上也因为这种开放的风气,吸引了一批影响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艺术精英们的到来,程十发便是其中一位。这位艺术大家在深圳的几年中默默耕耘,其为人作风影响了深圳第一批艺术工作者,他与陆俨少、唐云、关良、宋文治、朱屺瞻、亚明、李苦禅、关山月、黎雄才、黄胄等大家一道,为特区文艺建设奠定了夯实的基础。

据当时的深圳展览馆(深圳美术馆前身)负责人郭炳安回忆,发老是在1978年随着“江苏省上海市中国画、版画联展”画家团来到深圳的,从那开始,他便与深圳展览馆结下了深厚感情。“当时展览的画作,无论大小,他都无私捐赠给我们了。之后他还经常应邀给我们作画,在那几年内,他给深圳留下了十几幅作品,这在国内已经不算是个小数目。而且幅幅都是精品,这真是可遇不可求的文化财富!”

发老的到来也让市领导非常重视,在当时科技产品尚未普及的情况下,市政府斥资为深圳展览馆添置了一部电视台专业摄像机,专门用于拍摄画家创作的情景。当时发老作画的过程都让郭炳安记录了,“包括发老跟他夫人合作作画的场面,还有发老在作画过程中谈笑风生的场景,如果当时没有及时留下,现在就永远不可能找回了。”想到斯人已逝,郭炳安言语之间充满了唏嘘。

不仅如此,深圳的第一家中外合作动漫企业——翡翠动画设计公司也是在发老的牵线之下成立的。据深圳美术馆工作人员回忆,长期从事连环画创作的程十发对学员的培训情况非常重视,在第一批学员毕业的时候还特意前来为他们颁发毕业证书。那批学员如今都已成为深圳乃至全国动漫界的骨干力量,他们都是深圳“动漫之都”的宝贵资源。

深圳是他的乐土

程助曾不止一次告诉记者:“父亲在深圳感觉到很自由,他在这里创作多产,而且创意喷涌。”

在80年代中期,随着其子程助在深圳落户,他也每年过来深圳度过几个月,俨然将深圳当成了他的第二个家。

在上世纪80年代,深圳的很多地方都非常简陋,而程十发这位当时已蜚声遐迩的画家竟然屈就于巴登村的农民房里,还给那座农民房起了个可爱的名字“芭登农舍”。直到今日,当时拜访过他的深圳文艺工作者依然对当时情形记忆犹新:在夏天,他穿着汗衫汗流浃背地作画,没有空调,陪伴着他辛勤创作的只是一台小小的风扇。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程十发创作出他艺术生涯当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作品,其中包括水墨连环画《召树屯与喃喏娜》,还有他创作的唯一一套人体画作。

1987年,深圳推出第一批商品房,发老就决定在深圳买房,成为第一位在深圳定居的画家,房子坐落于华强南下步庙的小区。在他之后,宋文治、陆俨少也相继在深圳买房定居。几年之后,由于工作原因,他返回上海,来深圳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虚怀若谷幽默乐观

说起发老,几乎所有跟他接触过的人都竖起大拇指。“真诚”是不少人对他的第一评价。“一个大画家,一点架子都没有,这从他给深圳留下的作品就可以看出来,毫无应酬之作。现在的年轻人就没有老一辈的风范了!”郭炳安回忆。1996年6月,发老将一生中珍藏的122件古代和近、现代名家书画捐赠给了上海中国画院,也足显其对祖国和艺术的赤子之心。程十发的小儿子程多多也说:“父亲一直教诲我们,做人不要贪,家里的字画一张都不要留,全都捐给国家。父亲常说,做人要想到别人,只要别人有难,他都肯伸出援助之手。”“幽默”也是发老给人的深刻印象。他在叙述自己的经历时说:“小的时候画画,当时松江也不是一个非常发达的地方,但是它遗留下来的文化影响那是很大的。我恰恰是个小鬼,不肯念书,专去看古迹。现在变成这个不古不今,不中不西的画家。”他曾手指颤抖,他说是“精神抖擞”。啤酒和汽水掺饮本是饭局中常见之事,他见了顿出妙语:“吃了会发脾(啤)气(汽)。”他患气喘疾,常气喘不止,他与人戏言:“我气量小。”

而发老性格中最显著的,是他对于艺术的执着。他的徒弟毛国伦告诉记者,程十发先生之所以有今天这样的艺术成就,就是能够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敢于走自己的路。1938年,18岁的程十发在亲友资助下,进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国画系学习。在这之前,他只是跟随松江带着泥土气息的民间艺人学艺,因此在发老的心目中,并无师承这样的概念。这样,就引起某些老师的不快,对他交上去的作业也不愿意再批阅。但是,就是这个特立独行的画家,凭着自己对艺术的感悟与勤奋攀登上了艺术的最高峰。

搁笔之际,记者想到,百年后我们随发老而去,我们的子孙看到他的作品是否依然会震撼于其强大的精神魅力?我相信,只要对艺术怀抱虔诚憧憬的人,都将在发老带给我们的欢笑与悲伤中一路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