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瑞英:江苏省首批非遗文化传承人

2012年06月25日 11:31 中新江苏网

今年七十四岁高龄的陆瑞英,出生在“中国民间艺术之乡”——常熟市古里镇白茆。因白茆塘贯乡间而过得名的白茆是全国著名的山歌之乡,拥有众多的优秀山歌手。年幼的陆瑞英在他们的熏陶下也渐渐喜欢上了山歌。“我没读过多少书,但小时候记忆力比较好,上私塾时就喜欢上了唱山歌。那时候是我祖母教我学唱简单的白茆小曲调。真正开始大规模的学是后来去打短工的五六年时间。差不多学会了有一百首山歌。”

嗓音甜美的陆瑞英从小就被人们称为“金嗓子”。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万人山歌会上,人们常常能听到她的优美歌声,在田间地头,兴修水利的现场,作为文艺骨干,陆瑞英被安排到工地上为民工们唱好人好事。她白天、晚上连续唱山歌,尽管患上了感冒,但她仍坚持到工地一线为工友们唱山歌,唱得“喉咙里老茧起”,把自已的喉咙给唱哑了。

“那时候在秋收大忙之前,大家都会自发汇聚到白茆塘两边,举行大规模的对歌活动。中间隔着一条大河,两面人山人海。歌台上各有三四个山歌高手轮流上场,旁边坐着五六位专门请来的各有专长的老歌手做‘军师’,随时准备给登场歌手提词、编词、献计。白天对不完,晚上点起船火继续对,通常要对到深夜,人们才姗姗而去。”老人对当年的情景依旧历历在目。

陆瑞英演唱的这些山歌,主要流传于吴语方言区域,又称吴声歌曲。源远流长,自成体系,以清新委婉的曲调和吴侬软语的地方特色而名闻遐迩。一般用篪、箜篌、筝等管弦及金石丝竹乐器和之。其体裁都为赠答之辞,一问一答,或自问自答。其题材多为男女恋爱,或反映战乱离别之苦。著名的“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夫妇同罗帐,几家飘散在它州”曾经风靡一时,脍炙人口。

在历史发展中,吴歌有过四次大规模的搜集整理:第一次是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吴歌经过整理加工,变成了为统治阶级欣赏的乐府文学,吴歌开始流入城市。第二次是在明朝,文学家冯梦龙大量搜集、整理吴歌。第三次是在民国时期,著名历史学家顾颉刚整理出版了《吴歌甲集》,撰写了论文《吴歌小史》,在学术界颇有影响。第四次是建国后,开展了大规模搜集和整理吴歌的活动,并形成吴歌学。吴歌对戏曲艺术的发展影响巨大,评弹、苏剧、昆剧中至今保留了吴歌的调子,形成曲牌,如《山歌调》、《乱鸡啼》、《金绞丝》等。《江南可采莲》、《吴孙皓初童谣》、《子夜歌》、《月儿弯弯照九州》、《栀子花开六瓣头》、《五更调》、《哭七七》、《苏州景》、《南山有鸟》即是吴歌得优秀代表。

陆瑞英的山歌沿用了旧时白茆的曲调,在创作中改变了过去农民群众看不到希望和光明的旧貌,在内容上将自己生活劳动中的情与景加入其间并不断吸收新鲜的元素,让语言更加朴素、清新、自然、流畅,使经她创作、改编的一首首美妙动听的新白茆山歌具有了很高的文学价值。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后,陆瑞英在唱山歌的同时,还开始讲起了民间故事。她讲述的民间故事,内容以社会生活故事为主,语言生动,极富乡土气息,在整个苏州地区、乃至省内外是首屈一指的。她能从从盘古开天辟地讲起,一直讲到神仙鬼怪、机智人物、动植物故事、生活传说等等。因为她讲的故事门类广泛,生动形象,深受老百姓的喜欢。不论是在农田做活,还是参加灭钉螺或外出开会等集体活动,人们都抢着要跟陆瑞英分一组、住一起,争着要陆瑞英讲故事,而且听完一个还要求听第二个。

不过,尽管陆瑞英本人唱山歌、讲故事的经历是如此有声有色;尽管这些山歌、故事本身也是那么美妙动人,但是,作为一种地方群众性的民间文艺活动,唱山歌和讲故事的文化生态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人们摆脱了繁重的农田劳作,淡化了高唱山歌的激情;艺术样式的丰富多彩也让人们对相对简单的民间故事不再渴求。这是多数民间口头艺术的共同现状。

对此,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陆瑞英的心中有着一丝忧虑:“现在电视、电脑普及了,听山歌的人不多了,就小学校还在课外教教,年轻的学的不多,也没以前的老一辈唱的好了。但只要他们肯学,我肯教。”从白茆山歌馆退休后的陆瑞英手把手地教着自己的孙子、外孙女学唱山歌。

为了尽可能地将陆瑞英的口头艺术完整地记录保存下来,常熟市投入了极大的热情。今年五月十七日,收录了陆瑞英三百八十四个故事、一百二十八首歌谣和九个笑话的《陆瑞英民间故事歌谣集》在北京大学举行了首发仪式。出席首发仪式的专家们一致认为,此书的出版不仅可以尽可能将陆瑞英口头艺术保存下来,为子孙后代留下真实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同时,对于民间口头艺术如何在新的文化生态下调整生长,对于整个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也提供了许多可资参考的探索。

在首发仪式上,陆瑞英这样讲:“我一辈子就喜欢唱山歌、讲故事。我今后要继续给小青年讲故事,教他们唱山歌,让他们今后都会讲、大家唱。我们古里镇白茆永远要是山歌之乡,今后只要我们对山歌足够重视,从民间故事寻找突破口,带动山歌的繁荣是有信心的。我们要继续再接再厉,后继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