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文革”以来出了几个败类

2012年06月25日 02:07 人民网

 

在那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朱德,一个人民军队的奠基者,共和国的开国元勋,却被扣上了“大军阀”、“大野心家”、“老右倾”等莫须有的“罪名”。康克清也受到了冲击。但是,他们面对着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政治诬陷和迫害,始终泰然处之。他们坚信“历史是公正的”,终有一天,人民会把这伙野心家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1967年夏秋之交,康克清正在接受批判,林彪、江青一伙把康克清说成是“走资派”,“17年执行的是修正主义路线”。康克清感到有口难辩,思想上很难接受。回到家里,她忧心忡忡地对朱德说:“现在,你成了‘黑司令’,我成了‘走资派’,往后还不知要成什么样呢。”朱德充满信心地回答说:“只要主席在,恩来在,就没有关系,他们最了解我。你也不要怕,‘走资派’多了也好,都成了‘走资派’,就都不是‘走资派’了。形势不会总这样下去的。”

造反派在批斗康克清的会上声嘶力竭地叫嚷道:“你要老实交代你的走资派罪行!还要老实交代朱德反党反毛主席的罪行!”

康克清昂起头,冷静地回答:“我不是‘走资派’,没有反党反毛主席。朱老总同毛主席一起战斗了几十年,他更不会反对毛主席。”

造反派又说:“那你说,是不是毛主席和林副主席在井冈山会师的?”

康克清摇摇头,大声说:“这不是事实,是朱德同志和陈毅同志带领湘南起义的部队上井冈山和毛主席会师的。历史在那里摆着,不是谁想改就改得了的。”

这回答,像一把明光锃亮的利剑,刺得造反派们嘁嘁喳喳地叫嚷起来:“她还不老实呀!还不老实呀!”

其实,康克清才是个真正的老实人,她讲的全都是无可争议的事实。

1969年10月,林彪擅自发出所谓的“第一个号令”,调动全军进入紧急战备状态。康克清困惑地问朱德:“真的要打仗了吗?”朱德深沉地回答说:“醉翁之意不在酒。战争不是凭空想象的,不是小孩子打架。现在看不到战争的预兆和迹象。”

这时,朱德等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要被“疏散”到外地。朱德对康克清说:“你得跟我一起走啊。”康克清为难地说:“按理说我应该跟你一起走,可是全国妇联的军代表若不点头,我要走也走不了。”

一个革命几十年的中央委员、高级干部,一举一动还得经过一个小小的军代表批准,谁能相信这是真的?然而,这却是那个特殊年代里的事实!

朱德沉思片刻,果断地说:“那我只好打电话给恩来,请他去跟他们说说。”就这样,康克清随朱德来到了广东从化。从化虽然风景优美,可是他们哪有心情欣赏?他们实际上是被困在这里。即便是在这样的逆境中,朱德仍充满着革命的乐观主义,宽慰康克清说:“那些为非作歹的人不会长久的,你就安心陪着我吧。”

1974年初的一天,康克清回到家中,把参加批林批孔大会的情况讲述给朱德,而后不无忧虑地说:“听了江青、迟群的讲话,我有一个突出的印象,就是他们向军队送‘材料’,把手伸进了军队,我很担心他们要把军队搞乱。”康克清把自己的所见、所想告诉了朱德,想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答案。

朱德没有马上说话,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半晌,朱德胸有成竹地说:“你不要着急,军队的大多数是好的,地方干部大多数是好的,群众也是好的。‘文化大革命’以来,军队里虽然出了几个败类,但从整个军队来说,他们是拉不走的。干部中有少数人被拉了过去,但广大干部是不会跟他们跑的。江青的本事有多大,你不知道吗?去问问工人、农民、战士和知识分子,谁愿回到那种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会中去?”经朱德这么一分析,康克清如释重负,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她也相信,人民的力量是最强大的。

1976年6月,朱德住院后,还一再跟康克清讲,我们的军队,还有那么多的老同志在,是靠得住的。

7月下旬的一天,康克清和女儿朱敏驱车来到叶剑英住所。尽管由于朱德的逝世,巨大的悲痛仍在缠绕着她们。但是,康克清看到“四人帮”抢班夺权的频繁活动,再也无法忍受,她要把朱德的最后遗言尽快地告诉叶剑英等老帅们。

坐定后,叶帅打开收音机,把音量开到最大,而后轻声地问道:“大姐,朱老总临走时有什么交代?”

康克清迫不及待地把朱德生前讲过的话一股脑儿转述给叶剑英。叶剑英听罢深受感动,连声称赞朱德的胆识。

金秋10月,叶剑英等一批老同志执行人民的意志,一举粉碎了“四人帮”。康克清的心情异常舒畅,她深情地凝视着摆在案头上的朱德遗像,宽心地笑了。康克清在回忆朱德的文章中深情地写道:

“当我坐在他最后十年生活和工作的房间里,缅怀这些往事时,每每感到朱老总依然在世。他每天用的砚台和毛笔仍在书桌上摆着,继续为我使用;他读过的马列著作、毛主席著作、《资治通鉴》和《二十四史》等,都留下了他阅读时的记号和眉批;还有那把用布沿了边的芭蕉扇……每件他使用过的物品,似乎都散发着他的气质和精神,当我目睹或接触到它们时,总是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感到无限的亲切和充实。尤其当我抬头凝眸端详挂在左侧墙上的条幅——‘革命到底’时,真是思绪万千。那是朱老总1975年3月6日书写的,四个苍劲、浑厚的大字,显示了他的坚强意志,倾注了他对我及后来人的希望。他的真诚、善良、坚毅、博大、宽容等一切美好的思想情操,仿佛都融在字中,跃然纸上,令人回思无穷,令人感奋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