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仲恺:被暗杀的辛亥“财爷”

2012年06月21日 02:04 南方日报

廖仲恺,被誉为“为孙中山管荷包的人”,一直被视为孙中山最忠诚的追随者。辛亥革命之后,廖仲恺先后任广东都督总参议、总统府财政部长兼广东省财政厅厅长。1911年,两广总督张鸣岐潜逃时大放狂言:“革命党即得广东,不得守三日也”,革命党也忧心忡忡:“民国成立后,最要紧最危险者,为财政问题,广东尤甚”。廖仲恺面临困难紊乱的广东财政,连出奇招,在1913年8月解职离开广东时,“库中存有现洋七百余万,另有纸币数百万”,成为“民国以来财政当局所未见之现象”。

从1903年9月廖仲恺夫妇到日本小石川“下宿屋”(旅馆)拜访孙中山开始,再到1925年孙中山病逝,这22年间,孙中山身边总有廖仲恺的身影。

而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廖仲恺真正成为孙中山的左右手,是从1916年护法运动开始。这从廖仲恺致孙中山鲜见的三两电函可见端倪。

“窃仲恺于九月廿四日奉大元帅令开:任命廖仲恺为中华民国军政府财政次长,此令,同日,又奉大元帅令开:财政总长唐绍仪未到任前,以次长廖仲恺暂行代理。”1917年9月25日,廖仲恺以“财政次长代理财政总长”发出就职呈文,自此,他独自担负起筹措经费以支持孙中山进行护法斗争的重任。

其实,廖仲恺代理财政总长前,已经开始“显山露水”了。当时,孙中山在上海动员海军和邀请部分国会议员南下广州参加护法,独愁南下的经费。廖仲恺在沪一面与德国富商哈同等洽谈借款事宜,一面则多次致函南洋革命党人,嘱“速筹款项,以济军用”。

之后,廖仲恺亲自经手以孙中山名义担保“借入现款供护法用者,综计一百三十九万二千七百元”,其中在护法“军政府成立以前,用于海军方面四十万元,苏、沪……粤等处,暨招待国会议员南下旅费等项六十余万元”。这一做法保证了参加护法的海军舰队官兵及议员一百二三十人,能分批南下广州,拥戴孙中山在广东建立中华民国军政府领导的护法基地。

1918年3月20日,代理财政总长廖仲恺上书大元帅:“案奉大元帅第五十四号令,将广东盐税收归军政府,业经呈请委任监收专员前往中国银行,监收盐税。”廖仲恺认为,“盐税收入,每年中有旺淡之分,平均计算,每月收入之数其三分之二,约四十万有奇”,“现当度支奇绌之时,不得不先就各项最急之支出以为分配。”廖仲恺的“分配方案”为:“国会经费每月需拾万元,大元帅府经费每月需伍万元,海军经费每月需拾叁万元,广东财政厅例拨还款每月需玖万元,计共每月需叁拾柒万元,其余悉数拨给前敌军饷。”

中山大学孙中山研究所教授、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会副会长周兴樑指出,那时正是粤军在汕头整训期间。从这封电函可见,在财政困窘之中,廖仲恺仍按月拨给军饷6万元,并支持陈炯明必要时截留潮盐款项以为军用,对护法运动的支持,可谓用心良苦。

在周兴樑看来,孙中山领导的护法军政府,实际上是“有府”而“无军”。西南桂滇军阀实力派对广州军政府持不合作甚至敌视态度,根本不听孙的号令,在此情势下,为了巩固军政府的地位,廖仲恺积极支持孙中山组建护法武装“援闽粤军”。

1918年1月31日,廖仲恺发出电函,讨论“拨支国会经费”事宜。在电函里,廖仲恺说道,“由防务经费项下拨支国会正式会议经费五十万元”,并要求“转呈大元帅咨照国会,从速召集”,支持孙中山速行召集正式国会,以抵制西南各省联合会的拆台行径。

可惜的是,此举最终未能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