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耀宝:行云流水的雕刻世界

2012年06月25日 11:19 温州日报

精微神妙

1950年,陈耀宝出生于乐清虹桥镇的一个裁缝家庭,曾修地质专业。自1979年开始从事微雕艺术,在芝麻、米粒上刻图像,在头发上刻诗词。迄今已获得设计发明专利10来项;作品多次获国际银奖、省金奖;多件作品被国内外人士和博物馆收藏。1995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中国文联民协授予民间工艺美术家称号。现任耀宝艺术制品厂厂长、温州市民间文艺家协会雕塑艺术专业委员会主任等。

因久闻陈氏微雕很神奇,前不久我便登门造访。陈耀宝的家在虹桥镇一村,单间四层,屋内红木木料、泥土胚子、雕刻工具及成品、半成品随处摆放。

只见陈耀宝从抽屉里拣出一枚0.9平方厘米,高2.3厘米的图章,上面有兔、牛,还有多幅书法。这是他1979年刻的微雕处女作。接着他又把我的视线引向更加丰富多彩的微观世界:那位脚踏祥云,手持净瓶,丰满慈祥的观音菩萨,竟在米粒大小的材料上显现,其左还有12字的落款;3.9×6毫米的平面上竟是科学家爱因斯坦的头像。我正在惊叹之际,更为奇绝的情景出现了:在一根象牙丝上,雕刻着姿态各异,栩栩如生的8匹骏马,再将承载8匹骏马的象牙丝穿过普通的绣花针孔,其名曰:“奔马穿针眼”,比喻时间如穿针孔一样快。在陈耀宝手下,面积的利用率或许已达到极点,260多个字的7首七律唐诗,字迹优美刚劲,疏密有致。你也许不相信,它就呈现于米粒大的材料上。

拜师求学

陈耀宝踏进微雕这一艺术殿堂最初是出于好奇。上世纪70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准大多还在温饱层面。一天他到县城上班,忽见一群人围着看热闹,看一看一毛钱,他也挤了进去。起先以为是看西洋镜,待看真切了才明白,原来是微雕。

那一瞬间,神奇的微雕紧紧抓住了他的心,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购置工具,雕刻了好多作品,但能否被认可却心中无底。微雕的知音十分难觅,他只能每天从书报上寻找有关信息。一天,从一本杂志上终于找到微雕大师曲儒的地址。陈耀宝喜不自禁,急忙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夹在信里寄去。不久,邮递员终于送来一封从西安寄来的信,曲儒在信中对他的作品予以充分肯定。他兴奋不已,于是彼此鸿雁不断。经曲儒大师指点,他茅塞顿开,明白了许多道理:微雕者,微字当头也。愈微愈奇,也愈难。其次是雕,此为基本功,镂空、透胸、交接、层次、起伏、深浅及内外透视的关联是否表现清晰等等,均靠雕功。另外,书画也是必不可少的基本功。接着,陈耀宝成了曲儒大师国内唯一的弟子,并参加无锡函授大学国画系学习,苦练书画基本功。

在追求艺术的漫长过程中,陈耀宝的谋生之路也在辗转延伸,先是在中学教书,后又停薪留职创办了一家无线电元件厂。几年之后因市场变化,需要寻觅一条新路,他利用微雕技艺的优势创办了一家颇具特色的工艺筷子厂。

思谋创新

“新”是陈耀宝思考和创作的主题,他善于联想,常常进行反常规思考,其创新诀窍主要是:一是变形法。将事物现状改变、推理、简化、浓缩、夸张一下,产生一种全新的效果;二是碰撞法。可在多种事物之间进行融合碰撞,从而产生创新火花。

陈耀宝认为:生命规律的表达与研究是人类不断攻克的课题。他发现一个奇妙的现象:许多动物和植物身上的主体是椭圆形的,椭圆似乎是生命刺激、演变的结果,如蛋类、众多叶片、鱼头、细胞核的形状等等。之后他有了个宏大的构思:将宇宙与生命刺激进化现象用手中的刻刀雕刻呈现出来。为此他拟创作系列浮雕,其总题目为《生命规律浮影展》。

第一件作品为《椭圆形零规律思索》(分之一、之二)。浮雕以树根为原料,以生命的孕育为构图主体,凸现动脉、静脉和神经节,把孕育生命的复杂现象从一幅浮雕上体现出来。可谓匠心独运。

第二件作品为椭圆形植皮艺术。用各种树皮色疤剪刻构成一个整体像恐龙的浮雕。虽有七八种树皮组成,但看起来浑然一体,因物象形,生动逼真,象征椭圆形的植物细胞构成树皮的外表美。

第三件作品为《长啸》。表现藏羚羊在呼啸、抗争和呼救。以西藏地图为底盆,以羚羊头角为主体,其右挂一把藏刀,图上方放有几根草,意寓藏羚羊的生存状况。

《生命与刺激》是系列浮雕中的佼佼者。在不到2公斤的朱砂石上,刻有多种动物化石,浓缩宇宙生命的延续和进化。浮雕以原始人头复原为顶端,分布着太古代和元古代的低等藻类;寒武、奥陶纪性的三叶虫;志纪的原始虫遗留;泥盆纪的鳄鱼化石;侏罗纪的鸟与恐龙化石。昭示它们由刺激而逐步进化,出现生命。作品安装于一块有奇巧溶洞的沉积岩层上,叠加的页岩表示生命随代相沉积,给人以沧桑感和历史感。整座浮雕上有恐龙等16种动植物,刀法细腻,图像清晰,栩栩如生。观众似乎伸手便可触摸浩瀚历史和曾经生存于世的各类动植物,可谓掌中乾坤、咫尺天涯。

这是陈耀宝的最新力作,也是他微雕生涯的延伸。他构思了数年,雕刻了数月,若非胸有乾坤、思接宇宙,是无法完成的。

系列浮雕的之五、之六,作者尚在创作之中。至此,我有一种感觉:在陈耀宝的工作室里,似乎连空气中都漂浮着创新因子,创新也许将始终主宰着这位58岁的艺术追求者的人生旅途吧!陈耀宝曾有一段话,被收入《中国当代人生格言》一书,曰:“艺术不但是与前人相谈,而且是与后人对话,我们现在表达的形形色色,使未来人难以逾越,这才是现代超前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