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北京”王澍戴上普利兹克奖章

2012年06月15日 02:52 北京日报

 

有着3000年的建城历史,有着历时百年的古旧建筑,有着最多全球一线建筑师设计的新锐建筑,有着数以万计的建筑师,却没有过一次获得建筑界最高奖项的纪录。而这一空白,终于被一名“业余”的中国建筑师所填补。昨日,代表着建筑设计界最高荣誉的普利兹克奖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戴上奖章的那一刻,王澍眼中氤氲着泪水,而更多中国建筑人的眼睛也一起湿润了。

“只在中国做过建筑,没出过一本作品集,年方四十九岁的王澍……感谢拥有慧眼的评选委员会选择了他。”任志强说。

“奖项所授予的,不仅是王澍”

“我现在还不敢相信自己身在北京,并将见证新一届奖项的颁发。”昨天上午,评委会主席帕伦博勋爵说。

昨天,普利兹克奖举办方举行了媒体会。在答记者问中,勋爵先生表示,这次奖项的授予,不仅是针对王澍他个人,也是授予他设计作品背后的哲学思想,授予他可持续性的设计策略和精神。

王澍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中国快速发展中需要多种意见,更加开放的意见。现在是中国城市复兴的时代,我们需要重新认识什么是城市。”

他认为,中国的主要人口仍在乡村,自己的工作重点也正在逐渐转移向乡村。“这中间有个价值观的问题,大家总认为城市比乡村好。我认为建筑师应当通过自己的工作改变人们意识里的城乡对立。我想,这是可以做到的。”王澍说。作为“业余”的建筑师,王澍表示自己将会继续坚持下去,并通过自己的创作帮助人们跨越城市和乡村之间的鸿沟。

最高奖项源自“极度的热爱”

2011年,普利兹克奖的下一年颁奖地被确定为北京,同是2011年,中国著名建筑师和建筑教育家张永和被确定为评委,2012年,获奖者是王澍。这三者之间,未免会让人产生一些微妙的感觉。

但在普利兹克奖执行主席玛莎·索恩的证实下,这一切都被证明为只是巧合。张永和加入评委会,只是为该奖带来“对于当代建筑更为宽广的理解”,而不会对获奖人的地域产生影响;普利兹克家族去年就已经确定今年的颁奖地;而王澍的当选,则是当之无愧。

“中国对高质量的建筑需求在增大,我们决定去看看奥运会那些建筑。另外,中国城市化的进程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推进;中国的在建工程数量也非常庞大。”玛莎·索恩说,“三个因素决定了每一个对建筑界感兴趣的人都将关注中国。”

“评审委员必须对建筑有一种极度的热爱,他们来自不同领域和不同生活层面。评委的秘访不仅能让他们发现获奖者,更有一个机会去探讨什么是建筑的未来。我很荣幸多年来评审的结果一直保持高水准。”在昨日上午的媒体会上,普利兹克说。

从追星到建筑设计的复兴

“当我们来中国深入考察王澍的整体作品时,我们所见证的是一个建筑大师的作品,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一致决定将2012年的奖项颁发给王澍,就如我们曾经将此殊荣颁发给华人建筑师贝聿铭。”本届评委之一、帕伦博勋爵说。

著名建筑师、北京大学建筑学研究中心教授张永和用一个竖起大拇指的表情,转发了这条好消息。“王澍的作品扎根本土并展现出深厚的文化底蕴,他证明了中国的建筑不全是平庸的批量生产和张扬设计的复制。”张永和说。

从今年2月,普利兹克网站宣布今年的获奖者为王澍以后,一些执着于建筑和设计的人就已经开始了“追星”。

“去杭州就可以看到王澍的作品,美院现在变成旅游景点了,到处都是拿着照相机拍照的人。”SOHO中国CEO张欣说。

“我希望这次获奖能够影响年轻一代的建筑师关注中国本土建筑学。”王澍说。

普利兹克奖官方微博形容人民大会堂为“最庄严”,“王澍将在北京最庄严的建筑中被授予普利兹克建筑奖。”

“要相信我们的建筑在世界潮流中有独立价值,城市化不能以大量传统建筑消失为代价,也不能过度倚仗经济力量,传统建筑不能只靠商业和旅游才能存活。”王澍说。

普利兹克和中国

顶级大师们频出“北京设计”

贝聿铭、雷姆·库哈斯、赫尔佐格和德·梅隆,对应着的是香山饭店、鸟巢、央视新址……虽然中国此前未有人得过普利兹克奖,但得奖者的设计,却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北京。

生于广州、出身于苏州望族之后的贝聿铭1983年获得普利兹克奖,是该奖历史上第一个华人获奖者。

尽管在国际建筑界以现代派建筑代表人物著称,贝聿铭仍十分珍视建筑的民族个性,“我们要把新的东西,接到中国建筑的老根上去。”

在这样的理念下,他设计出传统与现代完美结合的北京香山饭店。香山饭店坐拥自然天成的古木、流泉、碧荫、红叶。四合院“溢香厅”、苏州式庭院“烟霞浩渺”、湖面上的“飞云石”,都成了迄今为止仍被称道的经典之作。

阳光透过三角锥形的玻璃天窗洒下,金鱼游动、竹影婆娑,行走其中,这里浓浓的“中国味”或许让你无法想象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造型独特的几何雕塑感建筑中。1999年建成的中国银行总部大厦,坐落于西单商业闹市区长安街边,同样由普利兹克奖的获奖者贝聿铭设计。

随着北京城市建设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国际一线建筑设计师的作品开始出现在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地图上。

2002年12月,在中央电视台北京新址的国际招标中,荷兰人雷姆·库哈斯的方案以全票获得第一。作为2000年普利兹克奖得主,雷姆在参与纽约世贸大厦重建工程设计和参与央视新址竞标这两者的选择中,选择了北京。

2003年,瑞士人雅克·赫尔佐格和皮埃尔·德·梅隆的名字出现在北京2008奥运会场馆设计者的名单中,并最终建设了北京奥运会主场馆之一的“鸟巢”。就在2001年,两人刚刚获得了当年的普利兹克奖。

2008年,北京国际机场T3航站楼,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单体航站楼投入使用。设计师诺曼·福斯特爵士早在1999年就已获得普利兹克奖。

2011年6月,千人相聚在望京SOHO样板间,体验这一“设计灵感来源于周围的城市景观、阳光和风的动感”的力作。设计师正是2004年普利兹克奖得主、有“世界建筑设计女皇”之称的扎哈·哈迪德。扎哈说,自己早在30年前就与中国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去过苏杭一带,看那里的小桥流水、苏式园林。”

离开中国前,扎哈买了很多中国画家的画作带回去。“在我的设计中,并未明确想要表现中国元素,但这些中国文化元素却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扎哈说。

“在我眼里,北京是目前世界上建筑业最令人激动、最有活力的城市”,谈起对中国建筑界的印象,法国设计师让·努维尔,2008年普利兹克奖得主并不掩饰其赞美之情。