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盼台湾回归:统一大业还没完成

2012年06月25日 01:39 党史博阅

 

一道红白酸辣“国共合作汤”

粉碎“四人帮”和“文革”的告终,使宋庆龄和全国人民一样无比欢欣。她预感到,一个新的时代来临了。从1977年至1981年,是她生命的最后5年。在这5年里,宋庆龄的公事活动和著述为数日增,非常忙碌,为国家做了许多事情。

为庆祝1979年国庆30周年,宋庆龄发表了一篇文章。她在文中深情地写道:“在举国欢庆祖国伟大节日的时刻,我不能不想念台湾的骨肉同胞。30年了,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国家统一的大业还没有完成,哪一个中国人不感到身有责任呢?”

祖国统一,是宋庆龄毕生所追求的事业。尽管她当时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但仍不遗余力地想努力促进国共第三次合作,早日实现祖国统一。她运用自己与美国及台湾的特殊关系,运用个人与当时台湾掌权者及有影响人物的亲属关系,从多方面进行这项工作。

有一次,宋庆龄在家中招待一批外国友人,席间上了一道她亲手做的酸辣汤。这个汤是用豆腐和鸡血块切成细长条做成的,红白相间,还有几叶绿色的香菜飘在上面,色香味俱全。宋庆龄一边笑着看客人们品尝,一边风趣地用英语说:“这个酸辣汤,鸡血是红的,豆腐是白的,我们且把它称为‘国共合作汤’吧。”

宋庆龄在宴客时谈及国共合作不止一次。在早期的革命岁月中,宋庆龄曾是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忠实助手,极力促成了国共的第一次合作。

1936年“西安事变”后,她又和中国共产党人同心同德,力促国共实现了第二次合作。

现在,一生心系祖国的她,借菜妙喻,吐露内心,她希望在有生之年早日看到国共两党的第三次合作,期待着海峡两岸炎黄子孙的团圆,并盼望自己也能与同胞弟妹们相聚!

1972年,中美关系“解冻”后,宋庆龄逐渐与海外亲友取得了联系。最令她高兴的是,她和最要好的小弟弟宋子安的遗孀婷婷取得了联系。另外,她还十分怀念已去世的大弟弟宋子文;关心宋子文的遗孀劳拉;牵挂寓居美国的二弟宋子良。对妹妹宋美龄她也非常思念,希望宋美龄能来北京相聚。她曾对邹韬奋的夫人沈粹缜说:“如果美龄来了,觉得住在家里不方便,可以安排她住到钓鱼台(国宾馆)去。”她把许多细节都想到了。

宋庆龄和儿媳陈淑英及孙子、孙女取得联系后,得知她们非常渴望了解她和祖国大陆的心情,就亲自每月给他们寄去《中国建设》杂志。

每当她的亲属中有婚丧嫁娶之事,哪怕相隔万里她也会传去自己的心意。陈恕的父亲陈行是宋庆龄的表亲,曾任国民党中央银行副总裁,宋庆龄始终如一地像朋友般待他,成为他非常钦佩的人。后来,宋庆龄又把情谊转到陈行的后辈身上,对陈恕一家非常关心。

陈恕的儿子在美国不幸死于车祸,宋庆龄即去信安慰,告诉他们:“最能克服悲痛的办法是工作,工作,再工作。”陈恕的二儿子结婚时,她又发去电报祝贺。再后,陈恕的大孙女出生了,她不仅为他们高兴,还送去了漂亮的衣服。陈恕全家人说:“我们真心实意地爱她。”

宋庆龄这样真心诚意地对待海外亲属,化解着历史积怨,也使更多的海外同胞为祖国的统一大业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