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佑:坚决捍卫中国路权不被瓜分

2012年06月05日 04:11 新民晚报

今年4月下旬,在纪念詹天佑诞辰150周年纪念座谈会上,伯父詹同济将一件珍贵文物捐赠给了武汉詹天佑故居陈列馆,用他的话说,“这件文物是回家了!”

那是一张曾祖父詹天佑与孙中山等人的合影。十英寸左右的黑白照片,略有些泛黄,装在黑色木制相框中,似乎不太起眼。然而无论是照片、镜框,还是玻璃甚至背后固定的小钉子都是当时的原物。当年曾祖父亲手把这张合影装进相框,悬挂在家中。后又带到汉口,挂在书房的墙上。曾祖父去世后,曾祖母举家搬至北京,那张合影也一起去了北京,历经近百年的风雨,被完好地保存至今。

自京张铁路建成到辛亥革命爆发的数年间,曾祖父以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倾力于各省的筑路事业。他在主持、指导各地筑路工作的过程中进一步感受到了王朝的腐败没落,清政府对内强行实行铁路国有对外又出卖路权的行为更让他十分愤慨。他积极声援支持四川人民的保路运动,辛亥革命期间,带领商办粤路公司员工坚守筑路岗位,使所属区域内的列车运行如常,极大地支持了革命运动。

1912年5月,刚刚卸去临时大总统职务的孙中山,带领随从视察商办粤汉铁路公司,身为粤路公司总理兼总工程师的曾祖父,率众迎接孙先生的到来。

曾祖父一贯主张,国家富强,赖工学及交通事业之发达,曾说过:“凡国家之贫富强弱,恒视工业之盛衰、交通之利阻、舰械之精窳以为标准。”而孙中山先生也认为:“振兴中国唯一之方法,止赖实业……交通为实业之母,铁道又为交通之母。国家之贫富,可以铁道之多寡定之,地方之苦乐,可以铁道之远近计之。”他提出修建全国铁路的宏伟蓝图,与曾祖父铁路工学兴国的想法不谋而合。但同时,孙中山积极主张铁路应该收归国有,指出由于民国政府财力不足,应继续向英美法德四国银行团借款筑路。孙先生说:“满清借债修路,其弊病在条约之不善,并非外资即不可借。……当日之反对外债,实因条约不善,动辄妨害国权,并非借外债即反对。若能使借债之条约不碍主权,借债亦复何伤!”

孙先生的话使曾祖父对铁路国有、利用外资筑路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但他始终坚持认为,这些举措必须以不危及中国的铁路权益、损害中国工程技术人员合法权利为前提。

广州会面后,那张珍贵的合影被曾祖父珍藏起来。1912年9月,孙中山就任“全国铁路全权”,在视察完京张铁路和张绥铁路工程处后,他向报界宣布,拟请曾祖父等五位专家筹划全国铁路。随后的数年,尽管昏聩的政府并未给国家带来真正的新生,祖国依然饱受列强欺凌,铁路建设困难重重,曾祖父所承受的压力超过以往任何时期,但面对种种困境,他坚持着自己作为工学家的操守,竭尽所能,以专业知识以及在国际工程界的威望坚决捍卫中国铁路权益不受外国列强侵夺和瓜分,以满腔热情投身到国家铁路建设事业中。

1919年2月,曾祖父冒着严寒,抱病远赴海参崴、哈尔滨参加远东铁路会议,与列强力争,维护国家路权,耗尽心力,4月返回汉口后不幸病逝,终年59岁。

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今天,我重温这段历史,倍觉孙中山先生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