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仲恺被暗杀 蒋介石痛哭失声

2012年06月15日 03:20 人民网

1982年7月,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的儿子廖承志,发表了《致蒋经国先生信》,这封信由中国中央电视台播放。同时,《人民日报》也于7月25日全文刊登。1982年8月,台湾的国民党中央报纸登出宋美龄《给廖承志公开信》、陈立夫《给廖承志公开信》。由于当时台湾对大陆实行“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的三不政策,台湾大多数人并不知道廖承志的《致蒋经国先生信》,大陆很多人也不知道宋美龄、陈立夫的信。现在,两岸交流已走向正常化,通过百度网页,查廖承志《致蒋经国先生信》,即可查到宋美龄和陈立夫的信。

宋美龄《给廖承志的公开信》中谈到,令尊仲恺先生乃我黄埔军校之党代表。言及仲恺先生对黄埔之贡献时,先总统(指蒋介石,当时蒋经国是台湾总统,所以宋美龄称蒋介石为先总统)热泪盈眶。其真挚恸心,形于词色,闻之者莫不动容。谅今时尚存之当时黄埔学生,必尚能追忆及之。

廖仲恺是广东惠阳人,1924年至1925年任黄埔军校党代表、国民党中央常委、财政部长等职,与蒋介石关系很好。1925年8月20日被军阀指使的暴徒暗杀。廖仲恺被暗杀后,蒋介石痛哭失声。这篇文章就谈谈蒋介石为何会痛悼廖仲恺。

蒋介石1949年退往台湾,国民党在台湾曾经出版一套纪念国民党元老的丛书,其中就有一本叫做《党军师褓——廖仲恺》的传记,专门讲廖仲恺的生平。解放前,蒋介石叫人在大陆出版了一套书,黄埔军校史稿——正式名字叫做《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史稿》,其中就有一句“廖党代表之抚育本校犹慈母于婴儿也”。

以上,都说明蒋介石一再肯定廖仲恺对黄埔军校的贡献。廖仲恺对黄埔军校的贡献,还得从黄埔军校筹办时的恶劣环境谈起。蒋介石曾在黄埔军校的开学典礼大会上说:总理(指孙中山)建立黄埔军校的时候,四面都受了反革命军队的包围。当时的情况确实很险恶。1922年6月16日,陈炯明背叛孙中山,炮轰孙中山总统府,孙中山和蒋介石在广州珠江河面的永丰舰上,与陈炯明战斗了一个半月。由于陈炯明经常策动海军叛乱,并不断用鱼雷威胁孙中山的炮舰,孙中山、蒋介石最后失败,离开广州前往上海。在陈炯明叛乱事件中,廖仲恺遭陈炯明囚禁,身上一段时间锁了三条铁链,生命垂危。后来,孙中山、蒋介石离开广州,廖仲恺也在廖仲恺夫人何香凝等人的营救下,脱离广州前往上海与孙中山会合。

孙中山失败避往上海后,派人前往广西,策动在那里的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从广西打到广州。同时策动广东的军阀,倒戈反对陈炯明。1923年1月,陈炯明军退出广州。杨希闵,刘震寰等各军占领广州后,请孙中山从上海回广州。但实权却掌握在拥有重兵的杨刘军阀手里。用廖仲恺的话说:当时是各军逐陈(陈炯明),请先生(孙中山)仍回粤。

当时中国的地方财税都是由军阀支配的。如陈炯明军的一部退往漳州后、在漳州召开分赃会议,其中陈炯明军分得十八万,北洋军阀十万,其他杂军十万、而当时广州一带的财税主要由杨刘军阀占有。如广东筹饷局总办就是杨希闵的滇军军长范石生担任。廖仲恺也在广东筹饷局任职,但实权却在滇军军长范石生手里。

黄埔军校于1924年1月24日成立筹备委员会,孙中山任命蒋介石为筹备委员会委员长。但当时的军阀对黄埔军校抱敌视态度,拒绝拨款给黄埔军校,再加上作为军校校址的广州黄埔长洲岛杂草丛生,困难很大,军阀又从中阻挠,蒋介石参加筹备工作才半个月就向孙中山提出辞职,并回到浙江奉化家乡去了。

蒋介石走后,孙中山任命廖仲恺为黄埔军校筹备委员会代理委员长。廖仲恺于1924年2月25日,打电报给蒋介石,电报上说,党事讵可因兄(指蒋介石)而败,已代告假半月。这时候,广州又发生了滇军杨希闵的部队征收苛捐杂税,导致广州部分工人罢工的事件。

1924年3月间,广州不法商人陈某,向杨希闵部的滇军第一师师长赵成梁献计,广州珠江河面运粪船只很多,运粪工人除了领市政局的薪水外,粪运给农民还可以赚一笔钱。可以在各河口上派船征捐。滇军第一师师长赵成梁见钱眼开,立即批准商人陈某承办《征收粪溺出入捐》。孙中山领导下的国民党立即表示,滇军的这一举动有可能引起工人罢工,但军阀和不法商人仍然我行我素。滇军第一师师长赵成梁派出军队,在广州河面的大沙头、洲头咀、泮塘等河口,拦截来往运粪船只,强行征收粪溺出入捐。广州市粪业工人纷纷反抗,于是赵成梁令不交捐者船只扣留,一天之内被扣留的船只达百余艘。

当天晚上,广州市粪业工人开会决定,第二天起全市粪业工人一致罢工。并向广州市政厅递交一份声明:商人陈某勾结赵成梁,强征此种苛捐杂税,粪业工人万难承认,若赵成梁不撤销,工人誓行罢工到底,市政卫生如何秽臭,在所不顾。当时,广州市长是孙中山的儿子孙科。事情发生后,孙中山立即派人与赵成梁交涉,赵成梁见局面已不可收拾,同意取消这一苛捐杂税。但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在其他领域的横征暴敛并没有停止。1924年4月间,桂军刘震寰部队又在东莞市私自查封了东莞的当铺10多间,强令当铺上交苛捐杂税,否则当铺继续查封,这又引起了东莞的罢市。

当时,孙中山能依靠的军事力量很弱,黄埔军校又正在筹建,对军阀几乎束手无策。在困难的条件下,廖仲恺经常不得不上门跑到军阀的公馆里去,请求军阀拨一些钱给黄埔军校。经过参加筹办黄埔军校的廖仲恺、叶剑英、邓演达和苏联顾问的艰苦努力,黄埔军校终于在1924年6月16日举行开学典礼。在主席台上的4个人是: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黄埔军校总理孙中山、孙中山的夫人宋庆龄。现在保留下来的黄埔军校开学典礼照片,还可看出主席台是用很简陋的竹搭成的,从中可以看见黄埔军校创建的艰难历程。

蒋介石1928年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毕业典礼上说:“总理(指孙中山)成立黄埔军校的时候,四面都受了反革命军队的包围,经济的困难莫过于此,公家的钱一个也收不到,无论铁路的收入以及其他各种税收都被滇桂军陈炯明等一概收去。有些日子,明天的伙食,今天晚上还没有筹到。如果政府给本校5000块钱,各军就纷纷起来责问,困苦的程度十倍于现在,即此一端,可推知广东军阀之专横及其妨害本校的发展为何如也。”

孙中山打算于1924年9月任命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担任财政部长,但廖仲恺1924年9月17日在致滇军总司令杨希闵、桂军总司令刘震寰、滇军第二军军长范石生等人的通电中,声明不担任财政部长的职务。

廖仲恺在通电中说:“粤省虽号富裕,而军兴以后,财政久陷分裂。厘捐粮税,悉为各军截收。赌饷烟捐,亦由各军支配。是全省税收,业已瓜分豆剖,点滴无遗。迄今两载,财政命令,不出署门,财厅五易长官也都束手无策。”在困难的条件下,廖仲恺惨淡经营,艰难应付。曾经对蒋介石忠心耿耿的张治中,长期在南京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担任教育长,1925年在黄埔军校担任学生队总队长。张治中在1936年的黄埔军校的开学典礼上(当时叫南京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深情地回忆了蒋介石、廖仲恺在黄埔军校创办初期的情况。

张治中讲道:有时,军校的伙食明天就没有了,廖仲恺当天就四处设法奔跑,一直到了下午八、九点钟,还没有得到一个钱的时候,他只好跑到这一批军阀的公馆里面去。这一些军阀总是正靠在烟榻上抽大烟,我们廖先生本来是一个革命党人,对于这一班军阀的情形怎么能看得惯?但是他为了要养活500个革命青年,他不得不为我们牺牲身份,而且也靠在大烟床上陪着军阀谈笑。等到军阀高兴了,他才提出有一笔款子可以他去收一收,只说有一个紧急用途,始终不提起是为了黄埔学生的伙食。然后这班军阀才答应了廖先生,然后我们这500个热血学生,才不至于断炊。

张治中又说:“曾记得我们校长(指蒋介石)常常讲到这种困难情形,与我们廖先生商量。廖先生总是安慰他说,关于经费的事,都由我负责。大家没有饭吃的时候,就由他去筹划。所以我们想到当时这种情形,廖仲恺先生真是黄埔的慈母。当时的一般学生,没有哪一个不把他当做慈母看待的。所以今天开学典礼中,我们首先要提出我们黄埔的第一任党代表廖仲恺先生,我们黄埔的慈母廖仲恺先生。”

廖仲恺被暗杀后,蒋介石借清查廖案的机会,权力迅速上升,这是当时很多人的看法。

周恩来说,廖仲恺“虽然他在政治斗争中有其动摇性,对工人、农民和我党的力量有所畏惧,但他晚年的政治生活是光荣的。他尊重苏联顾问的意见,但他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的独立见解。他是资产阶级左派的坚强代表。”

廖仲恺死后多年,蒋介石多次在黄埔军校的会议上深情地追悼他。当时担任黄埔军校的第二师师长王柏龄,也发表文章怀念廖仲恺,但王柏龄和1982年的陈立夫一样,都说廖仲恺是反共的。更多的人说廖仲恺是老实人。

孙中山于1925年3月去世时,才59岁。孙中山在世时,蒋介石和后来担任黄埔军校的党代表的汪精卫,都没有把黄埔军校变为自己的部队的野心。1925年3月孙中山死后,在蒋介石前面的有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粤军总司令许崇智、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下面才排到黄埔军校校长蒋介石,1925年7月,随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统一,在共产党人和苏联顾问鲍罗廷的大力支持下,汪精卫、廖仲恺、蒋介石以黄埔军为骨干(这时黄埔军已发展到两个师),强令各军队交出财政大权,这导致了黄埔军和粤军的激烈斗争。当时,廖仲恺是财政部长、国民党中央常委、黄埔军校党代表、还兼国民政府委员、政治委员会委员、军事委员会等等职务。粤军中针对廖仲恺的流言四起,有些说廖仲恺年将五十,兼职十余,有些说廖仲恺被人利用,有些说外省军(指黄埔军)将解散粤军。

1925年8月20日,廖仲恺在赴国民党中央部开会的时候,遭人用手枪暗杀,年仅48岁。事情发生后,在苏联顾问鲍罗庭的提议下,广州国民政府决定授与汪精卫、许崇智、蒋介石全权处理广东局面。

随着清查的深入,发现粤系胡汉民的部下,粤军许崇智的部下,参与政治上恶毒攻击廖仲恺,有些还参与谋杀密谋。在共产党人的支持下,黄埔军迅速改编了粤军,逮捕了一些廖案的嫌疑犯,共产党人周恩来,当时已担任黄埔军校的第一师党代表,第一师师长是何应钦。周恩来担任了廖案审判委员会委员,共产党人陈赓也参加了逮捕廖案人犯的行动。

国民党元老胡汉民的堂弟胡毅生是刺廖的主使人,所以胡汉民被软禁,后被遣使出国。许崇智的粤军多名军官参与刺廖的案件,结果许崇智被蒋介石解除武装,遣送往上海。

廖仲恺被杀后,汪精卫、蒋介石和共产党合作,迅速改编了粤军,改革财政体制,基本实现了财政的统一,继任财政部长的是宋子文。广州国民政府的形势大好。

国民党内原来五个实权人物,元老胡汉民、粤军司令许崇智都被驱逐出广东。财政部长兼黄埔军校党代表廖仲恺被暗杀。军委主席汪精卫继廖仲恺担任黄埔军校党代表。

至1926年1月国民党“二大”在广州召开时,在大会上出风头的已剩下汪精卫和蒋介石。汪精卫称国民党下次大会要在武汉、南京甚至北京召开,蒋介石称以黄埔军为骨干,很快就可以北伐取胜,统一中国。同时,苏联政治顾问鲍罗廷也得到热烈的拥戴。没有廖案的发生,蒋介石要迅速上升是不可能的。这是当时很多人的看法。

廖仲恺是老实人,1925年7月,苏联顾问鲍罗庭和共产党人力主财政统一,廖仲恺就以财政部长的身份发布一系列严厉的财政统一命令,要求各军交出财权。而当时滇军杨希闵、桂军刘震寰的部队已被击溃,在广州实力最雄厚的是粤军许崇智的部队。许崇智的堂弟许崇清,是廖仲恺的侄女婿。共产党人周恩来担任刚组建的黄埔军第一师党代表,国民政府主席汪精卫想插手黄埔军校,廖仲恺就在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上提议汪精卫为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廖仲恺的种种做法,维系了黄埔军校和黄埔军的稳定,维系了国共两党的联合战线。廖仲恺在世时,许多人就造谣说廖仲恺被人利用,有些还说他已加入共产党,廖仲恺多次发表声明否认。

廖仲恺去世后,关于廖仲恺的争论并没有停止。蒋介石指使他的部下发表回忆录,说廖仲恺是反共的。而共产党人却说廖仲恺是坚决联共的。1938年,叶剑英还在新华日报发表回忆文章,称廖仲恺在筹办黄埔军校时贡献很大,蒋介石还曾开过小差。

1928年蒋介石在黄埔军校的开学典礼说,当时暗杀廖仲恺的是专横的军阀,反对财政统一的军阀。

文章写到这里,我们可看出,廖仲恺是为了黄埔军(当时有人叫外省军)的壮大而死的。而黄埔军却是蒋介石赖以主宰中国几十年的政治和军事资本,这是蒋介石追思廖仲恺的历史原因。另外,1924年初蒋介石离开广州黄埔时,在广州征收《粪溺出入捐》的滇军第一师师长赵成梁,于1925年6月间,指挥部队在广州瘦狗岭阻击黄埔军,被黄埔军校的苏联军事顾问开炮击中,当场毙命。1924年权倾广州的广东筹饷局总办,滇军第二军军长范石生,可以说与蒋介石结下深仇大恨。但1927年的“八一”南昌起义后,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余部,却在一段时间里隐藏在广东北部的范石生军队里,范石生的有钱,黄埔初期很多人知道。范石生和朱德是云南军校的同学。当时还相当有钱的军长范石生,给了朱德部队很大的物资帮助。这也算范石生后来对共产党的贡献。所以,以后的文章,在提到黄埔初期的军阀专横时,往往痛骂滇军总司令杨希闵,但却很少提到筹饷局总办范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